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會定維族人遭「嚴重侵犯人權」 行動黨綠黨堅稱其為「種族滅絕」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5月07日訊】(獨立撰稿人李九劍)5月4號,新西蘭貿易部長Damien O’Connor 宣稱,一旦新西蘭議會將新疆維吾爾人目前的遭遇定性為「種族滅絕」,那將「無疑」損害新西蘭與中國的貿易關係。他表示,如果议会将其宣布为种族灭绝中共當局「顯然」不希望新西兰這樣做。

當主流媒体記者詢問到這將對新-中貿易關係產生何種影響時,O’Connor部長說:「毫無疑問,這會產生不良影響。」他並沒有說是否建議工黨核心小組撤銷該動議,而是說「我相信將會對此進行深入的討論」。

這種模棱兩可的表述令人困惑,不知道部長大人有意打「人權先於貿易」,還是擔心一旦正式譴責中共當局,新西蘭可能面臨中共的貿易制裁。O’Connor部長的做法,與上週外交部長Nanaia Mahuta 的新西蘭拒絕以「五眼聯盟」成員身份,加入其他四國,共同譴責中共對於新疆穆斯林的迫害和公然打壓香港民主之言論,十分類似。

總理的表達有點模糊

Jacinda Ardern 總理在5月3號內閣會議後面對媒體的簡報時間,被問及她是否認為對新疆維吾爾穆斯林的對待等同於種族滅絕時,她指出,應該根據國際法來指導這一表達的使用,早就有關於「種族滅絕」確定的法律定義,她特別例舉了新西蘭此前曾經使用過的三個場合:納粹德國、盧旺達和柬埔寨。

Ardern總理表示,工黨核心小組將討論應該採取甚麼措施來支持「國際社會就下一步行動收集證據」。總理說,核心小組無意「低估」新西蘭對此議題持「非常強硬」的立場。

Ardern總理說:「為符合國際檢驗標準,通常需要具備可核實的其它國際信息的能力。新西蘭一再呼籲應不受限制地進入該地區 (暗指新疆),以評估潛在的侵犯維吾爾族人民人權行為的原因之一。這並不是說沒有可信的證據表明侵犯人權行為已經存在,對於種族滅絕問題,這是在使用該定義之前通常會看到的一件事。這些是我們在評估該動議時會考慮的一些因素。」

在同一天的中國商業峰會 (China Business Summit) 上,Ardern 總理指出,新西蘭有很多不同意的立場,且不會讓經濟關係阻止新西蘭採取獨立立場。

然而,5月4號晚些時候,Ardern 總理確認,對中共的反人權行為所安排的議會辯論中不會使用「種族滅絕」一詞。

行動黨ACT的動議兩遭修改

更為令人遺憾的是,行動黨ACT 倡議的有關中共對待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議會辯論動議在5月5號下午的辯論開始前,已遭兩度修改。

ACT提出了該動議,最初的版本是將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所受待遇稱為「種族滅絕」。

但是,該動議未能獲得各方的支持,其措詞在5月4號晚上的議會商業委員會上發生了變化。

ACT的副党魁Brooke van Velden說,工黨希望軟化這種語言,並刪除「種族滅絕」一詞。取而代之的是「可能嚴重侵犯人權」。

在5月5號下午,就在辯論開始前一個多小時,動議的措辭再度發生了變化。Brooke van Velden說,她必須稀釋外交和貿易部介入後,「可能嚴重侵犯人權」中「可能」一詞已被刪除。

這一變化使議案的措辭與政府此前關於中共對待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聲明相吻合。

早在今年3月,新西蘭與澳大利亞發表了聯合聲明,表達了兩國「對越來越多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受到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的深度關切。有明顯證據表明,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包括限制宗教自由、大規模監視、大規模的法外拘留以及強迫勞動和強制生育控制,包括絕育。」

