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禁公开使用与薄案密切关连的“6‧10”秘密机构

中共“6‧10办公室”的称谓被禁止公开使用 文件列“绝密”级别和要求以“原文回收”来销毁

人气 24

【大纪元2012年10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恩新闻综述)随着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因薄熙来案失势,中南海正禁止公开使用并暗中变相解散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6‧10办公室”,并竭力掩盖与薄熙来案有紧密关连的“6‧10办公室”惊人罪恶,这些罪恶曝光必触发中共垮台。

“6‧10办公室”是由江泽民一手建立的凌驾于中国宪法和现有法律之上、党政合一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半公开秘密特务机构,是一个类似纳粹德国“盖世太保”的机构,直接受命于江泽民。

江泽民效仿毛泽东发动文革 建立“6‧10”秘密机构

中共的“十七大”之后,血债累累的“6‧10”附属于中共政法委,其掌门老大是政法委书记周永康。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效仿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做法,成立“6‧10”秘密机构,其权力超越中共各部委,类似文革运动中的“中央文革小组”,并最终导致了围绕中共“十八大”的“薄、王事件”,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彻底曝光于全世界面前。

目前,正在中共最高层爆发的围绕中共“十八大”继承人的生死较量被中共党校称之为“三千年未有之大变”。这场由王立军夜奔美领馆引爆的中南海高层胡、温、习与江系血债帮的搏击几乎将中共所有现任高层和元老们都卷入其中,这似乎不再是一场高层的权斗,而是关乎中南海高层官员在中国历史上重大时刻的选择。

而这一切的发生均源自江泽民在1999年6月10号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恐怖组织。当年的江泽民不顾来自中共最高层其他六位常委的反对,一意孤行、出于莫名其妙的妒嫉心理开始了对“与国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的疯狂迫害。

在受到上下抵制、迫害难以为继的2001年年初,江泽民授意时任政法委书记的罗干:对法轮功的镇压绝对不能手软、不要怕事情搞大,要让共产党的命运同法轮功连在一起,让后来的继任者不敢给法轮功平反。

江的授意让正处心积虑、努力向高位爬的罗干心领神会。在罗干的直接指挥下,2001年1月23日,中共的“6‧10”系统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从而挑起了全国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

自此以后,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骤然升级,“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邪恶灭绝政策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并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对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摘取的罪恶。

拨开中共“十八大”生死搏击的重重迷雾,看看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曝光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一罪恶,“保党”还是“保命”、选择“正义”还是选择“邪恶”已经摆在每一个世人面前,尤其是中共的高层面前。

“6‧10”办公室的成立

1999年6月10日,中共成立了一个专职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其正式名称是“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其常设办事机构叫“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又因其成立时间简称“6‧10办公室”,属于党务部门。其相应的政府部门叫“国务院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内部还是叫“6‧10办公室”。

各级党委和政府都有相应的机构设置。由党委书记或主要的副书记主管各级党委的“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而“6‧10办公室”则由同级党委政法委的一名副书记负责。

“6‧10”的主任原来是刘京,2009年10月以后至今是李东生,级别是正部级。“6‧10”隶属于“第二权力中央”即中共政法委。

为了维持对一亿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必须耗费中共巨大的财政国力,同时将整个中国的司法系统拖入崩溃的状态。在法轮功问题上,胡锦涛与江泽民存在分歧。

江泽民在发动迫害后发现,不仅他的同僚朱镕基、乔石、李瑞环等人对镇压法轮功态度消极,就连继任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对法轮功问题,也尽可能保持低调。

“6‧10办公室”称谓被禁止公开使用 文件被列“绝密”级别

随着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2003年1月20日成立,和要求“妥善收集保存物证”的通知,中共“6‧10”系统更加注重操作的秘密性,“6‧10办公室”的称谓被禁止公开使用,文件被列为“绝密”级别,并采取“原文回收”等手法销毁迫害证据。

2003年以来,中共官方网页上有关“6‧10”的内容已被大量删除。

2003年10月15日,为了掩人耳目,在国际压力下,中国各省已经将原来的“6‧10办公室”改成了所谓的“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一般不再挂“政府”牌子而直接属“党委”,内部还是叫“6‧10办公室”。对外则称“6‧10办公室”已经被“撤销”。

中共对法轮功超过十三年的迫害,是中共全面践踏宪法和法律、杀戮和残害无辜民众的犯罪历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6‧10”办公室被中共给予了在全国范围内行使超越宪法和法律的非法权力,拥有随意操控任何国家机构尤其是公、检、法、司系统实施迫害的非法权力。

