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变性人:对未成年人施用变性激素是犯罪

Jenn Smith是位变性人,出生为男性。他是加拿大卑诗省的政治活动家、作家、儿童保护倡导者。五年前开始关注儿童的变性问题。(Jenn Smith提供)
人气: 1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飞雁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 詹·史密斯(Jenn Smith)是卑诗省的一位政治活动家、作家、儿童保护倡导者。五年前史密斯开始关注儿童的变性问题,为了引起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他做了很多努力。史密斯指出过早地对脆弱儿童灌输变性意识存在潜在的危险,对未成年人施用变性激素导致大规模绝育是犯罪,而且在这一过程中父母的权利是被践踏的。

史密斯今年56岁,是变性人。出生为男性。他说,变性对他来说是一种行为模式,而实际上不能真正改变他自己的性别。

向孩子灌输变性意识有潜在危险

史密斯一直很积极地关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在我看来,在学校系统中,他们基本上是在向年轻的、非常脆弱的孩子灌输我所说的变性人的意识形态,我认为这是一种潜在的危险。”他指出,改变性别最好是成年人的选择。特别是对未成年人通过医疗或药物改变性别应是非法的,因为这会带来永久性地改变生命的后果。

史密斯发现在学校里确实有一些人向脆弱的儿童灌输一些想法,从而导致他们认为自己可能是异性。造成的结果是,这往往导致他们寻求药物治疗,甚至最终进行手术,试图将他们的身体永久地转变为异性,但实际上他们无法真正改变他们的性别。

变性儿童通常存在多种心理问题

史密斯指出,根据一项研究,有52%的“性别焦虑症”青年(未成年人对自己的生理性别做反向认同)除性别焦虑症外还患有一种或多种精神疾病。换句话说,这些都是有心理问题的年轻人。

许多研究结果表明, 8%~54%的变性青少年患自闭症。王医生(Dr. Wallace Wong)是卑诗省接触最多变性儿童的性别问题医生。王医生在公开的报告中说,他的患者中有20%患有自闭症。而根据CDC(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统计,普通人群中,自闭症患病率只是1.7%。

寄养儿童患性别焦虑症的比率高

史密斯说,“对我来说,最令人吃惊的事情之一是,这件事与那些被政府照顾的孩子有关。”因为史密斯本人是一名卑诗省70年代的寄养儿童,曾经历了六个不同的家庭。他说,“因为这些寄养儿童,就像我年轻时一样,这让我非常担心。这些脆弱的孩子最容易上当。”

他提到,王医生(Dr. Wallace Wong)在一次公开演讲中透露,他的1000名性别障碍儿童患者中一半是接受政府照顾的寄养儿童。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史密斯指出,虽然在政府启动调查之前我们不会知道确切的数字,但如果我们把王医生对公众的声明视为准确的话,在他的1000名儿童/青少年患者中,有500人来自儿童和家庭发展部。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是孤儿、寄养儿童,或者是由政府照顾的未成年人,王医生声明中提到的500名儿童约占卑诗省政府照顾的所有未成年儿童的7.7%,而他只是一名医生。许多医生都与这些孩子打交道,因此在政府照顾的孩子中,被认定为变性人的比例可能要高得多。他推测,寄养儿童的变性率可能高达到10%。史密斯同时提醒大家,正常人口中的变性人估计在0.5%到1%之间。

更令史密斯惊讶的是,寄养儿童中52%是土着人。因此,史密斯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因为这些脆弱的孩子,他们没有父母为他们说话,没有父母来保护他们。“在我看来,有些人在有意促进和鼓励儿童走这条转型之路,这将导致他们永久绝育的不可逆转的后果。”史密斯说:“没有一个严肃的政府调查,对脆弱的未成年人实施大规模绝育是一种犯罪。”

去年,史密斯向渥太华卫生部长提交了一份有1000个签名的请愿书,要求对这个问题进行全国性调查。他失败了。但他说他将继续下去。他呼吁,“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可以对政府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因为我们需要政府的力量,让这些医生公开他们的纪录,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到底有多少孩子在转型,以便我们获得准确的数字。”

孩子常以变性来寻求帮助

谈到变性的心理原因,史密斯以自己为例,作为被寄养的孩子,他经历了不同的家庭,他缺乏永久的身份感。已是非常脆弱的、受伤的史密斯,在学校也经常被欺负。所以他感到被整个世界拒绝。而在寄养家庭里,有一个年长、漂亮的寄养姐妹,她非常受欢迎,她有各种各样的女朋友,各种各样的男朋友,史密斯羡慕那完美的生活并幻想:“为什么我的生活不能像那样?”他第一次开始尝试,以异性的身份出现。他曾被诱导自己实际上是一个被困在男孩身体里的女孩,呼唤他的真实身份。他现在理解,当时的他只是一个受伤的孩子,在呼唤帮助。

史密斯认为,大多数变性人往往是那些在社会上心理有问题的孩子,感觉他们不适应社会。因此,他们正在寻找一个新的身份,这只是他们寻找帮助的一种方式。也许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或其他事情不满意,他们正在寻找一些其他的方式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父母的权利被践踏

史密斯说,在卑诗省的AB vs. CD案中,一个父亲被强迫为他女儿的性别转型提供便利,违背了他的意愿。史密斯回忆,“那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卑诗省的《婴儿法案》被援引,而且现在已经在实施了。如果你有18岁以下的未成年子女,而医生认为他们足够成熟,并且他们足够了解从一个性别过渡到另一个性别的过程,他们可以绕过父母的权利。因为卑诗省的《婴儿法案》基本上剥夺了父母在这个过程中的权利。”史密斯指出,这些孩子正在服用的药物,就像这个人的女儿开始服用睾丸激素。这种药物的作用是在物理上改变身体。因此,这个女孩开始长胡须,声音更加低沉,外表变得越来越男性化。而这些都是永久性的变化,是不可逆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史密斯认为,应该允许父母充份参与这一过程。但现在,根据《婴儿法案》,如果孩子决定违背他们父母的意愿,父母没有任何发言权。史密斯认为这是对父母权利的攻击和践踏。◇

 

责任编辑: 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