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氣反常 卑詩農場主遇挑戰

由於天氣反常,今年卑詩晚熟的品種已沒有足夠的時間長到成熟。 (大紀元)
人氣: 1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君成加拿大溫哥華報導)「感覺今年天氣不太對。今年天氣特別冷,雨水多。」從事有機種植的王先生說。

王先生和妻子在溫哥華島經營一家有機農場,開墾、種地、育苗、澆灌、收穫和送貨,夫妻倆勤勤懇懇,常年無休,服務當地社區已足5個年頭了。農場裡的番茄和刺黃瓜露天生長,用的是有機肥,華人朋友吃了都說,吃到了「小時候的味道」,他謙和地把自己叫做農夫。

今年春季寒冷、多雨的天氣仍在延續。截至6月9日,卑詩省溫哥華島的大小城鎮仍雨水不斷 。

成本大增 農產品漲價

「我知道有些同行,提前育苗,都出問題了,太冷。因為苗期太長的話,苗都老了。」王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說,育苗是在暖棚裡進行的,往年6月份的這個時候,很多苗都已經移到外面,長得不錯了。而今年的氣溫到晚上還是攝氏9度、10度,苗只能繼續育在暖棚裡,可能得再過1-2週才能移出來。

長時間養在暖棚裡,降低了育苗成功率,也增加了成本。若農產品生長都靠暖棚,則成本更大。王先生說:「大溫的一些農場,他們早早地就已經(在暖棚裡)種了(刺黃瓜),也可以成熟,但它那個能量消耗就大了。所以成本比較高,賣的也比較貴。」

整個行業的漲價幅度,王先生估計至少15%20%。他說,如果消費者感覺蔬菜漲了15%左右的話,那小農場相應的成本就是漲了這麼多,以維持基本生存,「我們沒有通過漲價多賺一點錢」。

燃油現在是成本大頭。王先生說:「我們這種大型拖拉機,平時跑的卡車,都是用柴油。真的就是翻一倍的感覺,很厲害。」

王先生分享道,小農場想讓更多人知道,做廣告的話費用很高,最後也會抬高產品價格;參加協會性質的銷售平臺也是方法,不過因為平臺要提成,產品價格也會提高。

為了節省成本,他身兼多職。他說,和很多同行交流後發現,像農場主之類的工作,大家都會在裡面再開一個小店。「其實在加拿大,每個小生意的老闆都有這樣的想法,自己多幹幾個工人的活兒。其實賺的錢相當於是一個人幹幾個人的活省下來的。」

靠天吃飯 農場主祈禱

「如果夏天氣溫能正常起來,應該還不錯。」王先生說,很多同行根據氣象預報預估今夏溫度正常,又都補育了苗。

如果天公再作美一點,今年冷的時間拖長了,熱的時間也能順延拖長的話,損失就會減少。「往年到萬聖節就全部拉秧了。但是有一年,大概是67年前,那一年的冬天冷得特別晚,那一年我們還在另一家農場打工學習。那年就收穫了很久。希望今年也能這樣子。」

中國有句話說:「牛馬年,好種田」,就是牛年,馬年,氣候比較適合種植。去年正是牛年,氣溫總體比較適合蔬菜、水果生長。王先生對大紀元記者分享他的經驗。

靠天吃飯的不僅是講究耕讀傳家的中國人,瑪麗蓮文圖瑞(Marilyn Venturi)也在掰著手指頭(cross the finger)向天祈禱。

文圖瑞在溫哥華島的Cowichan Vally運營Venturi-Schulze Vineyards葡萄酒莊園。她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我們從1987年就開始在這裡種葡萄了,從來沒有見過像今年這樣的事情,極具挑戰性。」

「非常、非常寒冷,而且是晚春。雨量很大,草長得很高,你無法用設備進入葡萄園割草,因為它太濕了。」她說。

文圖瑞和先生一手用心打造這個葡萄園已有35年。如今她年逾70,先生也已80歲高齡,每天還要工作16-17個小時。「這是一個挑戰,葡萄會很晚成熟,晚熟的品種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長了。」他們不得不和女兒一起仔細規劃:「如果我們有收成,怎麼辦,沒有收成,又怎麼辦。」

幸運的是,他們的產品豐富,雖然今年無法釀製醇厚的紅葡萄酒,但還可以做黑皮諾,氣泡酒、香醋等,但同樣,「這完全取決於天氣」,她說,「假設雨水不會持續整個季節,早熟品種仍有足夠的時間成熟。」

天氣狀況還會影響蟲害情況。「我們不使用殺蟲劑或除草劑」,她說這樣的種植非常依賴大量的空氣流通和陽光照射。「但我們不知道這個季節接下來會怎麼樣,我們只能掰著手指頭等。」

勞動力短缺 小企業難運營

「勞動力短缺」是文圖瑞今年的心頭大患。「規模最大的時候,我們有大約15名季節性工人,現在我們一個人也沒有。」

為了省人力,他們已經拔掉了五英畝的葡萄籐,但即使這樣,也做不完所有的工作。

他們用了各種方式招聘,聯繫當地學校,看是否有年輕人願意來做暑期工,還聘請了諮詢師,但都還沒有任何回應。

「對於像我們這樣沒有規模經濟的小企業來說,無法在一開始就付出高薪。」她說,人們希望有更高的工資這沒錯,但人們不能指望以高工資開始新的工作,必須首先證明自己。如果他們不勝任這個工作或流動性太大,一開始付高工資就是浪費,對小企業來說太冒險。

「我們可以從支付1617元的時薪開始,但這個工資對很多人來說,看都不會多看一眼。我們盡力提供給好的報酬,我看到到處都是這種情況,我理解這種感覺。人們說,我們的租金很高,我們甚至找不到住房,我們住在我們的車裡,我們要求有一個生活工資,但他們不明白,唯一有能力給予生活工資的人是大企業。是的。小企業被卡住了。」

她說:「此外,我們可以給予滿足,我們可以給予學習,我們可以給予各種其他的東西。但是現在,提供每個人都應該得到的(夠生活的)工資,這有點困難。」

政府加稅 葡萄園業主難承受

文圖瑞還提到了來自政府的壓力。政府取消了小酒廠以零售價直接批發給餐館和酒吧的權力,而這是政府在建立以農場為基礎的酒廠協會時的承諾。「我們將永遠擁有這種權力,因為政府意識到小農場不存在規模經濟。」但是,這種權力被政府取消了。「因此,我們現在的收入比去年少了20%到30%。」

文圖瑞說,聯邦政府最近再次向農業部門引入消費稅,用於葡萄酒。這將是68分一升。她認為這是在壓倒性地摧毀小企業,儘管它似乎是在鼓勵小企業。

「所有這些最近的政策變化,聯邦和省,告訴你真相,正在摧毀我們的行業,使它變得非常困難。」所以我個人認為,我們將無法生存下去。」文圖瑞說。

她認為:「我們不能自己做任何事情來影響政府的決定和大企業的決定。我們能做的就是,我們懷著一種熱情,我們必須擁有一塊土地,保持它的原始狀態,從不使用除草劑,從不使用殺蟲劑,甚至從不灌溉。它是我們家庭的安全港灣。」

「我仍然保持樂觀,盡其所能,關心他人。為了你的孩子,你必須保持積極的態度。」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