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淶水遇難者遺體腐爛 野三坡景區遭重創

人氣 6907

【大紀元2023年08月04日訊】自7月29日起,河北保定淶水縣遭遇洪水襲擊,河流水位暴漲,多個村莊被淹,多名網民發布消息稱親友失聯。從外地返鄉救人的村民表示,當地洪水合併泥石流,導致山塌了、路斷了,房屋也被掩埋。遇難者的遺體已經腐爛了,無法辨認。罕見洪水重創野三坡景區,有村民遊客被困多日亟待救援。

野三坡景區遭重創

「看看新聞Knews」8月4日報導,自7月29日起至今,河北淶水縣遭遇洪水。有的村莊橋梁被水沖垮,村民被困,救援隊緊急架設繩索渡河運送物資,一隊員在幫民眾轉移時險被激流沖走。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受罕見洪水過境的影響,淶水山區尤其是野三坡景區遭重創,有村民遊客被困多日亟待救援。

淶水縣地處太行山東麓北部,拒馬河穿過境內的野三坡景區。中共官媒消息,7月29日至8月1日,拒馬河、南拒馬河、易水河、小西河等河流水位陡長,山區特別是野三坡景區遭重創。

山塌、路斷、房被埋 遇難者遺體腐爛了

澎湃新聞8月4日報導,老家在保定淶水縣趙各莊鎮湯家莊村西塌的懷策(化名)在縣城生活20來年了,這次洪水發生後,他和村莊裡的親人失去了聯絡。淶水的山區通訊已中斷,呼救的聲音難以傳出。

洪水合併泥石流,山區救援十分艱難。8月2日,懷策和他人一道返鄉救人。懷策的父親告訴他,老家有人遇難,其中包括他們的親人。「遇難的人裡有我大娘二娘他們兩家的」,懷策這兩天急得吃不下飯,被困的村人食物不足也讓他犯愁。

8月2日下午1點多,懷策一行人從緊挨著淶水縣的易縣繞行返鄉,路過三坡鎮松樹口,上了張涿高速,從那裡回到西塌。

「一路上我看到的情況太慘了,山塌方了,有的房子被掩埋了,河道也不像原來那樣了,溝溝岔岔都是水。」

「我們其實是冒著生命危險回去的,走的那個路,旁邊就是懸崖,和我一起回去的還有兩位媽媽,小孩放暑假了留在老家。她們說,『如果孩子沒了,我們也不活了。』」

「我回去後,看到那情況:從7月31號發水到現在都三四天了,他們的遺體就用一塊塑料布、雨布給裹著蒙起來,都腐爛了,掀開蓋著的簾子,根本認不出誰是誰。」

湯家莊村在山區,和涿州的市區內澇不同,這裡還有山洪泥石流。

路邊的動物(羊牛豬狗)屍體也都腐爛變質了,就那麼暴露在空氣裡,急需一些消殺的藥水。

山溝裡的村子成了河道

淶水縣趙各莊鎮湯家莊村西坡根村民張強(化名)也趕回村救人。

「從淶水縣出發,我們只帶了一盤繩子,開車到蓬頭村後,把車停下,開始徒步上山,但根本走不回去,水把路都淹沒了,除非用攀岩的方法。我們從很遠的一個山繞上去,後來夜也深了,拿著手電也看不太遠,只能返回,等第二天白天再上山。我們村子在山溝裡,是山和山中間的凹陷地帶,但現在,這個山到那個山都已經是河道了。」

張強說,3日凌晨1點多,他們返回了淶水縣,準備凌晨4點再出發,想要儘可能從更遠的山上繞過去,找到父母之後,再想辦法出來。

「對旅遊項目是毀滅性打擊」

淶水縣三坡鎮旅遊項目運營者郭綱(化名)說,他們的一個項目在三坡鎮都衙村,在比較有名的一個景點雲溪谷的旁邊。項目裡面包含露營、餐飲、親子兒童以及水上項目。

雲溪谷是其中的一個私營景點,在疫情之前每天接待的客流量能在2萬人左右,正常的大型節假日可能就在3萬到4萬。

「因為在拒馬河邊的河灘荒地上,洪水對於我們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其實對整個環線上的景區都有影響。」

「7月31號的上午5點50分左右,我們這開始漲水,大概一個小時就吞噬了我們項目的一半,中午11點多左右,整個項目就沒有了。」

郭綱說,這次洪水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我們整個一樓都(淹)沒有了,二樓低的那些位置也都沒有了。」

「我們的項目地到野三坡高速路口大約三五分鐘路程,當時看到沿途山體滑坡比較嚴重,路上是渾濁的積水,主幹大橋下邊有一個橋,本來高度應該是在7米左右,我走的時候,橋體可能還剩不到3米露出,已經沒了一半了。」

郭綱透露,當地的水位最高峰時,在基礎水位上漲8米~10米的高度,目前水位漲了一兩米。他的項目地附近的道路被洪水沖斷。

「裡邊被困的人還有很多。因為野三坡的高速口就兩個——野三坡和百里峽。下高速後中途的橋梁和道路有塌方,車輛可能過不去。」

郭綱的項目有形投資在1,700萬左右,無形的投資沒法統計。「比我們投資大的、損失大的可能多了。」

淶水縣官方8月3日晚通報,全縣15鄉鎮284村7.3萬人受災。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湖北武漢天空呈現血色 民憂恐有地震
27名高校黨政官員密集病亡 全是中共黨員
吉林「陰陽先生」特別忙 山東嚴禁新冠2字
廣東橋梁工程支架倒塌 4人高處墜落2死1失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