在下午的辯論中,議會各政黨都派出代表,積極發言,一來闡述各黨的人權政策,二來希望能達成共識。

議會辯論情況

作為推動這一動議的ACT的副党魁Brooke van Velden ,她訴說了背後的故事,她被迫淡化並軟化議案,以保證該動議得以在議會獲得辯論的機會,保護這份文件對今後的歷史影響。5月4號,她曾尋求商業委員會對ACT 動議的支持。該動議雖然獲得了委員會的批准,但被要求必須修改關鍵措辭。

van Velden 說:「我們的良心要求我們支持這項議案,我們知道種族滅絕正在發生……種族滅絕不需要戰爭,它不需要突然,它可以緩慢而蓄意,這就是那裡正在發生的事情。有人認為我們的國會辯論中國共產黨可能不同意的事情是勇敢的。考慮一下,我們由新西蘭人民選出,可以自由而無所畏懼地進行辯論,只要我們不這樣做即可。不冒犯中國共產黨,這就失去了這場辯論的本意。」

van Velden強調,該黨的動議不是對中國、中國人民或新西蘭華人的批評。她说:“这不是对中国人民的批评。这当然不是对我们的华裔新西兰邻居的批评。根据我的经验,这群人往往总在最明确地警告我们,这场辩论是关于中国共产党的。”

她说,这是一个人权问题,新西兰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必须捍卫自己的价值观,在最大的贸易伙伴发生种族灭绝事件时,新西兰必须有所行动。

就是否应与澳大利亚站在一起的问题,van Velden表示,若让中共把新西兰视为西方同盟中最薄弱的一环,是不负责任的。新西兰绝不能放弃最悠久的盟友澳大利亚,这将是新西兰这个小国家最大的损失。

van Velden說,新西蘭是世界上唯一仍從該地區購買奴工產品的國家,這令我們蒙羞,是新西蘭的恥辱。

國家黨党魁Judith Collins 認為,國家黨需要在黨內核心會議中討論此事,她同時呼籲政府向國會議員提供所掌握的有關局勢的所有信息。新西蘭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應該作出自己的決定。

外交部長Nanaia Mahuta表示支持議會全體的動議。她說,Ardern總理已經直接向中國政府提出了擔憂,並一直呼籲中共尊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權利。

她說,政府沒有正式指定種族滅絕的情況,但這並不是由於缺乏關注。

「種族滅絕是國際罪行中最嚴重的罪行,只有在根據國際法進行了嚴格的評估後,才能作出正式的法律裁決。國際法院在得出種族滅絕結論之前,需要充分的確鑿證據。

新西蘭以前沒有對種族滅絕做出獨立的裁決,我們在柬埔寨、盧旺達、當然還有大屠殺的案件中依靠種族滅絕的司法裁決。」

國家黨的Todd Muller表示,參與和討論想法與關切的能力對持續的和平與繁榮至關重要,但與中國的深度關係意味著新西兰有不願始終達成共識,聽取意見並在必要時受到批評的意願。

「儘管分析人士認為貿易以數十億紐元和出口的百分比以及電子商務的增長為例,但我們的商業和文化聯繫的真正優勢在於我們兩國人民之間的關係-中國人與新西蘭人,新西蘭華人,和他們的家人回家。新西蘭以願意在地緣政治的艱難道路上輕柔行走而聞名,但我們走自己的路,我們以尋求解決而不是固步自封的方式行走,但我們以自己的聲音說話。我們相信的人應該聽到我們的聲音,但我們並不打算站在正面看台。但是我們也不會因不愉快的談話而迴避,今天,議會用一種聲音表達了我們對中共嚴重侵犯人權的擔憂。」

他說,他們了解中國認為與人民有關的任何事情完全是出於自己的考慮,「但我們共享一個星球」。

綠黨是唯一支持ACT原動議的政黨,國會議員Golriz Ghahraman呼籲對議案應使用更強有力的措辭,並批評了兩個主要政黨在討論動議時不應過多地牽涉貿易。

Ghahraman說:「綠黨明確譴責了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文化和語言上的少數民族在中國政府手中遭受的嚴重暴行。」

她感謝Brooke van Velden提出的動議,並表示遺憾的是議會最終「避免」談論中共當局的種族滅絕之類的「暴行」。

她指出:「這不是犯罪,在國際法院的法律面前所有暴行罪都是平等的……重要的是我們的行動,聽到兩個主要政黨的領導人都將貿易視為對他們的考慮,我深感失望。當他們談論大約一百萬人的大規模酷刑,法外拘留,絕育和奴役時,他們还在考虑是否允許使用種族滅絕一詞提出議案。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在道德上絕對是無可辯駁的,並且違反了新西蘭的法律義務。」

Te Pāti毛利黨議員Debbie Ngarewa-Packer說,該黨對綠黨修改措辭的動議表示歡迎。

「我們將繼續倡導土著人民,反對一切形式的種族主義和偏執狂。我們聲援世界各地所有土著和被壓迫人民。族裔暴力始於種族主義。我們應在此領導這一行動以摒棄種族主義。」

她說,毛利黨很難理解為甚麼行動黨突然產生了支持中國少數族裔的願望,她說,鑑於他們是眾所周知的,因為他們推進了壓迫新西蘭土著人民的殖民議程,而僅僅五個月前就有人呼籲廢除新西蘭人權委員會。

