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靜:為啥中國百姓不知自己交了增值稅?

王靜

標籤:

【大紀元9月25日訊】記得我12年前來德國時,看到超市的收據上面有一項是16%MwSt,還特地去問德國人這是什麼,我被告知這是增值稅,在德國,除了極個別的商品,買一般商品所附的錢中的16%都得交給國家,不管是在超級市場買東西,還是電費,水費,電話費,火車票,住旅館,上飯館吃飯……裡面統統都有增值稅,而且發票上都清清楚楚地寫著我付了多少增值稅。當時我還想,德國的增值稅這麼高啊!中國沒有增值稅,兩個國家的區別好大。三年前,德國增值稅提高到19%。當時德國媒體非常熱鬧,力挺、唱衰的都有。後來還是實施了。

直到幾個月前,我偶爾在網上看到經濟學家茅於軾先生的《我們到底交了多少稅?》,才知道,原來在中國也是要交增值稅的,稅率為17%。和其他的稅加起來,對於普通中國老百姓來說,所交的稅平均占收入的25%。但是中國老百姓,不要說老百姓,中國的知識份子中有多少人知道這一點?我也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個中國的發票上看到增值稅這一欄。

為什麼老百姓不知道呢?或者說,為什麼中共政府不告訴老百姓呢?

先說說在德國社會「納稅人」是個什麼概念?「納稅人」這個詞是個經常掛在德國人嘴邊的話。一次,我參加一個婦女組織舉行的促進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的活動,在另外一個比較遠的城市,要做火車,還要在那裏住一夜,是德國內政部資助的。去之前我和一個德國朋友談到此事,他半開玩笑地說:「哈,用我們納稅人的錢。」我趕快和他解釋:這樣的聚會能夠緩解一些德國社會中來自不同國家、擁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間的矛盾,增進互相的瞭解,那麼之間的敵意減少,說不定社會上的惡性事件也不會有那麼多,要知道,很多德國的惡性事件是因為不同民族之間的矛盾造成的,這麼說來,我們的這個活動不是對你也有好處嗎?……

放下電話,我自己也覺得很有意思,我為什麼和這樣一個不相干的人解釋這些呢?不過也有道理,因為實際上,我拿了他的錢,他是納稅人,德國政府的錢都是納稅人的錢,我們的活動是德國政府資助的,那當然我就是拿了他的錢。

他知道他納了多少稅,也知道如果他不滿意,他可以找一些同樣不滿意的人,去內政部提抗議,如果抗議的聲音大,那麼德國內政部就會取消給這個婦女組織的資助。

而我也知道我在花納稅人的錢,就是他的錢,所以「吃人家嘴短」,我當然要告訴他,這個錢花的值,對他本人有好處。

再看看中國,如果中共讓百姓知道他們交了那麼多稅,那麼他們還能停留在,政府為了他們做了什麼,他們就感激這個層面上嗎?

舉一個例子,一個人義務為大家服務,只要他做了一點事情,大家都覺得挺好,因為人家不要錢的嘛。如果人們給他300元工資,而他只干了200元的事情,人們就會批評他,如果他干了400元的事情,人們就會表揚他。但是,如果人們給他2000元工資,而他用欺騙的手段讓人們相信,人們只給了他300元工資,那麼就算他只干了400元的事情,人們還是會感激他。而實際上,他幹得遠遠不夠,早就應該被辭掉了。別人對他的感激是他騙來的。

中國人不知道自己給了政府多少錢,也就不知道這個政府應該為他們做多少事情。我的一個好友的父母就住在四川大地震震中旁邊的一個小城市,情況也是非常不好,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房子住。我的朋友告訴我說:政府告訴當地的人:「別處的情況更糟糕,要先救別的地方,你們就先自救吧。」當地很多人還覺得,政府說的對呀,我們比別人的情況好,我們應該把機會讓給更慘的人呀。都沒有想到說,我們是納稅人,我們給了政府那麼多錢,那麼不管災情多嚴重,政府救助我們都是應該做到的。

中共從來都不敢像西方被選民選出來的政黨那樣告訴民眾:「你們交了這麼多稅給政府,政府的責任就是在你們危難的時候幫助你們,如果沒有,那麼它就對不起他們交的稅,他們就應該被彈劾。」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新疆維吾爾人和北京奧運
1到7月賦稅 北市國稅增地方稅減
楊佳母親失蹤 家屬控警不作為
誰在操控楊佳案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武漢封城周年 上海再現隨地倒
【唐青看時事】台海挑釁 習拜川博弈內幕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