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特工揭露中共如何迫害海外異議人士

人氣 2621
PlayListen to More News

【大紀元2024年05月25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Eva Fu報導/秋生編譯)據一名前中共特工和多名受害者透露,中共當局僱用特工在世界各地追捕持不同政見者,並試圖將他們遣返回中國。

最近叛逃到澳大利亞的一名中共特工名叫埃里克(Eric)。15年來,他不斷接受中共祕密警察的命令,在柬埔寨、泰國、印度和澳大利亞等國針對持不同政見者進行打擊。

他的打擊目標之一是李桂新(Li Guixin),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中國共產黨在1999年開始大規模迫害法輪功。2014年,李桂新帶著妻子和十幾歲的女兒逃到泰國之前,他至少五次因堅持信仰而被中共非法關押。

埃里克與《大紀元時報》分享了一張截圖,上面寫道,「現在,需要你去確認下(我們)找到的公寓是否正確。」

埃里克的上線在2021年2月16日的這條信息中指示他,「觀察下公寓內部以及周圍環境,拍拍照片和視頻,到時候把你看到的情況整理描述下,要研究部署下蹲守工作。」

上線發送了一系列照片。一些照片顯示李先生和他的家人穿著黃色的T恤正在打坐或參加法輪功活動。其它照片包括他們在中國使用的身分證上的頭像,以及他們2017年左右在泰國的住址。

李桂新看過這些照片後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感到非常震驚。

他說,雖然許多照片來自他的朋友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內容,但至少有一張全家的合照從未在網上發布過。

「他們從哪裡得到的?」他問道,並表示這讓他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電影情節中。這是他第一次證實了內心的疑慮,而正是這些猜測導致他近年來多次搬家。

他說,「真的被我猜中了!」

埃里克無法確認是否有其他中共特工參與了針對李先生的行動,也不知道有多少中共特工參與了行動。他帶著一名翻譯查訪了他的上線給他提供的地點。他說,在發現李先生不再住在那裡後,他就很少參與此案了。

2021年2月16日,前中國間諜埃里克與他的上線之間的對話截圖。在對話中他被要求在泰國尋找中國持不同政見者李桂新。(埃里克提供)

埃里克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對東南亞的滲透相當嚴重」,在「誘捕」目標方面,中共政權在泰國、柬埔寨和緬甸等國家「最為得心應手」。

他說,「當地政府時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與他們合作。」

李先生認為自己「並不特別」,他被中共挑出來是因為他的不同觀點。他曾撰文批評中共政權,並於2021年秋成為《大紀元時報》中文版的撰稿人。

《大紀元時報》和法輪功在中國都受到嚴格審查。《大紀元時報》的網站和許多其它國際媒體一樣,被中共互聯網審查「(防火)牆」阻擋,中國大陸人至今仍然無法訪問。

2023年,美國司法部分別起訴了兩起涉嫌中共特工的案件,其中兩人被指控在紐約市經營一個中共祕密警察局,另外兩人則被指控試圖賄賂美國稅務官員,以攻擊法輪功。第一起案件中的一人還在中共黨魁習近平2015年華盛頓之行期間協助組織了反法輪功示威遊行。

筆名「變態辣椒」(Rebel Pepper)的政治漫畫家王立銘(Wang Liming)也是那名前中共特工的目標。他說,他的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是一位在中國社交媒體微博上擁有數百萬粉絲的日本博主,曾在他回鄉探親期間被國安部特工要求,在回到日本之後幫他們監視法輪功和《大紀元時報》。

王先生告訴大紀元的姊妹媒體新唐人(NTD),「他拒絕了。它(中共)是在動員所有人成為間諜。任何一個有影響力的人,它覺得能利用的人,它都會去問一下,『你願意不願意幫我們收集情報?』這也是蠻可怕的事情。」

一個警告

李先生至今還記得2021年底發生的事情。就在那一年,埃里克的上線讓他幫忙鎖定李先生。

那年12月,李先生的妻子從素攀武里府(Suphan Buri)的一個公園煉功回家,路上遇到了一名似乎對學習法輪功感興趣的男子。

李先生夫婦歡迎他到家裡一起閱讀法輪功書籍,後來還送給他一本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他們在即時通信軟件Line上互加了好友,該男子要了這對夫婦的地址,說想給他們送些茶葉。

該男子自稱李國安(Li Guoan),自稱是一名導遊,「國安」一詞的意思是國家安全。

直到幾週後,一位匿名女士打來電話,催促他們離開,李先生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李先生記得那位女士說,「別問我是誰,我是那個國安人員身邊的人,你們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趕快搬到別的城市去吧。」

據這位女士透露,中共情報機構已經對李家進行了相當長時間的監視。她說,由於得到了那本書和他們的地址,那名男子從當地的中共領事館獲得了10萬泰銖(當時約合3000美元)的獎勵,另外還有一筆同等金額的獎勵待發放。

那位女士告訴他,自2021年初以來,這名男子就一直在努力尋找李先生一家的下落。

李先生當天就搬到了朋友家。

然而幾個月後,可疑的人再次出現在他們公寓的一樓,他的朋友剛在那裡開了一家咖啡館。這些可疑的人說中文,逗留了幾個小時,不停地拍照,還對一些在「媒體」工作的「中國人」的細節表現出特別的興趣。

當李先生的朋友告訴他這些人的表現時,他開始懷疑自己就是這些人要找的人。

據李先生說,當他的朋友在廚房時,有一個人試圖溜上樓。8月下旬,一名當地人向李先生的朋友透露,他是中領館派來的。

時至今日,李先生仍擔心中共政府沒有放鬆對他施加壓力。

今年2月,中國新年前後,李先生與在中國的姐姐通了電話。她告訴他,警察當天剛剛來過。

姐姐告訴他,「你的情況,他們很清楚」,然後,非常奇怪地對他說,「你回來吧!」

他告訴她,這是不可能的。

她回答說,「說不定了。」

李先生覺得中共當局一定威脅過他姐姐,「她當然知道(我)回國很危險,她的話是說給別人聽的。」

他與現年85歲的母親的直接通話早已被屏蔽,與姐姐通話是他與家人溝通的唯一方式。

李先生說,2017年父親去世時,他的眼睛一直不肯閉上。彷彿在渴望見到遠方的兒子。

李先生當時就知道,為了不「給他們帶來更多麻煩」,他不得不停止給姐姐打電話。

他在電話中對姐姐說,「你和媽媽多保重。」

自2022年以來,李先生已經搬了好幾次家,但他仍然感到迫害的陰影籠罩著他。他說,他努力不讓恐懼控制自己。

他說,這一切,包括遇到了像那位女士一樣主動提供幫助的人,都表明中共的迫害不得人心。有良知的民眾不會跟著中共迫害好人,這給了他希望、力量和勇氣。

與此同時,李先生努力「好好照顧」自己,其餘的一切交給命運。

他表示,法輪功的核心價值觀——「真、善、忍」讓他無所畏懼。

原文:Defected Chinese Spy Spotlights Beijing’s Long Arm Targeting Dissidents Abroa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川普提議:應為美大學外籍畢業生發綠卡
消息:加拿大準備對中國電動車加徵關稅
普京稱或向朝鮮提供軍事技術 美國務院譴責
【時事金掃描】普京訪朝不爽?俄官員被驅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