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專訪香港抗爭者——「攬炒巴」劉祖廸

遭全球通緝 90後港青「攬炒中共」不言悔

2021年11月20日,90後香港抗爭者攬炒巴(劉祖廸)接受大紀元專訪表示:「已經退無可退,為了香港,願意付出一切。」(伊鈴/大紀元)
人氣: 18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90後香港抗爭者,人稱「攬炒巴」 的劉祖廸遭港警全球通緝、中共追殺,被迫流亡海外,從此遠離舒適的生活、穩定的人生軌跡。

今年10月底,在意大利羅馬舉行的IPAC G20峰會上,劉祖廸從容、坦蕩,向台下十多個國家的議員們講述香港和自己的故事……離開羅馬,他又馬不停蹄地奔赴加拿大,約見國會議員、香港手足、港裔社團、出版社……

2021年11月12日,攬炒巴劉祖廸(左)與香港監察首席執行官羅傑斯(Benedict Rogers)(右)、信託人卡爾弗利(Aileen Calverley)(中)及出席在安省列治文山一家餐廳舉辦的研討會並演講。(伊鈴/大紀元)
2021年11月12日,劉祖廸(左1)和香港監察首席執行官羅傑斯(Benedict Rogers)(左3)、信託人卡爾弗利(Aileen Calverley)(右1)拜訪多倫多當地商家。(劉祖廸臉書)

劉祖廸,因在香港「反送中」運動提倡「攬炒」(廣東話方言,同歸於盡的意思,粵拼:laam chaau)而聞名。近期,流亡英國的劉祖廸接受《大紀元》專訪,披露自己走上抗爭之路的心路歷程。他表示:「已經退無可退,為了香港,願意付出一切。」

熱愛香港 對政治不感興趣

28歲的劉祖廸表示,自己對政治不感興趣,只是個熱愛香港的普通人。眼見香港慢慢融入大灣區(粵、港、澳),香港文化正在慢慢消失,香港人身分也在慢慢下跌。他希望保留香港文化及原有的生活方式。

劉祖廸最初接觸政治是2012年香港「反國教」運動,那時他剛進大學。到2014年雨傘運動,他仍是個普通大學生參與者。2016年香港發生「魚蛋革命」(旺角騷亂)時,他屬於支持梁天琦的本土派。直到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民主派被大規模DQ(取消資格),劉祖廸因此對香港政治感到失望、心灰意冷。

「當時我明白自己做不了什麼,只能先發展自己的事業。」劉祖廸說。那時,他已大學畢業,在香港做測量師。他的理想是做一個全職測量師,讀研究生,繼續在行業深造,進一步積累經驗,拓寬視野。

2018年1月,劉祖廸考取英國測量師牌,受聘去新加坡工作。幾個月後,又接受公司總部指派,到英國工作。因為簽證問題,直到2019年4月他才到達倫敦。那時,他的事業正在穩步上升,根本預料不到香港將會發生什麼。

如何走上「攬炒」之路

2019年初,香港政府推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俗稱《逃犯條例》),引發民間巨大反響,抗議之聲遍布全港,也波及海外。6月9日,兩三千人聚集在中國(中共)駐倫敦大使館及香港經貿處前集會、遊行,劉祖廸是參加者之一。

劉祖廸在英國倫敦。(劉祖廸提供)

回來的路上,劉祖廸思考:海外香港人最多每週搞一場集會,為香港人打氣而已。既然612(6月12日)二讀如期舉行,如何做能讓2003年那段歷史重演?(2003年23條立法失敗,就是因為有建制派議員在最後關頭投棄權票。)

劉祖廸清楚,香港政府高官及那些保皇黨都有外國護照,外國資產更不在話下。「他們一方面抓住民主國家的好處,一方面破壞香港的民主、自由和人權。他們做完那些Dirty Works(髒活),就可一走了之,退休,到西方民主國家過美好生活。而香港人卻要承受這些人帶來的惡果——一個消亡的香港。」

