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中共極端封城 網友:餓死也算清零?

人氣 2391

【大紀元2022年04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隨著官方從分階段封城到全面封城,上海越來越多的民眾陷入尋找食物的困境中。與此同時,民眾對中共不惜一切代價實踐「清零」政策的做法越發感到不滿。專家表示,上海封城已經接近人們的心理極限。

生活物資供應不穩定,解封又遙遙無期,人們的焦慮正在上升,這就是目前的上海。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導,33歲的張宇(Zhang Yu)說,「我們在新聞上看到有食物,但我們就是買不到。」她說,「只要你去買菜的應用程序,它就會說今天的訂單已經滿了。」

一家快遞公司員工李曉亮(Li Xiaoliang,音譯)批評政府忽視了住在酒店隔離的人。他說,在他租住的房子附近發現有陽性病例後,他與兩名同事分享一個酒店房間。

他們帶了方便麵,但已經吃完了。現在,他們每天只能吃一頓在前台訂購的40元人民幣的午餐盒,但送貨商有時還送不來。週四(4月7日),李說,他一整天只喝了水。

李還說,當地政府「明確表示他們不關心那些住在酒店的人,讓我們自己想辦法」,「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物資、食物。」

隨著封鎖的持續,很多人在社交媒體上求助以獲取食物和藥品,有人在網上哀求說:「有沒有好心人賣點菜和米給我啊,就一個土豆了,2斤米。」

「無語了,餓死也算清零是嗎」

面臨政府不惜一切代價執行清零政策,用戶名為「一般可以就行51818」的網友說,「無語了,餓死也算清零是嗎?」截稿前,這個貼子獲得了6,887個點讚,並引發了大量回應。有網友說,「這就是為什麼敢大張旗鼓說感染致死為0,卻不敢說因過度防控原因致死的數字是多少了。」

還有些網友說:「就是只要不是因為新冠而死,致死率就為0。……餓死什麼的都不算。」

「真的笑死了,魔幻形式主義,不是新冠死的就好,管你怎麼死的。」

「餓死的、因病治療不及時的、被逼無奈跳樓死的,但我管你怎麼死的,反正不是新冠死的就行。」

「餓死事小,新冠事大。」

「屍檢結果只要不是死於新冠,就是0死亡。懂了?其它死法隨便選。」

「一開始不好好防,現在搞成這樣了,就開始借著防控的名義把人弄這麼慘還導致好多死亡的,這就是我所說的過度防控。」

BBC說,被封控的網友每天都在中國的互聯網上發聲,希望公眾和媒體看到真實的上海,但官方平台不開放評論或者刪除評論。而在平行時空的另一端,公眾透過官方平台看到的是3.8萬醫護支援上海,全國各省援助物資陸續送達。而自媒體上居民呼籲要物資,批評防疫政策的文章則被刪除。

政府不可靠 只能靠自己

CBC報導,上海閔行區的一名陳姓居民說,她家五口人在3月30日和4月4日分別得到了政府的食品包。這些食物包括雞肉、茄子、胡蘿蔔、西蘭花和土豆。

陳加入了一個購買俱樂部。

「每個人都在組織訂購食物,因為我們不能指望政府給我們送餐」,陳說,「它們不可靠。」

獨居在楊浦區市中心的一家汽車製造商的運營專家格雷戈里‧高(Gregory Gao)說,在食品銷售商說該地區的供應點正在關閉後,只剩下美團了。

「我已經連續兩三天買不到東西了。」29歲的高先生說。

上海的很多網上求助帖子,絕大部分都是圍繞生活物資問題。浦東的Stormzhang是一名互聯網博主。Stormzhang在網上發布求救信說,「絕大部分人靠自己自救,要麼小區團購,要麼叮咚、盒馬、美團自己搶菜。」

「你們根本體會不到早上6點叮咚,8:30盒馬搶菜的那種艱辛,以及努力一整天搶不到一根胡蘿蔔的落差與焦慮。」

「現在上海人民的基本生活保障遇到了極大的問題,絕大部分上海人民每天全部的生活就是到處尋找搶菜渠道。」

「我知道說出來很多人不信,如果不是親身經歷者,說實話你告訴我,在2022年的今天,國際性大都市的人民每天買不到菜,吃飯是問題,我也是不信的,然而它就是真實地發生了。」

專家:上海封控已非常接近人們的心理極限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說,在對中共來說政治敏感的一年裡,上海民眾的抱怨讓執政的共產黨感到尷尬。上海的例子讓外界看到,中共旨在隔離每一感染者的「清零」戰略所付出的巨大人力和經濟成本。

上海從分階段封鎖政策擴展到無限期全城封鎖,居民事先幾乎沒有收到警告。

市衛生局在線新聞發布會上,一位觀眾留言向官員們提出了挑戰:「放下稿子!請告訴領導,現場用手機買菜。」

《紐約時報》說,上海的這場危機不僅成為了對公共衛生的挑戰,也是對「清零」政策的一次政治考驗,中共已將自己的合法性押在這個政策上。

當局對上海進行封控,重新引發了人們對該做法代價的質疑,尤其是在高度傳染性、症狀相對較輕的奧密克戎變異株的情況下。《紐時》援引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家王惠玲(Lynette Ong)的話說,如果連上海都能封控,人民可能會擔心政府嚴格控制疫情的做法沒有止境。

「上海被封控的事實表明,我們已非常接近紅線,接近『清零』政策可容忍的限度。」王惠玲說,「上海是個擁有2,500萬人口的大城市,對上海進行封控的挑戰性極大,已非常接近人們的心理極限。」

上海人對自己城市的疫情應對已越發感到沮喪和憤怒。據一段網上流傳的影片,一個小區的居委會曾想通過組織居民唱「愛國」歌曲來鼓舞士氣,卻受到了居民的集體咒罵。

《紐時》援引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金東雁的話說,與中國其它地方的人口相比,上海受過高等教育且見多識廣的人口更容易對封控措施表示懷疑,尤其是在奧密克戎變異株感染的症狀不那麼嚴重的情況下。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上海市民與警方對話錄音曝光:餓四天要造反了
分析:上海人不滿封城 疫情考驗北京領導層
陸委會揭江澤民任內釀台海危機歷史
【微視頻】清零失敗 中共國務院推責給地方政府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十字路口】「打倒共產黨」 全民接力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馬克時空】烏軍戰力再升級 陸射炸彈射程達150公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