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疫苗強制背後:道德恐慌對公民自由的蔑視

作者:彼得·斯托克蘭(Peter Stockland)/李平翻譯

圖為2021年10月26日,在溫哥華,球迷在進入羅渣士體育館觀看溫哥華加人隊(Vancouver Canucks)與明尼蘇達野生隊(Minnesota Wild)的冰球比賽前展示他的疫苗護照。(Darryl Dyck/加通社)
人氣: 1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11月05日訊】在COVID-19疫情恐慌下,各國政府強制疫苗政策愈演愈烈,一場健康危機日益演變成道德恐慌和綁架,風向也從最初不斷強調疫苗神奇功效,日益演變成為了強制服從。

強制疫苗政策,打著為他人健康的口號,搞的是社會服從和從眾主義。這種環境下,談個人在打疫苗上的自主選擇權,簡直是天方夜譚。其凶狠和不由分說性,和宗教上的唯恐避之而不及差不多。

所謂的威脅在哪裡?

有人指出,強制疫苗違反《加拿大自由與權利憲章》,碰到的卻只是胡攪蠻纏,看不到任何以理服人的做法或正當依據,只有歇斯底里的狂燥和居高臨下的蔑視。有人提醒疫苗強制恐威脅公民自由,即使當事人已完全接種,也被視作異類被排斥。

高調鼓吹疫苗強制的人中,最典型的是《環球郵報》專欄作家伊比遜(John Ibbitson)。伊比遜在大選後的一篇文章中稱,不打疫苗是對他人尤其是兒童構成威脅,疫苗政策太寬容,等於白做,所有新當選保守黨議員必須打疫苗,否則得立即辭職。

伊比遜這麼做,比要求禁止沒打疫苗的議員出入國會大廈的魁人政團還過分。問題是,這些人口中所謂的威脅,只是他們隨口一說,完全缺乏科學依據。

伊比遜對拒打疫苗人群這種不由分說、一棍子打死的做法,只是當今社會主導政治、公眾和媒體鼓譟聲中的一個鼓譟聲而已。伊比遜曾說,打不打疫苗的確是個人自由,但那又能怎麼樣呢!一句「那又能怎樣」,是其對他人對個人自由捍衛的不屑一顧。

公民自由成空談

伊比遜這類人的做法,強制所有人打疫苗,已經構成一種道德恐慌和綁架。發起和推動這種道德恐慌的人,是毫無理智的恐慌,認為只有打疫苗所有人才安全,不打疫苗就威脅到打了疫苗的人。

如果說打疫苗能起保護作用,不打疫苗就是沒有保護,隨著打疫苗的人越來越多,有疫苗保護的人就越來越多,過了保護門檻值時,沒保護的怎麼就威脅到已經有保護的人?因相信疫苗功效而打了疫苗的人,不理解拒打疫苗人群的想法,也沒義務非得理解,後者也沒義務讓前者理解他們的決定是個人自由。

問題是,這場辯論最起碼得做到公平,尤其是在當前這場公共健康危機中,最起碼討論一下打疫苗是否是個人自由。現實卻根本不是這麼回事,最初這些人一再保證不會侵犯個人自由搞強制疫苗或疫苗護照,突然一下子翻臉,用法律、最後通牒令和威脅小百姓個人生計等各種方式,全方位逼人就範。自由,管它呢?

但凡有點頭腦的人,在目擊過去短短幾個月這種前後翻臉式的做法後就會發現,發生這種荒唐事的背後,一是各級政府在操控政治權力,二是個人恐慌演變成純粹的公眾道德恐慌。

對於未來,如有上天眷顧加上幸運,隨著疫情逐漸退化成一種流感,大眾恐慌隨之消退,公民自由有望會重建和恢復。最壞的結局是,所有人都被強制打上疫苗,自由將徹底淪為一種「管它呢」的可有可無的東西。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彼得·斯托克蘭(Peter Stockland)是《蒙特利爾公報》(Montreal Gazette)前主編,也是智庫卡德斯(Cardus)贊助的《Convivium》雜誌的聯合創始人;他還是渥太華Acacia法律集團的戰略溝通負責人。

原文Vaccine Mandates: How 「Moral Panic」 Has Diminished Our Civil Liberties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2021年10月26日,在溫哥華,球迷在進入羅渣士體育館觀看溫哥華加人隊(Vancouver Canucks)與明尼蘇達野生隊(Minnesota Wild)的冰球比賽前展示他的疫苗護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