劉祖廸認為,如果認真做一些法律分析,收集一些保皇黨的資產資料,要求外國政府制裁,當他們的自身利益受到損失時,他們在投票時可能會有所顧忌。

劉祖廸說,「攬炒」(廣東話方言,同歸於盡的意思)出自電影《飢餓遊戲》對白「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You 就是指中共, 「你不讓我好過,也要讓你不好過。」 攬炒衝破了思想的牢籠,大家願意犧牲自己,去成就香港,有與中共決一死戰的決心。

當時,抗爭者圈子還沒有「攬炒」的想法,大家都很忌諱、擔心:要外國政府制裁香港官員和保皇黨,會不會被說成是勾結外國勢力?會不會激怒共產黨?

「其實共產黨無論怎樣它都會被激怒,它都會當成是辱華。」 劉祖廸說。當天晚上,他在連端討論區發了一個帖子,倡議「攬炒」,並將用戶名改成:「我要攬炒」。

他的帖子一石激起千重浪,立刻引起熱烈討論,當晚就有兩千多個回覆,支持「攬炒」。

那時已是香港時間6月10日。距6月12日二讀只剩一天,時間緊迫。劉祖廸和幾十人,按不同時區(亞洲、歐洲、美洲),大家接力,以最快的速度做法律上的跟進。攬炒團隊就此形成,並提出口號:要求取消親共人士及保皇派的護照,沒收他們的外國資產,讓他們永遠留在大灣區。

劉祖廸認為,這是一個歷史的巧合,把他推到為香港自由抗爭的政治舞台上。

攬炒中共

接下來步步跟進,考慮到人身安全,劉祖廸以匿名的形式和攬炒團隊不斷嘗試新的形式。2019年7月,他們在英國《衛報》《倫敦晚旗報》《旁觀者》《新政治家》等媒體刊登廣告,指控中共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之後,他們邀請外國議員訪港,並舉辦全球集會、遊行。

劉祖廸在英國倫敦參加集會抗議活動。(劉祖廸提供)

2019年8月16日,第一次由攬炒團隊召集的集會在香港遮打花園舉行,港人首次向國際呼籲兩大訴求:要求英國宣布中共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呼籲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

這次集會,劉祖廸第一次通過錄音發表演講。此時,「攬炒」越來越被人認識, 「攬炒」支持者越來越多;無論抗爭者還是對手,大家都在談論攬炒。

2019年11月,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攬炒團隊聯同香港大專學界向美國遞交一份報告,指控約140名香港政府官員、警方高層及親共派人士侵犯人權,包括林鄭月娥、李家超、鄧炳強、何君堯等,要求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斷絕中共的財源。

隨著事態發展,攬炒從最初目標港府高管和保皇派,直指罪魁禍首——中共。

遭抓捕及暴力襲擊

2020年1月1日,劉祖廸回香港參加元旦大遊行,警方實施大抓捕,他是當天被抓捕者之一。當時,他特別沮喪:「這一生完了,再也不會有自由。」

幸好當時,警察並不知道劉祖廸是攬炒團隊發起人,他被關押五十多小時後,被放了。出來後,他立刻買機票回到英國。

危險似乎並沒有遠離他。2020年4月,身在英國的劉祖廸收到前線朋友發來信息:「對家(中共)出一百萬暗花(私下、不合法的懸賞),想買起你條命;要小心啊!」還跟劉祖廸開玩笑說:「你這條命不只100萬吧,應該高一點。」

兩個月後(2020年6月2日),一個夜色朦朧的晚上,劉祖廸在倫敦的家附近行走,發覺有人跟蹤。他來到一盞路燈下觀察。哪知他剛停住,突然有三個人衝過來,對著他的頭部猛擊,當即血流不止,他昏倒在地……

2020年6月2日,祖廸在倫敦的家附近遭遇暴力襲擊。(劉祖廸提供)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來後,發現襲擊他的人已不見。「那幫人大概以為已把我打死,就逃走了。」劉祖廸回憶,他覺得當時自己能生還是個奇蹟。

