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花季少女遭受网络欺凌自杀悲剧重现

父母社会伸援手 教孩子面对欺凌

人气 11
标签:

【大纪元2012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卑诗省15岁女中学生托德(Amanda Todd)10月初自杀身亡,虽然警方不公布死因,但网络欺凌是主因之一,此案引起加拿大和国际上关注。在网络信息日益发展的当下,如何防范青少年遭受网络欺凌,帮助饱受欺凌的孩子走出阴影,避免他们走向绝路,成为加拿大各界讨论的焦点。

15岁的托德自杀前在YouTube网站讲述了她数年来在网上被欺凌,在学校被孤立的故事,但还是没能摆脱自杀的命运。目前,皇家骑警已介入调查此案,该案也引起国际关注。据皇家骑警称,他们有20人参与这个调查,已经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过400个报料。

10月15日,加拿大国会也就一项针对网络欺凌的动议展开辩论。新民主党国会议员Dany Morin提出这项动议。动议主要是提议增加预防力度,包括增加注资,支持反对欺凌的机构。

Morin说:“现在有网络欺凌,有社交媒体,这问题已经发展到接近爆裂点。”

国际知名网络安全及父母子女互联网教育专家、律师阿夫塔卜(Parry Aftab)称托德的故事令人伤感,对未能避免其自杀感到遗憾。阿夫塔卜对《大纪元》说:“她贴出信息,要自杀。人们看到了,但没有任何行动。”

“我认为有很多干预的时机,这么多不同方式,可以使她不至于失去生命。” 阿夫塔卜说:“但每一个都没有成事。”

阿夫塔卜认为,教育年轻人学会如何使用网络,如何应对网络欺凌是关键,但社会在这方面做得不够。

多伦多家和专业辅导中心总干事区慕启对《大纪元》说,有些华人移民学生英文不好,受欺凌更严重。他赞成政府加大力度去应对此问题。

按BullyingCanada.ca数据,4年级至6年级学生中,约10%的人曾欺凌他人,25%的人被欺凌。2008年,多伦多大学社会学教授Faye Mishna调查了多伦多地区2,186名6至11年级的学生,发现21%的人在网络上被欺凌。

欺凌受害者需要社会帮助

网络欺凌是指使用IT技术,比如电邮、手机、电子简讯、网页来支持有意的、重复的、敌意的行为,比如戏弄、威胁、性骚扰的语言等,或把令人尴尬 的照片、短片或声音放上网供人浏览、把别人的是非在网上传开、在网上附和取笑别人、造谣等。这种行为的特点是难以追查欺凌者的真正身份,导致监管困难;同时,信息一经散播,对被欺凌者可能造成巨大和长远的伤害。

网络欺凌涉及从7岁到大学毕业的年轻人。7岁的小孩就会互相偷密码,然后在网络上互相伤害,被欺凌者特点之一是不愿意告诉父母,但他们的朋友会知道。

调查发现,95%的年轻人不会告诉父母他们在网络上被欺凌。 阿夫塔卜说:“他们有76个原因不告诉父母。但其他人知道,学校学生知道,网上其他孩子知道,学校老师及校长通常也会知道,兄弟姐妹知道。只有父母被瞒着。”

阿夫塔卜参与的一个反对网络欺凌的计划叫“不做旁观者,要行动”(Don’t Stand by,Stand up),教育年轻人在看到某人在网络上被欺凌,说要自杀时,或看到其它问题时,应该如何行动,去什么地方报告及获得帮助。她说:“学习如何去帮助当事人,同时不会使自己遇到危险。 ”

她说,任何受到欺凌的人,都有伤害自己或伤害他人的风险。他们的生活会变得不正常,会伤害自己,不去上学,或欺负兄弟姐妹。“你不知道他们想自杀,但可以知道他们在承受痛苦。”

通常看到这些事的是年轻人,所以需要教他们如何行动。阿夫塔卜说:“我们总是谈欺凌者,很少谈那么想提供帮助的人。其实想帮助的人比想伤害的人数量多很多,我们需要教育那些想帮助的人,可以做什么,如何做。”

“人都有这样的责任,去帮助在受痛苦的年轻人。”

阿夫塔卜认为,目前有关网络骚扰的法律,已涵盖针对年轻人的网络欺凌。要减少网络欺凌不需要新法律,但需要更多投入,去教会年轻人如何使用网络,“在让他们使用互联网技术前,须要教会他们技能。”

她解释说,人们看到犯罪时会报警,看到着火会使用灭火器,但看到网络欺凌时,不知如何行动。比如在Facebook或Google上发现有人威胁自杀,没有想到要向网站报告。其实网站收到报告后,会马上行动找到必要帮助。“但很多人没有去报告,认为不是自己的问题。”

阿夫塔卜认为,学校现教育也不够,通常只限于“不做这,不做那。”她说:“很多孩子对我说,不要告诉我不能做什么,告诉我可以做什么。”

父母要发挥作用

黄先生的儿子11岁,在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上网。黄先生说,他儿子发现父母走过来,就会把正在看的东西关了,很怕父母知道他在做什么。不过,他发现儿子也知道学校教的一些上网规则,不去看那些不健康网站。

他说:“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孩子,你不让他上网的话,他就要去同学家玩,结果很可能也是在上网。”

不过,在对付网络欺凌中,父母角色不可忽视。阿夫塔卜称,父母可能不知道孩子被欺凌,但孩子难受时应该知道,应该留意到他们的生活已经不像正常时候的样子。“当你发现孩子表现出痛苦,有风险时,你必须马上寻找专业帮助。”

她说,孩子没有朋友,把自己关在网络里,这些行为本来就是在告诉父母,有东西不对了。“作为父母,必须去弄清楚是什么东西出了问题。”

“其实,大部分情况下,父母知道了也不知道怎么做。”阿夫塔卜说,“他们会说,站起来,要坚强。”

她说,通常父母不但不知道怎么办,还会做错。正确办法是去找专业帮助,“没有专业帮助,任何人都可能因此失去生命。所以必须找到帮助,去学校找辅导员、心理学家等,必须为欺凌受害者找到某种帮助。”

区慕启称,有些华人学生被欺凌,导致打架,有些就不敢出声,默默承受。有些父母会埋怨子女做得不好,才导致被人欺负,结果“使孩子觉得很惨,觉得没人帮他们。”

他说,有些父母不知如何处理,来中心寻求帮助。“我们建议,无论是什么原因,都要帮孩子。”有父母的支持,被欺凌的孩子感觉会好很多。

区慕启认为父母应该与学校交流子女被欺凌的事。他说,有些学生怕学校知道这些事,父母应该说服孩子,一起去见老师。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南澳学校应警惕针对教师网络欺凌
网络欺凌酿悲剧 社交媒体添火浇油
协警缉获逾九十磅毒品 美加州巡逻犬立大功
霍利提法案 打击谷歌亚马逊等公司巨大权力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美3舰围辽宁号 温家宝碰禁区遭封?
【未解之谜】报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转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