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都要瘋了!」華裔母親談孩子遠程上課

安省的學校第三次關閉,大多數學生在家中參加在線課程。父母們最近接受調查時,描述了這個學年的感受,使用了「深淵」、「家庭地獄」和「混亂」之類的用詞。(Shutterstock)
人氣: 127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5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多倫多報導)自去年三月以來,加拿大安省的學校第三次關閉,大多數學生在家中參加在線課程。父母們最近接受調查時,描述了這個學年的感受,使用了「深淵」、「家庭地獄」和「混亂」之類的用詞。

「這簡直太瘋狂了,我要瘋了。」萬錦市居民熊莉莉(Lily Xiong,音譯)對約克區新聞脫口而出。她有兩個孩子,一個上幼兒園,另一個上九年級。她承認,有時候,她對孩子們大吼大叫,然後烤了一些美味的香蕉鬆餅來彌補。

熊認為虛擬教室在許多層面上對年幼的孩子都是有害的,雖然教師們很有耐心,而在線課程非常靈活,但網上上課的壞處包括不斷地維持紀律,上課拖延,學生在屏幕前時間太長,參與度低和互動不足。

熊說:「孩子們需要與同齡人建立身體和語言上的聯繫。他們喜歡一起玩耍和交談。」「在學校停課之前,我的小兒子問我:『媽媽,請稍後再接我,我要和我的朋友聊天五分鐘。』」

熊女士說,作為一名房地產經紀人,有時她不得不在「月光下」工作,因為她只能在晚上找到時間安排看房。

熊說,監視孩子們的在線學習情況,同時操心工作,耗盡她的身心。

熊最近做了乳房X線照片,她的醫生想對她做進一步的檢查。她說,這個消息讓她感到苦惱,她剛剛得知鄰居確診患上癌症。

「兩個星期等待檢查結果,那段時間壓得我透不過氣,幸運的是,不是癌症。」熊鬆了一口氣。

她說,這種大流行病也使人際關係緊張,例如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關係以及婚姻關係。熊正在考慮預約治療師。

新市的脊骨療法和經認證的運動治療師卡爾內瓦萊(John Carnevale)說,疫情期間,很多父母來診所治療頸部和背部的疼痛,兒童和父母的焦慮和沮喪感大大增加。

卡爾內瓦萊說:「我注意到,孩子在家上網校,父母感覺像從事了兩份全職工作,他們擔憂。孩子們的學習會落後。」

父母感覺不好 孩子就不會好

列治文山的註冊心理治療師雪莉·懷特豪斯(Shelly Whitehouse)說:「孩子的神經系統直接附著在父母的神經系統上。如果我們感覺不好,他們就不會好。」

懷特豪斯在年輕患者中觀察到更普遍的輕鬱症(Dysthymia,持續性抑鬱症),她警告說,許多學生確實在成長過程中掙扎。遠離同伴會導致他們感到想「放棄生活」。

「他們也為無法通過這種完全在線的學習方式而有效學習苦苦掙扎。」

懷特豪斯也是兩個學齡兒童的母親。

「我的兒子覺得這對他來說是浪費的一年。作為媽媽,我看著他錯過了藝術獎和宴會、舞會和12年級畢業。我看著他過去1年來對許多事情的憤怒和懷疑。但他最終還是很好地處理了這些問題。」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