因为迫害本身就属于违法,所以“6‧10”的很多迫害政策都不发正式文件,而是口头或者电话通知。“不让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诉讼案“不接待、不受理、不解释”,同时更骇人听闻地出现了政府名义的活体摘取器官,这一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领导“6‧10”的中共政法委统管“公、检、法、司”,使得“6‧10”能把“公、检、法、司”整个系统调动起来,使整个公、检、法、司系统都直接卷入到了这场迫害中,成为这场迫害的中坚执行力量。

法律的缺失、国家法器的被破坏,也为各级官员肆无忌惮的贪腐打开了口子,整个国家陷入了无序和败坏中,国家处于崩溃的边缘。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2006年3月大纪元首次曝光了辽宁苏家屯血栓医院关押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其器官供出售、当场焚尸等骇人听闻的事件。之后,又有一位沈阳老军医作证,在全国约36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军方集中营,为器官活摘提供供体。

这些曝光,揭开了国际正义之士对这一“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的调查。“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实质运作进行了持续且深入的追踪调查,结果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

2006年4月20日,苏家屯的两位证人首次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证中共在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纪元)
2006年4月20日,苏家屯的两位证人首次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证中共在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纪元)

这一罪恶被大纪元曝光之后,又先后被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外交部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特派专员、著名国际人权专家曼弗瑞德‧诺瓦克、美国著名的新闻网络报《赫芬顿邮报》刊登的作家彼得‧沃辛顿的文章《中国发生的残忍的器官摘取》、美国著名杂志《全球事务》刊登的美国民主防卫基金会专家Ethan Gutmann的文章《苦痛的摘取:中国器官“捐献”的梦魇》等的调查所证实,并得出结论: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成立的,大面积的强迫掠夺一直存在着,并且今天还在继续着。

香港法轮功学员在呼吁制止中共迫害的游行队伍中,展示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王斌遭活摘器官的事实。(AFP)
香港法轮功学员在呼吁制止中共迫害的游行队伍中,展示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王斌遭活摘器官的事实。(AFP)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21次会议于2012年9月18日在联合国日内瓦万国宫开会,国际教育发展组织首席代表Karen Parker博士在联合国21届人权理事会上公开声明:“我们吁联合国在集体处决、健康权利和酷刑方面的特别专员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作为紧急要务进行调查。”该组织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强制摘除。

中共将“6‧10”犯罪组织延伸到整个社会的最基层

为达到迫害目标,中共将迫害机构延伸至最基层的政府机构和社会组织。规定了“组织机构”项目的强制内容,以保证基层“6‧10”的设置和切实运转。中共不仅在各级政府中建立“6‧10”机构,还在各居委、村委、事业单位、大企业、大学等各类非政府组织中相继建立了“6‧10”组织。将“6‧10”犯罪组织延伸到整个社会的最基层。
中共“6‧10”犯罪组织从中央渗透到全国最基层,其宗旨是明确的,就是贯彻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步步升级的灭绝政策,把迫害落实到底。“6‧10”的犯罪网络,犹如一只匍匐在中华大地上的毒虫,把最邪恶的触角伸到了每一个角落。

“6‧10”制造血雨腥风 堪比盖世太保

“盖世太保”是德语“秘密国家警察”缩写词的谐音译名,是指德国纳粹政权时期的秘密警察机构。盖世太保成立于1933年,1945年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宣判为犯罪组织。

作为中共党务机构的“6‧10”直接操纵公、检、法、司即公安机关、法律监督机关、审判机关及司法行政机关等国家机关,中共政法委本身就是非法的中共党务机构;中共党政合一的“6‧10”直接干预和控制国家机构及社会组织的权力,是完全非法的,是一个践踏法律、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黑社会犯罪组织。

对法轮功不计后果的镇压导致社会全方位的道德沦丧

任何一个正常社会,其主流都是抑恶扬善的。大面积对善良进行打压,必然放纵恶的因素。当信奉“真、善、忍”成为罪过的时候,谁还会愿意做好人呢?法律的缺失、国家法器的被破坏,也为各级官员肆无忌惮的贪腐打开了口子。

对修炼“真、善、忍”的一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直接摧毁了人性最善良的一面。其实很多中国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但因为对中共政权的恐惧,很多人选择了沉默,不敢公开谴责政府。

在这种心灵被扭曲、良知被扼杀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冷漠、道德沦丧、人心失控就不可避免。去年10月广东佛山发生的18个路人对于小悦悦的冷漠、以及各种食品和药品问题频出就是明证,今天的中国社会,出现了“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局面,都是因为迫害了信仰“真、善、忍”的人。

打造邪恶样板、表彰纵容迫害

中共在迫害中,要么完全不经过合法的司法程序,要么通过违法的司法审判把不放弃“真、善、忍”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投入各种迫害场所非法关押,并在这些关押场所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迫害和精神摧残。

