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揭露:中共國安部特務扮演多面角色

人氣 2556

【大紀元2022年12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簡綜合報導)近年來,國際社會對中共間諜活動的報導很多,從休斯敦中領館的「特務窩」,到祕密獲取美國航天技術的科學家,不一而足。近日一本新書揭露,許多特務工作是由中共國安部(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主導的。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前高級分析師亞歷克斯‧喬斯克(Alex Joske)在最新出版的這本《間諜與謊言》(Spies and Lies)中,揭開了中共國安部(MSS)的歷史和其官員在過去幾十年中的祕密行動。

西方人對特工的記憶可能停留在007等人物上,而對中共國安部知之甚少,但它可能是我們這個時代最不為人所知的主要情報機構。

在中共監視下的西方搖滾隊

喬斯克解釋了該部門如何使用或公開、或祕密的手段,在中共高層與外國人之間穿針引線,企圖在世界各地進行滲透。

喬斯克在書中舉例,國安部利用文化陣線組織,將外國音樂家帶到中國,其中包括法國鋼琴家理查德‧克萊德曼(Richard Clayderman)。在國安部的運作下,胡里奥‧伊格萊西亞斯 (Julio Iglesias)成為第一個在中國進行現場直播的西方藝人。

1985年4月,英國流行樂雙人組「威猛樂隊」(Wham!)的喬治‧邁克爾(George Michael)和安德魯‧瑞吉里(Andrew Ridgeley),成為史上第一支在共產主義中國演出的西方搖滾隊,現場1.2萬名觀眾在警察的密切注視下觀看演出。而中共高官則在舞台一側指揮台上觀看,他們身後配備了口譯員,其中一個高官是70歲的中央委員蕭華上將,他是當時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的嫡系。

在喬斯克的書中,他描繪了許多引人入勝的細節中,例如喬斯克發現了一張照片————喬治‧邁克爾在「威猛樂隊」的宴會上,坐在他身邊的是中共頂級間諜之一——王樹仁。

中國改革論壇 其實是釣魚論壇?

喬斯克還提到了中共的一些政策導向機構。其中最著名的一個是「中國改革開放論壇」(China Reform Forum),這是一個政府附屬的研究機構,與高層國安官員有聯繫,讓外國官員和學者有機會接觸到中南海的高級官員。

「對於華盛頓、東京、巴黎的中國專家來說,這是國安部炮製的可卡因。」喬斯克寫道,國安部門在一些來華的外國人中物色合適的對象,讓他們有接觸高層的機會,這些人回國時,可以吹噓自己遇到了多麼有權勢的人。

在2003年的博鰲亞洲論壇上,中共中央黨校副校長鄭必堅提出所謂的「和平崛起」,這個詞被胡錦濤和溫家寶時代多次重複,外界認為,這可能是中共為了緩解西方在1995—96年台海危機期間,對「中國(中共)威脅論」的焦慮。

喬斯克認為,中共國安在推動中共影響力方面推波助瀾,參與「中國改革開放論壇」的外國人,只是「幫助將中共國安的謊言傳播到世界各地」。

喬裝改扮的中共國安副部長

喬斯克對公開的中文材料進行詳細研究。這使他能夠拼湊出不同的國安官員在不同階段的偽裝,以及他們分別扮演了什麼角色。

例如,余恩光就是這樣一個人物。1970年代他作為中共新華社記者駐紮倫敦,後來搬到華盛頓,報導卡特和里根政府。

1988年回到北京後,余恩光以「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CICEC)負責人的身分,與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交往。中共告訴索羅斯用CICEC取代他在中國基金的合作夥伴——這實際上是中共國安的操作。

喬斯克還發現,在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2017年洩露的國際財務記錄中,余恩光被列為百慕大一家公司的董事,更令人驚訝的是,他的地址是國安部在北京的總部。

後來,喬斯克發現了一個驚人祕密,余恩光不是別人,正是國安部副部長余放(音譯)——喬斯克通過對比圖片,發現這兩人其實是同一個人。

《金融時報》分析,《間諜與謊言》這本書的結論是——大多數外國人都被中共騙了。這本書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作者可以從公開的材料中收集到多少信息。喬斯克向我們展示了一個會說中文並擁有電腦的人,如何找到了很多引人入勝的故事。

中共利用西方精英的野心和善意

喬斯克還說,中共國安部非常善於利用西方精英人士的野心,他列舉了高盛公司前聯席主席約翰‧桑頓(John Thornton)的例子。

桑頓退出高盛這家銀行巨頭之後,在中共的主要機構中擔任了多個重要職位,包括在著名的清華大學擔任董事。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什‧羅金(Josh Rogin)曾說,「桑頓對中國未來的看法,與中共國安部社會調查局向外國學者、外交官和西方精英們宣揚的謊言如出一轍。」

2008年,桑頓在為《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撰寫的文章中說,「中國共產黨正在積極考慮走向民主。」桑頓還不斷鼓動川普政府直接與習近平交好。據稱,桑頓和幾個華爾街巨頭也試圖左右拜登政府的對中共政策。

此外,中共還利用西方人對於中國的熱愛和善意,例如,1989年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後,澳洲前工黨總理鮑勃‧霍克(Bob Hawke)感到非常不安,他因為讓4.2萬名中國公民獲庇護而聞名。

天安門屠殺發生4年後,霍克收到了中共的邀請信,霍克認為這可能會對澳中發展關係很重要,欣然前往,他受到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和李鵬的熱烈歡迎。

之後「霍克認為,雖然最終死於軟禁的趙紫陽的命運『極其悲慘』,但與中共領導層建立關係的重要性仍然是第一位的。」喬斯克寫道。

喬斯克說,從此霍克不再提起天安門問題,而是發揮著他的作用,向世界各國推銷中共。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王友群:正告海外中共特務 勿走害人害己的絕路
【百年真相】無孔不入 蔣介石身邊藏「最大共諜」
美運輸部批准中國赴美航班增至每週50班
以哈雙方在卡塔爾會談 拜登望儘快實現停火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帶去郊遊 ECCO優惠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