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推行的經濟模式為何不再被世界容忍

人氣 2961

【大紀元2024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在投資拉動型增長乏力後,中共當局拒絕向市場化方向轉型,不把經濟增長紅利與人民分享,補貼住房、養老、醫保等服務,而是選擇所謂「高質量發展」和「新質生產力」、推動出口增長以及國家主導、與西方對抗爭霸的經濟模式。

西方政府所擔心,這種經濟模式不僅損害了其它國家相應行業發展,還會影響到國家安全。中共經濟爭霸模式必然會遭遇西方的科技圍堵,中西貿易方面的衝突、對抗也會加劇。

不顧民生 中共推行經濟爭霸模式  

二十大以前雖然中共黨魁習近平也插手經濟,但因為受到強調市場作用、保民生、保就業的總理李克強制約,尚無法完全主導經濟,李強上任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今年中共二會上李強在報告中缺乏大規模刺激經濟的計劃,並首次把建立現代化產業體系作為政府工作的首務,新增了「新質生產力」,而擴大國內需求和保民生不再是優先目標,反映出李強在不折不扣執行習的想法。

中共二會上釋放的經濟政策信號,加劇了西方的擔憂。美國情報界的最新報告評估說,「北京明白問題所在,但它正在迴避改革,因為這與習優先考慮的國家主導製造業和工業投資的方針相悖。」

美企高管在「中國發展論壇」(CDF)也得到相同信息,CNBC透露,一名剛參加過論壇並跟習座談的美企高管說,中國的商業環境仍然很糟糕,而中共黨魁卻明確表示,北京不會放棄經濟集中制。雖然會談中多次提到私有企業,但習總是把焦點又拖回到對主導經濟的大型國有企業的支持上。

3月29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發布了《2024國家貿易評估報告》(National Trade Estimate Report),報告中,也特別提到了中共在關鍵產業上,制定了必須使用非市場手段才能達到的目標,企圖成為全球關鍵產業的主導者。

3月29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發布了《2024國家貿易評估報告》(National Trade Estimate Report)。(Niklas HALLE’N / AFP)

美國諮詢公司「榮鼎集團」的聯合創辦人榮大聶(Daniel H.Rosen)和合夥人洛根.賴特(Logan Wright)最近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上撰文分析說,經過二十多年強勁投資拉動型增長之後,中國現在需要消費拉動型增長,然而在過去兩年裡,情況卻恰恰相反。

北京拒絕優先考慮內需,並公開詆毀增加福利等刺激消費計劃,繼續推動出口增長行業。在2022年和2023年,中國內需放緩導致該國出口超過進口的數額,達到令人震驚的1.7萬億美元。

中共正推動的出口拉動型增長,財政部預計今年財政總收入僅增長3.3%,但出口退稅支出預計增長9.9%,商務部預計進口關稅僅增長4.1%,表明2024年的貿易順差不會減少。

這可能導致西方公司破產、工人失業,不管是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都擔心這一趨勢。

文章認為,若要短期緩解擴大內需,需要強有力的財政刺激;若要長期解決,必須將資源從國家轉移到家庭,或直接向民眾發現金、持有國企股份,或間接改變稅收政策,或補貼住房、養老、醫保等方面的服務。

但在兩會上沒有出現任何類似的政策信號,當局繼續將信貸和財政資源用於地方投資,而不是直接向家庭轉移,黨魁還嘲笑此類措施是「福利主義」;中國2024年預算赤字目標為GDP的3%,與2023年持平,意味著不會實施刺激經濟增長的財政政策;國防支出的增長速度擴大7.2%,遠遠快於政府總體收支增長,發出的信號是,北京準備將軍事投入置於可持續家庭發展或人力資本投資之上。

文章說,中共不僅拒絕促進與世界其它國家建立更可持續貿易關係的具體改革,而且拒絕任何改革的必要性。

中共國家稅收收入僅占GDP的14%左右,遠低於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34%的平均水平。幾年前中共官員還同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有必要改革稅收,但今年則表示合適的稅收制度「已經基本建立」,北京的目標將側重於高質量發展。

加大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預測中心經濟學家俞偉雄表示,美國的通脹率將持續維持在較高的水平。(大紀元資料照)

加州洛杉磯分校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這種經濟政策是錯誤的,中國過去長期以來整個國家民間消費占GDP的比重嚴重偏低,國家投資嚴重偏高,是一個非常不平衡的經濟結構。