2020年6月2日,祖廸在倫敦的家附近遭遇暴力襲擊。(劉祖廸提供)

那次暴打,導致他右眼骨裂,傷口處理五六個小時才止血,並留下嚴重的腦震盪。襲擊事件在當地報警,並被立場新聞報導。事後,劉祖廸分析認為,襲擊事件可能與中共黑道買凶有關。

走出低谷

在經歷長達半年的抗爭及殘酷打壓之後,劉祖廸和許多抗爭者一樣,承受著方方面面的壓力。「家庭破碎,朋友分裂,又患上嚴重抑鬱症,天天做噩夢;腦震盪好幾月才恢復;眼睛瘀血,腫得看不見;抗爭又沒有盡頭……」劉祖廸感到前途茫茫。在一個陰沉沉的下午,這個從來不哭的人,開始嚎啕大哭……

這種低谷狀態持續一年多。劉祖廸在朋友的幫助下嘗試看醫生,調整心態,慢慢從谷底爬起。

2020年8月,香港多間媒體公開了劉祖廸「我要攬炒」的真實身分。8月11日,他被香港警方以《國安法》全球通緝。

幸好,此時劉祖廸已從谷底走出,心態上已做好準備。面對通緝和暴力威脅,他坦然道:「假如我回港坐牢或被送中所衍生出來的效益,大到能夠破局的話,我毫不介意坐牢,甚至為香港而死。只要死的有價值,又何懼之有?」

他讚賞櫻花短暫一生,並以此明志:「生而為人,我們只要盡力綻放過,便無悔此生。生命不在乎長短,只在乎是否曾經璀璨,有否埋沒良知。」

「我不會因為通緝而崩潰,而放棄。反而令我要更加努力,更加向前走。」劉祖廸說。

絕地反擊 推翻中共

2020年10月5日,劉祖廸拍短片,公開自己的真實身分,並宣布:無懼威脅,誓與中共搏到底。

「既然身分已經曝光,既然已經退無可退,輸無可輸,那我就盡一點力,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幫香港,光復香港。」 劉祖廸表示,面對中共流氓打壓,必將「越挫越勇」。

自從公開身分之後,劉祖廸開始頻繁約見議員,公開演說,還出席2021年在意大利羅馬舉行的IPAC G20峰會,向不同國家的議員講述香港和自己的故事。

2021年10月29日,劉祖廸出席在意大利羅馬舉行的IPAC G20峰會並演講。(視頻截圖)

「這是一個個人急速成長的過程」,劉祖廸說,「我克服了恐懼,學習了很多知識和技能,也意外地結識了很多朋友和同道人。」劉祖廸的人生軌跡急劇變化,這在2019年之前,他是不敢想像的。

2021年4月1日,在香港、新加坡、英國工作五年多之後,劉祖廸正式辭職,告別測量師生涯。

「離開全職工作,是為了有更多時間和精力幫香港。」劉祖廸說。過去兩年,他在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攻讀碩士。一邊讀書、一邊工作、一邊幫香港,在時間和精力上,他很難平衡。於是決定辭職,用兩年時間全職幫香港。

「我心目中的終極攬炒,就是希望美國完全取消《香港關係法》,即《美港關係法》。」劉祖廸說。他認為,《香港關係法》賦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給了香港一個可以做中共白手套的機會,大量國際資本由香港流入中共手中。這是中共的軟肋。

「如果香港不再享有這樣的地位,當然香港經濟會死,但中共也會死。」他說,「不破不立,香港會浴火重生。」

劉祖廸計劃在未來1年—2年內,推動三大目標,包括國際倡議(遊說)、國際動員和傳承及發展香港民族實業。

「中共不死,香港沒有未來。」劉祖廸說。他的終期目標是積蓄海外力量,迫使中共在其經濟垮台後滅亡。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