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極端封城 中國正上演錢包清零運動

圖為封城中的上海。(Hector RETAMAL / AFP)
人氣: 8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中國正面臨2020年以來最大面積爆發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至今已有31個省區市(逾三分之二省份)持續傳出感染Omicron病例,然而當局至今仍堅持清零政策。對於這項極端政策,有網友質疑,封城後米缸清零了、冰箱清零了、錢包也清零了,但中國的疫情卻還是沒清零。

圖為2022年4月22日,封控期間一名男性抱著一個孩子。
圖為2022年4月22日,封控期間一名男性抱著一個孩子。(Ray Young/Getty Images)

和多數國家採取的「與病毒共存」相反,中共正在實施最嚴格且「一刀切」的清零措拖,即使當地只出現1例感染,也可能大動作封鎖商店、辦公大樓甚至當地住宅區所有入口,附近所有居民都會非常突然的失去人身自由,強制待在家不得外出,且不斷接受病毒檢測,陽性者會被送醫隔離。

封控區占中國GDP的四成

根據日本野村銀行(Nomura)估計,中國有45座城市約3.73億人口,目前仍處於全部或者部分「封城」中,封控區占全國人口26.4%,占中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40.3%,相關城市每年貢獻GDP高達7.2兆美元(約新台幣209.73兆元)。

目前被列為中國四大城市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都出現疫情擴散,被喻為中國經濟引擎的上海,至今甚至已被封城近1個月,市民的生計面臨嚴重損害。

根據網路傳出的大量影片、圖像和文字顯示,上海居民食品耗盡挨餓、無法就醫、失去工作和收入、家人被分離,以及隔離條件低劣的問題,甚至有人跳樓自殺。

住上海的外地人 處境最艱辛

旅美華裔上海民族黨南加州召集人黃乃文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表示,他出生於上海黃埔區,屬於上海市中心,當地親威封城至今僅拿過兩次物資,食物非常緊張,而且政府是按戶分配物資,人數多的家庭情況會更艱難,他相信郊區情況會更嚴峻。

他表示,這次封城全體上海人民都是受害者,但還是分幾種群體,例如住在上海徐匯區天平街道那邊的共產黨老幹部,幾本上完全不受影響;若在政府部門、國營企業工作的人,因為還能領工資,所以衝擊也不大;如果在上海本地有戶口的,也稍微好一點;最慘的就是外地到上海討生活的人民,以及民營的中小企業,生活將非常艱難。

他說,上海當地物價、房價非常高,如果沒辦法工作,很難想像該如何生活,而且沒有上海戶口的人,本來就有諸多不便,即便能分到物資,品質與數量也很難保證。

衝擊巨大 上海封城1個月收入砍半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教授宋錚透過經濟模型分析,上海封城1個月,將使當地實際月收入減少54%,而全中國4月GDP亦將較去年同期折損2.5%~3%。如果中國北京、上海、深圳和廣州都封鎖1個月,中國月度GDP將折損8.6%。

世界青年自由聯盟主席王中義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上海封城對中國經濟造成巨大損失,但中共其實不害怕,它們認為只要綁架中國14億人民,只要這些人還要生存,過程中必然就會產生價值與利益流動,財富就是無窮無盡的。

他表示,這次封城讓很多外商看清,在中國經商的風險過於巨大,所以紛紛想離開中國,但北京也不怕,因為對中共而言,不願被共產黨控制的人沒有任何利用價值,早點離開中國更好。

他說,中共認定14億人口的市場是巨大誘惑,走了一批人,肯定還會有下一批人對中國市場抱有幻想,這只是利益重新洗牌的過程而已。

封城無關病毒 維穩才是真正目的

談到中共嚴厲的「封城」措施,王中義認為,這其實跟疫情的傳播「完全沒有關係」。

他以美國為例,雖然Omicron病毒確診人數很高,但大家都不太擔心疫情,因為即便確診,也只會像一般的流行感冒,所以路上帶口罩的人不多,商場、超市、會展群聚的人也很多,根本沒必要為了防堵病毒而封城。

他表示,中共以人民安全為由實施嚴厲封城,其實只是藉口,根本上有兩大目的,第一是透過控制人民進行維穩,因為維穩對中共而言永遠是頭等大事,從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就不斷反覆透過各種運動給人民上警鐘,時刻提醒人民這塊地盤是由誰做主。

王中義表示,共產黨生於不義,它的存在對世界就是危害,中共也深知這一點,所以建政後就不斷發動政治運動,目的是要把恐懼植入人民心中,不斷提醒人民要聽共產黨的話,千萬不要有任何反抗念頭。隨著科技發展,共產黨也感覺自己的危機不斷深化,所以控制社會的力道也在不斷升級。

他以成語「指鹿為馬」為例,這個典故不是說秦朝的趙高如何愚蠢,把鹿誤認為馬,而是說他的權力大到可以顛倒是非,根本不在乎事實是如何,只問你服不服氣,如同中共現在的防疫政策,「中共根本不在乎病毒是否真有那麼大的危害,只問人民服不服氣。」

第二則是掌握物資的分配權。他以1959年中國發生大飢荒為例,其實中國並不缺糧,但中共卻不願把存糧發放給人民,如同這次上海封城一樣,其實不缺物資,但還是有許多人餓死,甚至種植在家周圍的蔬菜,都被政府拔掉、毀掉,超市物資也不讓人民購買,中共就是要把控制一切的權力掌握在手上,讓人民一切生活所需都依賴政府,不敢對政府進行反抗。

中國其他地區 情況恐比上海惡劣

他表示,上海因為是國際大城市,所以關注度高,實際上中國各地都面臨嚴厲封鎖,而且處境可能更惡劣,因延誤就醫而死的、因食物不足餓死的,可能比上海還多。但共產黨不在乎外界如何看待,它只在乎那塊土地上的人聽不聽話,當壟斷所有生活資源後,所有人都必須臣服在政府腳下,稍微給予一點施捨,還要對共產黨感恩戴德。

上海民眾被迫在方艙醫院隔離。
上海民眾被迫在方艙醫院隔離。(Ray Young/ Feature China/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呂美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