他說,現在因為經濟下滑,房地產泡沫破滅,通常消費投資的意願都會偏低,最好的方式就是政府出面減少稅負,增加家庭消費,提高社會福利,讓養老、醫保等能夠有一個更好的支持,然後消費帶動內需,這樣企業產品就能賣得出去,增加就業。這是唯一能夠真正有效解決中國現在經濟困境的方法。

「但中共不這樣走,而是走在一條錯誤的道路上,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就有一個方式想要超英趕美,藉由發展所謂新質生產力加速中國經濟快速成長,是會失敗的。」

旅美中國政治學者王軍濤對大紀元表示,當一個國家經濟有問題的時候,自由民主國家民眾有選票,他們的政府都要把錢發給老百姓,而不是發到那些燒錢的創新企業那裡去。但習近平是在老百姓的民生還沒有恢復的時候就要彎道超車,把錢拿去砸高端。

「所有國家的發展包括經濟技術變革,都應該以民生為導向,這才比較平衡,但如果你片面追求技術,最後都是導致災難性的後果。」他說。

令人擔憂的新質生產力

榮鼎分析師文章說,中共人大政府報告將電動汽車、電池和太陽能電池產業列為「新質生產力」,報告用整節內容描述如何「積極培育新興產業和面向未來的產業」,旨在「鞏固和增強(中共的)領先地位」。

但中共尋求扶持的行業恰恰損害了外國的相應行業,這種產業政策特別不受世界其它國家的歡迎。

中國經濟成長的動機來自於內需,這些新產業很多都是高度自動化,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高盛2023年的分析發現,中共優先發展的三個主要產業——電動汽車、鋰離子電池和可再生能源,僅占中國GDP的3.5%左右,也不夠大到為數百萬生活艱難的大學畢業生和農民工創造足夠的就業機會。

俞偉雄表示,中共傳統上就是由上而下的計劃經濟,當中央有一個目標,在極權統治之下,地方政府為了要升官就會想辦法扭曲經濟現實,去達到目標,會產生很多的過度投資,造成投資泡沫。

「所謂的新質生產力的產業政策沒有用,因為這東西民間沒有需求,不會有人買,那生產這些東西有什麼用呢?這些產業政策再繼續推下去,就是錯上加錯了。」

俞偉雄說,國家本來可以拿這些資源去做一些社會福利,增加民間消費,但把資源拿去補貼這些產業,民間消費就受到限制了,只會繼續延長加深經濟低迷。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資料照。(林樂予/大紀元)

王軍濤表示,西方的產業升級,都是靠民間的力量,政府最多給他們一些支持性補貼。但如果發生經濟危機的時候,政府主要救助對象是民生企業和老百姓的錢袋子。

「但習近平不救老百姓的錢袋子和民生企業,補貼到高水平的新質生產力這兒。新質生產力主要不能帶動經濟發展,一個國家不可能靠新質生產力吃飯,經濟發展的主體還是老百姓吃喝拉撒睡,還是要靠那些煙火氣重的企業。」

他說,現在很多老百姓沒有嚐到實惠,就說明錢全都砸到那些高科技部門去了。但這些東西不解決國際民生問題,那些東西搞來之後,自己國家的老百姓沒有錢的話,還是要出口到國外。

王軍濤說,這種模式走不長久,只是在已有技術基礎上打造一個新的競爭,但實際上創新需要自由體制,那些更新的技術現在都在別人手裡。像電池日本現在馬上就要創造出來新的電池,出來之後會改寫現在競爭格局,中國可能又要落後了。

「我覺得習不通人性,」他說,因為對於多數人來說,還是想過好日子,他讓大家勒緊褲帶忍受痛苦,這既不符合人性,也不符合經濟發展規律。經濟發展或產業升級,都應該是循序漸進、自然產生,但拔苗助長、用大外科手術的方式,對產業結構進行改造,實際上是破壞了原有產業生態的內在協調,會給經濟帶來很多災難。

世界不再容忍

榮鼎分析師表示,二會的經濟政策將加劇而不是減輕外國的理擔憂,中共領導人提出了一套經濟政策推遲必要的變革、並加深經濟對外國需求的依賴,為了保護本國經濟免受中國廉價出口產品造成的損害,外國政府將越來越多地訴諸反傾銷工具。

令人擔憂的是,北京似乎沒有做出任何有意義的努力來糾正這種不平衡,中共正在為自己與世界各國經濟體的對抗做好準備。

在中共當局公布這些政策之前,歐洲官員敦促北京考慮中國出口商品對歐洲工業和就業構成的威脅,美國財政部官員訪問北京時也傳達了類似的信息,但中共顯然沒有考慮西方政府的這些要求。