新西蘭各政黨對於中共對待新疆維族穆斯林的做法究竟應不應該視為「種族滅絕」,各執一詞,無法統一。而工黨政府,作為執政黨,自然對於新西蘭與中國的貿易關係考慮得更多,為了保住29% 的出口,而不願得罪中共。

中共大使的警告與威脅

在2020年7月的新-中商業峰會上,中共國駐新西蘭大使吳璽就曾警告兩國關係來之不易,需要珍惜。

吳璽在兩天前舉行的2021年新-中商業峰會上表示,新疆和香港議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所謂的強迫勞動和種族滅絕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一些外部勢力有意編造,用來破壞中國發展的穩定。她要求新西蘭秉持客觀公正立場,遵守國際法,不干涉中國內政,以維護兩國關係的健康發展。

Ardern總理在峰會上表示,新西蘭方面也曾就涉及新疆和香港議題向中方表達過擔憂。「這些出現分歧的領域不會定義為雙邊的關係。新西蘭遵從獨立自主的外交戰略,所做的決策都是基於新西蘭的利益和價值觀。新中兩國有著不同的歷史、世界觀和政治司法體系,因此在一些重要問題上觀點相左。但在一些事情上,新西蘭和中國無法、也不會達成一致。但這並不會令兩國關係偏離軌道,這只是一個事實而已。」

國際社會對新西蘭施壓

作為第一個與中共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西方國家,新西蘭因長期對中共態度軟弱而備受國際社會壓力,今年1月20號,Newshub傳媒就曾報導,兩名新西蘭議員談到美國就中共因其在新疆地區對維吾爾人鎮壓而犯下「種族滅絕」罪而對中共實施新的制裁決議,是全球超級大國的一項「顯著的」行動。同時要求新西蘭採取類似行動,發表聲明並禁止進口中共產品。當時的美國國務卿篷佩奧在其任期的最後一天,明確宣佈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宗教少數民族的迫害是「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

美國已率先宣佈中共對維吾爾人的迫害屬於「種族滅絕」,新西蘭該如何回應?

從Ardern 總理在4月29號與美國商會代表會面時所說的一番話不難看出,新西蘭在外交上應該不容易受任何大國的影響。總理這麼說道:「對我們來說,五眼聯盟一直具有非常、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未來依舊如此。和過去一樣,今後我們也將繼續和夥伴國在諸如人權、民主等問題上合作,我們也會基於事態進展對這些問題表達擔憂,這符合新西蘭的外交政策。我們自主選擇合作夥伴,始終堅持自己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根植於民主和人權的重要性中。」她否認了新西蘭與其合作夥伴之間存在外交關係緊張的說法。在談到中國與「五眼聯盟」盟友之間日益緊張的關係時,Ardern總理明確表示,新西蘭在歷史上從不選邊站。

她說:「過去幾十年的獨立外交實踐中,我們從來不選邊站隊,我們永遠代表新西蘭的利益和價值觀。」

今年3月23號,一個聯合團體拿著聯署名單和公開信,要求新西蘭議員「以實際行動幫助那些有幸逃離中共魔爪來到海外的維吾爾人,讓他們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有尊嚴地生活。」

這一聯合團體由「奧克蘭和平行動」、「新西蘭維吾爾團結互助」、「惠靈頓和平行動」和「Khadija領導網」組成,代表新西蘭維吾爾社區,人們出於對他們的人身安全的考慮,一般選擇匿名行動,因為擔心即便身在海外依然會遭到中共迫害。

該聯合團體要求新西蘭政府接受維吾爾難民作為新西蘭難民計劃的一部分,以保證維族人可以安全地生活在新西蘭。逃離中國的維吾爾人的情況符合《聯合國難民公約》的條件,新西蘭政府應該優先受理他們的難民身份申請,盡快為其提供庇護。

如今,很多西方民主國家,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和歐盟已先後宣佈中共的反人類暴行應該定性為「種族滅絕罪」,作為「五眼聯盟」之一的新西蘭如果繼續表現不作為,有可能被國際主流所拋棄。

筆者確信,每位讀者都會有自己清晰的判斷。

責任編輯: 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