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報告:外國干預大選 兩原因令加國情報溝通不暢

加拿大聯邦外國干預調查專員霍格的報告稱,中共大選干預不影響加拿大2019年和2021年大選整體結果,但可能影響到少數選區最後結果。圖為國會山和平塔。(Sean Kilpatrick/加通社)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4年05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報導)加拿大國家安全與情報審查機構(NSIRA)週一(5月27日)晚些時候公布的最新報告指出,兩大原因直接導致前兩次聯邦大選中,加拿大安情局(CSIS)情報溝通不暢,使得外國干預大選威脅信息未能有效傳達。

分歧和認識不足

報告指出,一個原因是,在哪些行為構成外國干預問題上,安情局和特魯多安全情報顧問之間存在分歧,形成了一種 「灰色地帶」。另一個原因是,特魯多安全情報顧問收到情報後,重視不夠,認識不到問題的嚴重性。

報告指出,樞密院(PCO)和安情局2021年曾提交了大選中共外國干預分析報告,但特魯多的國家安全情報顧問認為,這些都是「正當的外交行為」。由於這個原因,這些情報未能呈遞到特魯多等政府高層桌上。

報告還指出,安情局內部的擔憂,也影響了情報溝通是否順暢。一方面,安情局重點收集了嚴重威脅國家安全的情報,另一方面又擔心收集和上報這些情報,本身可能干預到大選。在這個問題上,安情局又缺乏應對政策。

安情局內部問題

報告還指出,安情局內部一致認為,外國政治干預,對加拿大已構成嚴重安全威脅,其中中共干預滲透到各級政府,是最大威脅。但安情局內部在這些情報是否應該分享、何時分享和如何分享等具體問題上,卻存在嚴重分歧。簡言之,情報官員不理解的是,為何自己辛辛苦苦收集的情報,要麼沒被傳達,要麼傳達嚴重滯後。

報告還指出,安情局高層,尤其在外國政治干預情報上,經常找理由不上報或推遲通報,也不通知,缺乏統一標準和原則,顯得過於武斷和隨意。

報告建議,情報接受部門應共同合作,提高各自情報知識和識別能力,情報界對哪些行為構成外國政治干預進行統一規範。具體說來,安情局和公共安全部首先應制定一個基本的權責機制,積極跟蹤和記錄情報接收人和審閱人;其次,安情局與其它部門合作,制定外國政治干預相關威脅應對方面的統一政策,等等。

日常外國干預被忽視

自由黨政府2019年制定的聯邦協議明確規定,政府專家組如認為單個或多個事件構成大選外國干預,必須發布公告。但2019年和2021年兩次聯邦大選中,政府均未發布這一公告。

這個政府專家組收到不同渠道的情報,包括選舉安全與情報威脅工作組(SITE)提供的情報,SITE由安情局、加拿大騎警(RCMP)、加拿大全球事務部(GAC)和加拿大通信安全局(CSE)等官員代表組成。

但NSIRA報告發現,無論是政府專家組,還是SITE,都未觸及非大選期的日常外國干預行為。也就是說,SITE只關注大選期間的外國干預威脅,不關心平時的非大選時期的外國干預行為。此外,專家組的外國干預公告發布標準太高,像中共針對某個具體選區的外國干預,根本就沒法觸發公告發布機制。

報告建議,工作組應根據威脅形勢調整優先事項,關注非大選期的日常外國干預行為。此外,工作組中的全球事務部代表成員,應充分利用全球事務部分析和解決日常外國干預的能力,而不只是關注網絡威脅。

NSIRA報告背景

此前,多家媒體援引匿名情報消息來源和政府分類情報文件,揭示自由黨政府高層明知中共干預了2019年和2021年聯邦大選,卻聽之任之。

隨後聯邦外國干預調查專員霍格(Marie-Josée Hogue)的報告稱,中共大選干預未影響2019年和2021年大選整體結果,但可能影響到少數選區最後結果,雖說如此,仍削弱了加拿大民主選舉制度的公眾信任。

霍格的報告還說,截至目前,她從未聽說有政府官員欺上瞞下,故意瞞報情報。但霍格承認,有些情況下,大選外國干預的報告沒能呈遞到目標人手中,有些情報當事人即使收到,也沒意識到性質的嚴重性。

去年3月,NSIRA被國會委任對整個過程進行審查。報告審查了2018至2023年期間中共對聯邦大選的干預企圖,重點分析了聯邦部門之間的外國干預情報流通傳達情況,其中部分內容因太過敏感未公開。

保守黨外交事務影子部長莊文浩(Michael Chong)在給公共安全部長的信函中指出,政府在外國干預防範立法方面,一直拖拖拉拉,這種情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保守黨會配合政府,推動政府本月初提出的C-70號防範外國干預法案,儘快在下次大選前完成立法。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