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隨筆
歷史不是一個人的獨行,誰做了什麼,一千雙一萬雙眼睛看著呢。編瞎話是沒用的,歷史是混不過去的。
近期,有美國宗教界圖書出版商提出,美中貿易衝突可能會導致加征「聖經稅」的問題。之後,美國總統川普免除了對《聖經》等與信仰相關的中國進口商品即將提高的關稅。川普此行表示了其對信仰自由的支持。川普在2018年2月的華盛頓特區第六十六屆國家祈禱早餐會上發言時曾說:「美國需要信仰才能強大!」美國副總統彭斯也曾於2018年表示,因為川普總統的關係,美國的擁有宗教信仰人...
中國是一個擁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國,史稱「神洲」,
最近一則博文廣泛流傳於網絡,很多人看後都是熱血沸騰,乃至爭相轉發。然而我卻從這文字裡看到了滿滿的陰謀。我先將其摘抄如下:
紐約市警局(NYPD)在每年的8月份都會在各警分局,分別在同一時間舉行「全國打擊犯罪夜」,雖然名字聽起來有點嚴肅,其實是警民共同聯歡會,目的是促進警民相互合作的和諧關係。
邪不勝正,善的最終會戰勝惡的。這是神給人留下的理念。中國古典舞,她不僅僅是一種藝術形式,她內在的精神體現了神傳文化的價值。好的中國舞演員同樣需要有這種修為才能成器。
看到很多香港的年輕孩子,近兩個月來為捍衛香港的民主、自由、法制的天賦人權,每天抗爭在街頭。
看人間世事,妙筆難繪,到今天,有必要做一些恢宏的詮釋了。為你而來,第二遍觀影,漸漸覺得,這是獻給世人的一部大片啊。
阿黃是小時候奶奶家養的小狗。不是名貴的品種,是學名叫做中華田園犬的本土黃犬,以前好多人家都養著那麼一條。阿黃們雖然樣貌平常,但幾千年的馴養下來,養成了忠誠好養不挑食的好品格,是六畜裡與人關係最為親近的陪伴。
反迫害20周年之際,法輪功學員華府集會,大遊行震撼美國首都。
台灣學者曾仕強曾多次回大陸講學。有一次,他講著講著,就流淚了。有學生問他:「老師,您為什麼流淚?」曾先生回答說:「真正的原因,是講到我們有這麼好的文化,卻不好好珍惜,還懷疑這、懷疑那。如果我們沒有好的文化也就算了,是祖宗不爭氣,可是我們的祖先那麼偉大、這樣了不起!我在國外讀過書,大可滿口講西方的東西,可是我沒有,因為珍貴我們的文化。有人居然生在福中不知福,想...
台灣,淡水,從這裡北望中原,我更加感受到了信心和希望。
加州自由主義最氾濫的地方非舊金山市莫屬,全國醫療保險工作者工會(National Union of Healthcare Workers, NUHW)組織醫務人員在位於Geary街的診所前集會罷工。他們主要訴求並非薪資和福利,而是要求診所多僱用員工。原來該市有很多兒童患有精神疾病,要等待6週才能見到治療師,集體治療時又十分擁擠,家長和孩子有時候需要坐在地板上...