为了树立迫害样板,邪恶的辽宁马三家教养院受到中共“6‧10办公室”的青睐,其后马三家教养院越发在迫害中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很多骇人听闻的迫害案例在马三家发生。

2000年10月,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后,投入男牢,任由犯人凌辱。马三家教养院在中共“6‧10”的栽培下,在迫害中成了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场所,许多在其它迫害场所拒绝“转化”、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转到马三家教养院。

2006年3月,更有证人指证,马三家教养院也是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迫害场所之一。

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明慧资料库)
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明慧资料库)

密令“彻底铲除”、“可以开枪打死”

2001年1月23日(农历庚辰年腊月二十九日)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制造和导演“自焚”骗局,一时间欺骗了很多民众。在之后的一年里,大陆法轮功学员们通过各种方式、各种渠道传播真相,使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功真相和中共迫害的真相;从长春开始,大陆各地还纷纷宣布了每年的5月13日为“法轮大法日”。

2002年大年前夕,“6‧10办公室”头目刘京在长春南湖宾馆召开部署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上,暴跳如雷地批评吉林省“工作不力”,下达了“彻底铲除”的死令,并在这次会议上提出了对贴标语、挂条幅的法轮功学员“可以开枪打死”。

法轮功学员插播真相 江泽民疯狂“杀无赦”

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罕见地播出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播放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该有线电视网是长春市覆盖面最大的有线电视台,当时有用户三十万,观众逾百万人。

法轮功学员正义果敢的插播行动,打破了中共对法轮功真相的封锁,在中国大陆引起极大震动,很多民众因此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此事惊动了中共高层以及从中央到地方的各层“6‧10”,江泽民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吉林“6‧10”和公安进行了疯狂抓捕,5,000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大抓捕中,至少7人被打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徒刑。其中,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和刘成军被非法判刑19年(两人先后已被迫害致死),周润君被非法判刑20年,成为自1999年7月至当时被中共非法判刑最重的法轮功学员。

“6‧10”运作诡秘公然犯罪、极力掩盖恐怖罪行

中共“6‧10办公室”由江泽民下令成立,运作诡秘,许多迫害法轮功的密令诸如“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打死算自杀”等均通过“6‧10”秘密下达。前“6‧10”头子罗干曾在全国范围内多次指示“严打”法轮功,并亲自到各地部署、指挥、监控迫害的具体实施。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早期虽然“6‧10办公室”能在新闻报导中见到,当时它并不见于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公开机构名单,因此是一个非法的秘密组织。

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刘京在2001年2月27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就有意回避日本东京新闻记者关于“6‧10办公室”的问题。

多年来,北京“6‧10”上级一直都在用“指示”、“口头传达”等手法下达密令。

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尽管中共上下公开宣传法轮功为“邪教”,然而在2005年4月9日,公安部颁布《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5]39号)。文中认定了14种所谓的邪教组织,但没有提到法轮功。

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邪教组织有7个,也没有将法轮功列入其中。由此可见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即使在中共国务院内部,甚至公安部内部都存在严重分歧,主流意见根本就不认可将法轮功定为“邪教”。

“邪教”一词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1999年10月26日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叫嚣称“法轮功是邪教”;次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便紧跟形势发表了《“法轮功”就是邪教》的文章。这是个人和媒体的表述,无任何法律依据,完全是非法的诽谤。

北京著名的维权律师莫少平表示,无论从刑法的三百条还是全国人大的决定,以及两高的解释里面都没有明确说法轮功是“邪教”,只有“两高”颁布司法解释的内部通知里面才确认说法轮功是“邪教”,而“两高”在公开的档案中又不认定法轮功是“邪教”,两高的这个通知本身是不符合中国立法的规定。

相反,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而且具足世界公认的邪教之所有特征。

中共崇拜教主、唯我独尊

共产党领袖的图像要悬挂起来让人膜拜,领袖的绝对领导权不容质疑。毛泽东成为“红太阳,大救星”,毛泽东的话也是一句顶万句,人人读“红宝书”、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身为“普通党员”的邓小平曾太上皇式地主宰中国政治;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连标点符号算在内才40余字,却被中共四中全会的决定笑话式地标榜为“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创造性地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继承和发展。”

中共暴力洗脑、精神控制、组织严密能进不能出

共产党的组织十分严密,发展党员要两个介绍人,入党要宣誓永远忠于党,要交党费,过组织生活还要集体政治学习。党组织遍及所有城镇乡村,不但控制党内成员也对群众进行控制。

共产党在历史上多次“清党、整风、抓叛徒、整党”等,唯一目的就是利用暴力恐怖手段来巩固“党性”,使党徒永远与党保持一致。入党如卖身,党可以开除党员个人,但是党员却永不能脱离共产党。如果退党,就是叛徒。

