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傷心父苦尋兒子死因 懷疑COVID疫苗接種

圖為輝瑞疫苗。(JOEL SAGET/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15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Isaac Teo,Cindy Drukier報導/周行編譯)安省居民丹·哈特曼(Dan Hartman)認為,他17歲的兒子肖恩(Sean)死於COVID-19疫苗接種,不過,他還沒能確認死因,也很難找到幫助。

哈特曼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國家說話」節目採訪時說:「沒有真相的話,我不知道如何恰當地悼念他。如果有人死於車禍、疾病或自殺,情況就不同了。但這些都不是,肖恩的死因不明。」

肖恩在5歲時開始打冰球,他曾在安省New Tecumseth的TNT Tornadoes冰球協會效力3年,然後回到家鄉比頓(Beeton)繼續打冰球。

COVID-19大流行期間,安省的少年冰球協會實施了一項政策,要求12歲及以上的球員接種疫苗,否則不能參加比賽。

哈特曼說,為了能繼續打冰球,肖恩去年8月決定接種疫苗,因為冰球是他的所愛。

「在8月25日,他接種了輝瑞疫苗。8月29日,他去了急診室——他的眼睛周圍有褐色的圓圈,還有皮疹,他當時還在嘔吐。」哈特曼說。

他說,醫院只給了肖恩Advil藥片,便讓他回家了。「那醫生沒有做他應該做的2次血液檢查。另一位醫生告訴我,他應該做這些檢查。9月27日早上,肖恩被發現死在其床邊的地板上。」

死因不明

哈特曼去年10月在推特上發起了為肖恩尋找真相的行動#Answers4Sean。他說,那份於2021年12月完成的屍檢報告稱,肖恩的死因「尚未確定」。

「他是一個非常健康的男孩,沒有任何潛在的健康問題。」哈特曼說,「他們不知道他為什麼死,沒有人能告訴我他為什麼死了。我問驗屍官:『你能100%地告訴我,這不是因為疫苗嗎?』他回答說:『不能。』」

哈特曼說,他將屍檢報告寄給了一位病理學家。那位病理學家說,根據他的評估,他認為肖恩死於疫苗。

「他說,在他看來,這是因為疫苗。他不能說100%是此原因,但以他的專業觀點看,是因為疫苗。」哈特曼說,那位病理學家希望保持匿名。

哈特曼補充說,治療肖恩的急診室醫生甚至在屍檢報告中說,他的死可能是對疫苗的反應。但是,那醫生沒要求進行任何血液檢查。

「在我看來,(急診室醫生)沒做好他的工作。我並不是說這會挽救肖恩的生命,但如果他們能找到一些東西,這肯定是可能的。」哈特曼說。

尋求真相難

哈特曼說,他向安省內外科醫生學會(CPSO)投訴了那名醫生,但協會認為那醫生沒做錯事。

Simcoe Muskoka地區衛生局於2021年10月6日發布的一段在線媒體簡報YouTube視頻顯示,該區的衛生官查爾斯·加德納(Charles Gardner)在回答記者關於該問題的提問時說:「他被告知一個年輕人突然去世了。」

哈特曼說,加德納指的年輕人就是肖恩。

加德納在視頻中說:「這個人在去世前一個多月接種了一劑疫苗,病史或醫療記錄中,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有嚴重的不良反應或心肌炎,儘管社交媒體上可能會這樣說了。」

「已經進行了屍檢,迄今為止的調查中,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該人接受疫苗與他不幸去世之間存在因果關係。」他說,也「沒有住院記錄」。

哈特曼駁斥了衛生官的說辭。他在推特上寫道:「我兒子在接種疫苗後確實去了醫院。我會稱那是不良反應,難道你不這樣認為?這裡發生了什麼?」

「這是在屍檢完成之前,他(加德納)就讓此事看起來與疫苗無關。他為什麼要這麼說?他們不希望我們起疑心,但他們做的一些事卻是非常可疑。」他說。

今年1月17日,哈特曼在多倫多衛生局舉行的與COVID相關的在線聽證會上做證時,談到了肖恩的死,並質疑COVID疫苗的安全性。儘管被邀請在向公眾開放的會議上發言,但哈特曼的大部分證詞在視頻發布前被刪除了,理由據說是為了保護未成年人的個人健康信息。

1月19日,由StopCensorshipCanada在Rumble上傳的一個未經編輯的版本中,可以聽到哈特曼告訴衛生局,肖恩的屍檢報告發現的「唯一情況」,是「心臟稍微變大」。

他還告訴了衛生局,驗屍官的評估和他從病理學家那裡獲得的第二意見之間的矛盾。

「我不知道我還能相信誰。我不得不懷著該想法度過餘生——沒有死因,或者是疫苗所致。我不認為要孩子們接種疫苗後才能參加運動是正確的做法。」他說。

哈特曼已在考慮採取法律行動,但他說,他無法找到願意接手此案的律師。

「我給5家不同的律師事務所打了電話,沒有人願意幫助我。」他說,「我猜是因為你不能起訴輝瑞,你不能起訴政府,他們都受到保護。所以,我猜律師認為勝訴機會為零。」

哈特曼表示,他將在有生之年繼續尋求答案。他說:「我需要真相,我認為有人知道真相——他們只是不承認。」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