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變性人:對未成年人施用變性激素是犯罪

Jenn Smith是位變性人,出生為男性。他是加拿大卑詩省的政治活動家、作家、兒童保護倡導者。五年前開始關注兒童的變性問題。(Jenn Smith提供)
人氣: 1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飛雁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 詹·史密斯(Jenn Smith)是卑詩省的一位政治活動家、作家、兒童保護倡導者。五年前史密斯開始關注兒童的變性問題,為了引起社會對這一問題的關注,他做了很多努力。史密斯指出過早地對脆弱兒童灌輸變性意識存在潛在的危險,對未成年人施用變性激素導致大規模絕育是犯罪,而且在這一過程中父母的權利是被踐踏的。

史密斯今年56歲,是變性人。出生為男性。他說,變性對他來說是一種行為模式,而實際上不能真正改變他自己的性別。

向孩子灌輸變性意識有潛在危險

史密斯一直很積極地關注學校裏發生的事情,「在我看來,在學校系統中,他們基本上是在向年輕的、非常脆弱的孩子灌輸我所說的變性人的意識形態,我認為這是一種潛在的危險。」他指出,改變性別最好是成年人的選擇。特別是對未成年人通過醫療或藥物改變性別應是非法的,因為這會帶來永久性地改變生命的後果。

史密斯發現在學校裏確實有一些人向脆弱的兒童灌輸一些想法,從而導致他們認為自己可能是異性。造成的結果是,這往往導致他們尋求藥物治療,甚至最終進行手術,試圖將他們的身體永久地轉變為異性,但實際上他們無法真正改變他們的性別。

變性兒童通常存在多種心理問題

史密斯指出,根據一項研究,有52%的「性別焦慮症」青年(未成年人對自己的生理性別做反向認同)除性別焦慮症外還患有一種或多種精神疾病。換句話說,這些都是有心理問題的年輕人。

許多研究結果表明, 8%~54%的變性青少年患自閉症。王醫生(Dr. Wallace Wong)是卑詩省接觸最多變性兒童的性別問題醫生。王醫生在公開的報告中說,他的患者中有20%患有自閉症。而根據CDC(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統計,普通人群中,自閉症患病率只是1.7%。

寄養兒童患性別焦慮症的比率高

史密斯說,「對我來說,最令人吃驚的事情之一是,這件事與那些被政府照顧的孩子有關。」因為史密斯本人是一名卑詩省70年代的寄養兒童,曾經歷了六個不同的家庭。他說,「因為這些寄養兒童,就像我年輕時一樣,這讓我非常擔心。這些脆弱的孩子最容易上當。」

他提到,王醫生(Dr. Wallace Wong)在一次公開演講中透露,他的1000名性別障礙兒童患者中一半是接受政府照顧的寄養兒童。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史密斯指出,雖然在政府啟動調查之前我們不會知道確切的數字,但如果我們把王醫生對公眾的聲明視為準確的話,在他的1000名兒童/青少年患者中,有500人來自兒童和家庭發展部。這意味著他們可能是孤兒、寄養兒童,或者是由政府照顧的未成年人,王醫生聲明中提到的500名兒童約佔卑詩省政府照顧的所有未成年兒童的7.7%,而他只是一名醫生。許多醫生都與這些孩子打交道,因此在政府照顧的孩子中,被認定為變性人的比例可能要高得多。他推測,寄養兒童的變性率可能高達到10%。史密斯同時提醒大家,正常人口中的變性人估計在0.5%到1%之間。

更令史密斯驚訝的是,寄養兒童中52%是土著人。因此,史密斯認為這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因為這些脆弱的孩子,他們沒有父母為他們說話,沒有父母來保護他們。「在我看來,有些人在有意促進和鼓勵兒童走這條轉型之路,這將導致他們永久絕育的不可逆轉的後果。」史密斯說:「沒有一個嚴肅的政府調查,對脆弱的未成年人實施大規模絕育是一種犯罪。」

去年,史密斯向渥太華衛生部長提交了一份有1000個簽名的請願書,要求對這個問題進行全國性調查。他失敗了。但他說他將繼續下去。他呼籲,「希望越來越多的人能夠意識到這一點,我們可以對政府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因為我們需要政府的力量,讓這些醫生公開他們的紀錄,這樣我們就可以看到到底有多少孩子在轉型,以便我們獲得準確的數字。」

孩子常以變性來尋求幫助

談到變性的心理原因,史密斯以自己為例,作為被寄養的孩子,他經歷了不同的家庭,他缺乏永久的身份感。已是非常脆弱的、受傷的史密斯,在學校也經常被欺負。所以他感到被整個世界拒絕。而在寄養家庭裏,有一個年長、漂亮的寄養姐妹,她非常受歡迎,她有各種各樣的女朋友,各種各樣的男朋友,史密斯羨慕那完美的生活並幻想:「為甚麼我的生活不能像那樣?」他第一次開始嘗試,以異性的身份出現。他曾被誘導自己實際上是一個被困在男孩身體裏的女孩,呼喚他的真實身份。他現在理解,當時的他只是一個受傷的孩子,在呼喚幫助。

史密斯認為,大多數變性人往往是那些在社會上心理有問題的孩子,感覺他們不適應社會。因此,他們正在尋找一個新的身份,這只是他們尋找幫助的一種方式。也許他們對自己的生活或其他事情不滿意,他們正在尋找一些其他的方式來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父母的權利被踐踏

史密斯說,在卑詩省的AB vs. CD案中,一個父親被強迫為他女兒的性別轉型提供便利,違背了他的意願。史密斯回憶,「那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卑詩省的《嬰兒法案》被援引,而且現在已經在實施了。如果你有18歲以下的未成年子女,而醫生認為他們足夠成熟,並且他們足夠了解從一個性別過渡到另一個性別的過程,他們可以繞過父母的權利。因為卑詩省的《嬰兒法案》基本上剝奪了父母在這個過程中的權利。」史密斯指出,這些孩子正在服用的藥物,就像這個人的女兒開始服用睪丸激素。這種藥物的作用是在物理上改變身體。因此,這個女孩開始長鬍鬚,聲音更加低沉,外表變得越來越男性化。而這些都是永久性的變化,是不可逆的。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史密斯認為,應該允許父母充份參與這一過程。但現在,根據《嬰兒法案》,如果孩子決定違背他們父母的意願,父母沒有任何發言權。史密斯認為這是對父母權利的攻擊和踐踏。◇

 

責任編輯: 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