尤其是文革时代,党要你死,你就不能活,党要你活,你就不能死,如果自杀了,那是“自绝于人民”,家人也要因此受到株连。

中共反人类、反道德、反人性

共产党破坏传统文化,把传统、道德、人伦说成是封建迷信和反动,并以革命的名义铲除。文革中,共产党挑动夫妻相互检举揭发、学生打老师、父子反目、红卫兵滥杀无辜,造反派打砸抢等违背传统人伦的种种乱象,正是共产党扼杀人性的结果。如今的中国,道德飞速下滑:婚外情、包二奶包三奶,娼妓遍地,笑贫不笑娼;各种有毒食品泛滥市场;过去医生被尊为“白衣天使”,如今被称为“披着白衣的狼”。

中共崇尚暴力、蔑视生命

中共篡权的历史是用谎言和鲜血写就的历史,中共发动的历次运动造成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共的邪教本性决定了中共永远不会停止杀人。毛泽东曾讲过,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来一次;而邓小平“六‧四”镇压学生时称,杀二十万换取二十年稳定;江泽民则称,要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中共“第二权力中央”的权力继承人是薄熙来

中共在“六‧四”之后就开始强化政法委的作用,但政法委还只是管理公、检、法、司的。江泽民为了更有效地打压法轮功,在政法委的基础上建立了“6‧10”,“6‧10”在统管公、检、法、司的同时,还有权干涉特务、外交、财政、军队、武警、医疗、通信等各个领域,“6‧10”就成了能够调集全国几乎所有资源的特权机构,使之成为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之外的“第二权力中央”。

当时这个“第二权力中央”由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也是江泽民密友李岚清负责,由罗干具体指挥和督办,而这权力中央直接受江泽民的控制,中共“十七大”之后“第二权力中央”的掌门人是现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十八大”前夕中南海激烈的权力搏击的焦点是:江泽民、周永康要将“第二权力中央”的继承人、手上沾有法轮功血债的薄熙来推进中共最高权力层,并策划2014年通过政变,逼退或逮捕习近平,而由薄熙来取而代之。

据知情人透露,2004年当胡、温接管江泽民留下来的烂摊子,发现国库巨额资金被掏空时,气愤得差点骂娘。江泽民不断偷偷把国库里的钱拿来用于镇压法轮功。

中共国家计委的一位官员私下透露说,中共用于镇压、迫害法轮功民众的所谓维稳费用早已超过国防军费开支,最高时动用了相当于四分之三国民生产总值的资源,把中国经济带入深重危机中。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曾表示,政法委作为中共执政党的下设部门,是干预中国司法的机构,最终走向消亡是必然趋势。他认为,政法委使得中国司法底线不保,司法公正无法确立,从而导致中国社会矛盾积蓄发酵。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臧山分析说,政法委一直把持在江系手中,包括“6‧10”,政法委的权力无限膨胀,以“维稳”的名义使经费无上限,超过了军费,并控制舆论,笔杆子和枪杆子抓在手中,成为过去十多年来控制中国的核心、牵制胡、温政府的“第二权力中央”。

据来自中共高层的消息人士透露,就在2001年初,当江泽民打压法轮功受到中共高层和民间抵制难以为继的时候,江泽民授意罗干政法委系统:对法轮功的镇压绝对不能手软、不要怕事情搞大,要让共产党的命运同法轮功连在一起,让后来人(指胡锦涛等中共党魁的继任者)不敢给法轮功平反。

从此以后,中共政法委对法轮功的打压骤然升级,“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邪恶灭绝政策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2001年1月23日,中共政法委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自此以后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开始实施。

正如今天人们所看到的,由盖世太保“6‧10”发展起来的中共“第二权力中央”终于演变成了围绕“十八大”的“薄、王事件”,将中共的“第二权力中央”彻底曝光于世人面前。

与此同时,对法轮功长达13年的迫害、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这一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的大曝光也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这一亘古未有的正邪较量已经清清楚楚地摆在世人面前,剩下的仅仅是“选择”。

13世纪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先驱但丁‧阿利吉耶里在《神曲》中说过的:“地狱里最炽热之处,是留给那些在出现重大道德危机时,仍要保持中立的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610办操控  冀法轮功学员无辜遭迫害
历史今日:国际谴责 “610”易名再行恶
解民心:中共庇护下的黑社会——“610”系统
中共第二权力中央曝光  体制内独特“跛脚鸭” 现象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再访密西根演讲 双方争夺激烈
【珍言真语】马仲仪:港康码将上路 免检有漏洞
【远见快评】司法部查亨特说明3点 五中释信号
车评:双色多变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闻看点】备战动员?五中公报泄习心头大患
【拍案惊奇】美大选“神算”开口 中共甩锅新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