文章說,中國的貿易失衡對世界其它國家來說都是不可持續的,北京應該承認西方有正當理由推出貿易保護政策,如果外國政府開始採取更積極的應對措施,中共不應感到驚訝。如果北京無法承認這一事實,那麼七國集團最終將自行制定解決方案,而不是與中國合作。

中共當前政策必然會導致貿易衝突加劇,不僅是發達經濟體,巴西已經對中國進口鋼鐵發起反傾銷調查;印度提出的反傾銷令比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多;南非貿易委員會最近完成了對中國進口產品的評估,並確認存在傾銷行為。

目前美歐都不約而同提出反制措施,對中國電動車等展開安全調查或設立貿易壁壘。

3月27日,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Louise Yellen)表示,她將向中共官員提出產能過剩問題,中共的出口戰略給太陽能、電動汽車、鋰離子電池行業構成全球穩定的供應鏈帶來威脅。

耶倫說,中國的產能過剩「扭曲了全球市場的價格和生產模式,損害了美國企業與工人的利益,也損害了世界各地的企業與工人的利益」,「導致供應鏈集中,對全球的經濟適應能力造成負面影響」。

俞偉雄表示,習近平的經濟思想跟政策是舊有由上而下的計劃經濟,當然不會重複毛澤東那個時代的共產主義計劃經濟,那是百分之百的災難。它有些市場成分,但國家主導成分更高,他們誤以為這個很有效。

他表示,國家主導通常是用各式各樣的補貼發展各種產業,像電動車,大量補貼當然會養出一些精品,但過程中造成很多浪費,那些獲得大量補貼的企業生產過多的電動車,國內消化不了,必須想辦法要出口,就會引起與歐美的貿易糾紛。

「現在應該讓民間能夠休養,增加家庭收入,經濟能夠逐漸平衡過來,把一直強調重出口減少進口的重商主義徹底改變掉,這樣搞就是以鄰為壑,最後就是大家都不想跟你做生意了。」

2024年1月16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Jake Sullivan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隔空回應中共總理李強說,美對華芯片限制是為了保障安全,不是「技術封鎖」。(Fabrice COFFRINI / AFP)

王軍濤表示,下一步中國會跟整個國際市場越來越相應見遠,原來習近平說無所謂,但內循環搞不起來,經濟一塌糊塗,他現在又要想回到資本主義體系中,可他又從安全角度自我設限。

他說,事實上是習促成了一半脫鉤,另一半脫鉤是美國,為了不讓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PRC)利用美國的技術市場和資金打造一個挑戰美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美國對它進行高端的封殺。但是中共自己從安全角度封殺,那就太厲害了,因為大規模製造業投資,都需要對幾十年的經濟發展前景和政治穩定性進行分析,結果不許它調查信息,當然就不能再投資了。

王軍濤表示,現在外資都離開了,但像FedEx必須得跟中國合作,因為美國並不能在中國開郵政系統,中國也沒有在美國開,其實都是雙方要有一個對接,兩國之間還得有通訊,所以這些合作還可以繼續進行。

俞偉雄表示,現在就是美中對抗的一個格局,美國對中國的關稅沒有減少,未來搞不好會增加,現在歐洲可能也要增加關稅,都會持續下去。

「現在對中國比較有興趣的其實就是一些金融服務業,像高盛、摩根大通他們其實並不是把錢帶進中國,只是提供一個服務,希望中國用戶能夠投資到他們的金融項目,所以願意留在中國,但是並沒有把國外的資金帶進去,大家都知道風險很高。」

王軍濤表示,往下走最大的一個問題是在於香港,全球資本主義原本是不相信社會主義的,但可以在香港進行結算,當香港不能再作為一個自由世界,中共自己制度直接面對西方的時候,實際上就會讓西方感到沒有辦法跟它合作。

王軍濤提到,當時中共要搞這個國安法的時候,當時共產黨出身的香港股市負責人就寫長文,說香港特殊地位不要變,變了的話資本主義的國際市場就會和中國社會主義脫節。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阻中國便宜貨 耶倫:不排除關稅等任何選項
不滿新設的自行車道 舊金山企業主絕食抗議
購買金條聽起來很酷但也面臨著挑戰
iPhone一季度出貨暴跌9.6% 三星手機重回榜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