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在加拿大国庆日 我想要什么?

作者:加里.鲍勒(Gerry Bowler)/翻译:周行

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日,今年首都渥太华国会山有现场庆祝活动,为疫情爆发后首次。(Adrian Wyld/加通社)
人气: 1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27日】我曾认为,成为加拿大人是件好事。我能看到自己生活在一个自由国家,相对地没什么暴力,人民富裕且充满社区精神,对不富裕的人很仁慈。我们不挑衅,但当坏人越界时,我们表现得勇敢而高贵。

我们的英雄很多,有特里·福克斯(Terry Fox)、韦恩·格雷茨基(Wayne Gretzky)、洛基·理查德(Rocket Richard),等等。

我们中有人发明了篮球,有人发明了花生酱、油漆滚筒、拉链、奶油馅饼、收音机和电动轮椅,等等。我们都知道,胰岛素也是加拿大人发现的。

每当我旅行时,我总能看到加拿大人令人羡慕,我可以从所有背包上缝着枫叶旗的美国游客身上看到这一点。外国人知道我们对移民和难民的慷慨,也想谈他们如何才能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加拿大人偶尔也会把事情搞砸,比如我们的医疗保健服务等待时间太长了。但总的来说,我认为身为加拿大人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政客开始告诉我们,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应该感到羞耻的所有事。对不当行为的道歉来得又快又猛,通常是为很久前、已不在世的加拿大人或他们的祖父母参与过的事道歉。那些领袖流着泪告诉我们,我们的政府和教会犯下了种族灭绝罪。虽然我们生活的国家是地球上最友好和最少种族主义的国家之一,但我们被告知,我们带有不可磨灭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印记。

博物馆清除了我们先驱者的历史展品,具有巨大历史意义的人物被从公众记忆中抹去。建立加拿大的主要人物及建立免费公共教育的人,他们的名字被从机构命名中删除,他们的雕像被布盖上。暴徒推倒了历史人物雕像,警察却袖手旁观。

加拿大人开始注意到,人们没得到平等对待,出现了赢家和输家,但不是基于性格或成就,而是基于无法控制的基本标志。性别和种族现在是招聘或某些权威发言的公开因素,求职者和作者发现,为自己构建虚假的种族背景很有帮助。

在这场反对我们加拿大人自豪感运动的背景下,魁北克分离主义已经死灰复燃,或者西部草原地区对主权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些有什么奇怪的吗?

7月1日是为庆祝加拿大而预留的,但温尼伯人了解到,当天不会像以往那样燃放喜庆的烟花。相反,人们将花一天时间聆听故事,建立与原住民的相互理解。

我想要的国庆日是,没有政客为我们国家的行为道歉。我希望博物馆保持开放,并说出关于约翰.麦克唐纳(John A. Macdonald)等历史人物的真相。我希望看到广播里都是关于我们光荣的过去、灿烂的现在和光辉未来的故事。我希望我们的孩子体验一天的骄傲,而不是去听关于他们生活在种族主义地狱中的信息。

另外,我也想看到燃放烟花。

作者简介:

加里·鲍勒(Gerry Bowler)是一位加拿大历史学家,专门研究宗教与流行文化的交集。

原文Gerry Bowler: What I Want for Canada Da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谨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