遺愛湖是黃州人消夏的好去處。其名取自蘇東坡《遺愛亭記》中的「遺愛」二字。
三峽工程在巨大爭議中被強行上馬,從此,拆除三峽大壩的呼聲連綿不絕。在2019年這個「逢九之年」,在7月1日這個中共所謂「誕生日」,華裔獨立經濟學者冷山在他的推特上發出一張三峽大壩壩體變形對比照片,頓時引爆輿論。不少網民擔心,一旦潰壩,大片地區將生靈塗炭。
雖然我們被蒙上雙眼堵住雙耳而不能視聽, 雖然我們被束縛的身體且不能與你們同行。 但是我們在默默地關注香港的兄弟姐妹, 多麼想把英雄的香港兒女深深地擁入懷中。
事實上,在這個世界上,從不缺少神跡,缺少的恰恰是宣揚神跡的勇氣。
所以,我才會說,這裡讓我覺得非常「舒服」!有一種歸家的感覺。
記憶裡再難磨滅的今夏 烈日將光熱肆意拋灑 汗和淚還未落下已被蒸發 化作對良知的嚮往和牽掛 浩蕩行列中攜手你我他 一張張面孔被時間放大 眾心一念無謂咫尺天涯 不撤不退不作罷
這是中共害怕的人 它怕他們醒來 它每天都在害怕 怕洗腦的宣傳會失效 怕嚇人的假面被撕開 怕香港事件的聲音會越過高牆吵醒他們 怕這些人發現,他們害怕的大灰狼不過是個色厲內荏一肚壞水的丑蛤蟆 怕這些人看出,他們害怕的挨整挨斗,那不是中共厲害,而是他們上了當在自己斗自己
四百多年前的法國有一位卓越的「預言家」名叫諾查丹瑪斯,他生於1503年12月14日,卒於1566年7月2日。他以中世紀占星術為基礎,以他獨特的視角與特殊經歷記述了著名的預言巨著《諸世紀》,至今仍是被人參閱的神祕著作。 在《諸世紀》一千首預言詩中只有一首詩寫明了具體年代和月份,那就是預言我們當今世界的那首恐怖大王降臨:「一九九九年七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前二天好友黃兄忽然提醒,希望我們能打開心內的門窗去傾聽了解自由主義的想法,也許就會對他們一些激進的主張釋懷。很坦誠的表示,2016年總統大選時,受到小女的影響,我們不只是開了一扇大門,還在紐約民主黨的初選撰文支持了Bernie Sanders,原因是2015年小女Kari帶著芝加哥大學團隊在聖誕節到白宮給歐巴馬夫婦做了無打擊樂器的演唱,對總統夫婦的待人親切讚...
有個說法是,去一個國度一天,你可以寫一本書;去一個月,可寫一個章節;呆上一年,就只能寫一頁。就是說,了解的越多,可能發現內涵越豐富、水也越深,就不敢輕易下筆了。今年去荷蘭阿姆斯特丹,只呆了六個多小時,算半天吧,試著寫兩頁的觀感,姑且作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紀錄。
七月二號是呂東明先生去世一周年。 呂東明先生是程派第三代大師一級的藝術家,第二代是程硯秋先生自創流派後的曾經直接追隨他及這個流派的高華、趙榮琛、王吟秋,以及章遏雲、新艷秋及李薔華諸人。
本該把人命放在第一位的醫生、醫院,卻把錢財擺在了首位;本該救死扶傷的醫生、醫院,卻當起了奸商、在患者醫藥費上打起了算盤;可想而知,中國患者的處境是何等堪憂。
近年來,王岐山的真實政治地位和動向,成為觀察中共政局的一個敏感指標。為什麼?因為王岐山政治生涯的戲劇性跟習近平和中共命運產生了一種獨特的關聯,折射著中共滅亡路線圖的駁雜色彩。
我是昨晚其中一名,在立法會採訪的記者。執筆之際,政府剛公布凌晨四時見記者。不難想像,在輿論機器全開下,到了早上,進入立法會的年輕示威者們,已經統統被烙上「暴徒」的刺青。謹在此,寫下我所看到的,希望大家能看到更多,事情不同的面向。
昨天在香港的立法會,有一群年輕人衝擊立法會大樓,包括用鐵支、鐵鎚和鐵架衝撞外牆的玻璃,又破壞大樓外的圍欄。最後,他們衝進立法會議事廳,在大樓內各處塗鴉,最終於半夜零時前全體自願撤出。從畫面來看,他們的行為十分暴力,也引來不少批評。
曾幾何時,東方明珠的香港, 你是那樣令我嚮往, 林立的高樓伴著碧海、陽光, 我欣賞您的美麗,更讚美你那義膽、肝腸!
我拉著兒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警察帶著走進會見大廳。
共有約 311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