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在加拿大國慶日 我想要什麼?

作者:加里.鮑勒(Gerry Bowler)/翻譯:周行

7月1日,是加拿大國慶日,今年首都渥太華國會山有現場慶祝活動,為疫情爆發后首次。(Adrian Wyld/加通社)
人氣: 1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6月27日】我曾認為,成為加拿大人是件好事。我能看到自己生活在一個自由國家,相對地沒什麼暴力,人民富裕且充滿社區精神,對不富裕的人很仁慈。我們不挑釁,但當壞人越界時,我們表現得勇敢而高貴。

我們的英雄很多,有特里·福克斯(Terry Fox)、韋恩·格雷茨基(Wayne Gretzky)、洛基·理查德(Rocket Richard),等等。

我們中有人發明了籃球,有人發明了花生醬、油漆滾筒、拉鏈、奶油餡餅、收音機和電動輪椅,等等。我們都知道,胰島素也是加拿大人發現的。

每當我旅行時,我總能看到加拿大人令人羨慕,我可以從所有背包上縫著楓葉旗的美國遊客身上看到這一點。外國人知道我們對移民和難民的慷慨,也想談他們如何才能成為我們中的一員。

加拿大人偶爾也會把事情搞砸,比如我們的醫療保健服務等待時間太長了。但總的來說,我認為身為加拿大人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後來,情況發生了變化。政客開始告訴我們,我們作為一個國家應該感到羞恥的所有事。對不當行為的道歉來得又快又猛,通常是為很久前、已不在世的加拿大人或他們的祖父母參與過的事道歉。那些領袖流著淚告訴我們,我們的政府和教會犯下了種族滅絕罪。雖然我們生活的國家是地球上最友好和最少種族主義的國家之一,但我們被告知,我們帶有不可磨滅的系統性種族主義印記。

博物館清除了我們先驅者的歷史展品,具有巨大歷史意義的人物被從公眾記憶中抹去。建立加拿大的主要人物及建立免費公共教育的人,他們的名字被從機構命名中刪除,他們的雕像被布蓋上。暴徒推倒了歷史人物雕像,警察卻袖手旁觀。

加拿大人開始注意到,人們沒得到平等對待,出現了贏家和輸家,但不是基於性格或成就,而是基於無法控制的基本標誌。性別和種族現在是招聘或某些權威發言的公開因素,求職者和作者發現,為自己構建虛假的種族背景很有幫助。

在這場反對我們加拿大人自豪感運動的背景下,魁北克分離主義已經死灰復燃,或者西部草原地區對主權的呼聲越來越高,這些有什麼奇怪的嗎?

7月1日是為慶祝加拿大而預留的,但溫尼伯人了解到,當天不會像以往那樣燃放喜慶的煙花。相反,人們將花一天時間聆聽故事,建立與原住民的相互理解。

我想要的國慶日是,沒有政客為我們國家的行為道歉。我希望博物館保持開放,並說出關於約翰.麥克唐納(John A. Macdonald)等歷史人物的真相。我希望看到廣播裡都是關於我們光榮的過去、燦爛的現在和光輝未來的故事。我希望我們的孩子體驗一天的驕傲,而不是去聽關於他們生活在種族主義地獄中的信息。

另外,我也想看到燃放煙花。

作者簡介:

加里·鮑勒(Gerry Bowler)是一位加拿大歷史學家,專門研究宗教與流行文化的交集。

原文Gerry Bowler: What I Want for Canada Da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謹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