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郎異夢 告誡執法不可有私心

作者:羅真

有人對暢璀說,部下伍伯就是陰間的判官。圖為明朝寶寧寺水陸畫《天曹府君天曹掌祿主算判官》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545
【字號】    
   標籤: tags: ,

清代乾隆二十年間(1755年),朝廷派出某侍郎大人,來到黃河視察,駐在陶莊公館。這已是一年中的除夕了,這個侍郎騎著馬,後面跟著四個隨從,提著燈火巡河。他們行走在冰天雪地中,一眼望去黃茅白葦,心裡覺得很淒涼。忽然間草叢中有個布帳,透露出昏光的燭光。於是立即去查見,原來是當地值班的主簿(官職名)。

侍郎很欣賞他的勤勞,對他大加誇獎。主簿請示說:「大人除夕夜到此,現已三更了,天寒地凍的,我這兒有除夕酒餚,獻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著接受了,喝了數杯,回到陶莊公館後,感到疲倦,於是解衣而臥。

夢中依舊騎馬巡河,但覺得所到之處,並非剛才看到的景色,走了大概有二里路,有火光從一座茅舍中透出來,侍郎去敲門。有個老太太來開門,仔細一看,竟然是他已經去世的母親。她見侍郎到來,驚道:「兒啊,你怎麼會到這裡來啊?」侍郎告訴她說是巡河的緣故。老夫人說:「你可知道這不是人間。你既然來了,如何能回去呢?」侍郎這才悟出太夫人已死,自己也已經死了,於是大哭。太夫人說:「河西邊有位高僧,法力特別大,我帶你去求求他,看能不能幫你回去。」侍郎於是隨行。

他們來到一個廟宇,莊嚴得如王者的皇宮。南面坐了一位高僧,閉目不言。侍郎跪下叩拜,高僧不理會他。侍郎再拜,高僧仍不理他。侍郎問道:「我奉天子的命令來巡查黃河,即使有什麼罪行該死,也應該告訴我,讓我心服口服啊,為何您像啞巴一樣不理我呢?」老僧笑道:「你殺死的人太多,福祿折耗已盡,還問什麼?」侍郎說:「我殺人雖多,但那些都是按照國法應該殺的啊,並非我的罪過呀!」高僧說:「你當時辦案的時候,真的是心裡只有國法嗎?你是貪圖私利,迎合權奸,想得寵升官而已!」於是取案上的玉如意,直指他的心。侍郎覺得一條冷氣刺入心窩,冷徹五臟,心跳不止,汗如雨下,害怕得不能說話。過了一陣後他說:「我知罪了,以後改過,行嗎?」高僧說:「你並非能夠改過之人,但今天還不是你的死期,以後再下地獄算總帳吧。」於是吩咐一個和尚說:「帶他回去,送回陽間。」

有個和尚走過來,帶他同行,走過了一段黑路,回到了陶莊公館。他死去的母親走過來,哭道:「兒啊,你活不了幾天了!你為什麼在執法時,不秉公辦事,卻貪圖私利,迎合權奸,妄想得寵升官呢?」侍郎面對母親,無地自容,長嘆一聲,便從夢中醒來。

這時天已經到中午了,眾多官員都上門來恭賀新年,都感疑惑:「侍郎平時都起得很早,今天是元旦,都快到中午了,怎麼還在睡呢?」侍郎也不好明確告訴他們緣由。是年四月,侍郎生病,吐血而亡。

正是:

身為執法官員,
滿口依法辦案。
心裡打著小算盤:
盤珠粒粒私串。
以為上蒼瞎眼,
左右無人看見。
貪財貪色又貪權,
怎奈神目如電!

森森刀山須歷,
炎炎火海須溺。
樁樁罪報都到齊,
屆時悔之晚矣!

(事據清代袁枚《新齊諧》)

——轉自正見網(歷史故事:執法不可有私心)

(點閱夢境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太宗李世民說過: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蘇武的正直堅忍感天動地,而李陵的妥協背叛遺恨萬年!
  • 秦穆公是春秋時代秦國早期的國君,有一次,他派人到衛國去買鹽。此前,衛國鹽商以五張黑色公羊皮的代價,買下百里奚。鹽商很信任他,便命他將鹽運往秦國。
  • 唐憲宗元和乙未年(公元815年),廖有方進京趕考落第後,到四川去。走到寶雞縣西邊,住進旅舍,忽然聽到痛苦的呻吟聲,便尋聲來到隔壁的房裡,看見一個窮苦的病人。
  • 南方有個大戶人家姓張,家族中有個官員名叫張履昊,喜歡探求長壽之術。朝廷准予他告老還鄉,住在江寧。剛到這裡時,攜帶有白銀160萬兩。
  • 明代安正文《岳陽樓圖》 。(公有領域)
    范仲淹主管慶州(今甘肅省慶陽縣)的時候,有人託他寫碑銘,范仲淹就為他寫好了,卻因此暴露了一位死去貴人的人所不知的隱惡。
  • 有位廟祝(看守寺廟者),專門在寺中假裝虔敬來欺騙、愚弄直樸的村婦為樂,其人又是個鐵公雞,吝嗇成性,一毛不拔。誰想佔他點便宜,那真比登天還難。
  •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殿試已畢,還未「傳臚」,(那是科舉時代,殿試後的宣制唱名。)紀曉嵐就先在富陽董文恪公家中作客,邂逅了一位精於拆字的士子。
  • 呂君中第回了鄉,女方父母來說:「我家女兒本來沒病,定親後忽然眼睛瞎了,讓我們解除婚約算了。」呂君說:「定親以後眼睛瞎了,並不是你們騙我啊,為什麼要解除婚約呢?」於是和那盲女子成了親。
  • 袁家壩那個地方發生了一件雷擊惡婆的事,情節很希奇。
  • 鳳陽是安徽省一個普普通通的縣,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故鄉。歷史上,鳳陽地區災荒不斷,許多人離開家園,以打花鼓、唱曲為生,「鳳陽花鼓」又成了貧窮、討飯的象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