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铁道系统行贿成风 高管携大面额欧元随时送人

人气 19

【大纪元2013年05月03日讯】中共铁道系统内行贿成风,同一集团的子公司为了业务竞争,竞相向中共铁道部官员行贿。行贿者随身携带大面值欧元,称这样做主要考虑到打点关系比较方便,由于人民币体积比较大,送起来不方便,如果是欧元就不明显,别人收起来也方便。

为承接工程 行贿已成行业潜规则

“我真的不能说,希望你们能理解。”请求不要继续追问的李汝军并非在接受陆媒记者采访,坐在他对面的是中共铁道部窝案专案组。面对项目组的查问,李汝军说,工程企业在招投标过程中行贿拿项目是潜规则,他因此给很多人送过红包,“真的不能说出这些人是谁,说了我就没法做人了,以后谁还敢和我们企业打交道”。

李汝军是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公司(下称中铁电气化)副总经理。2011年7月14日,李汝军因涉嫌贪污罪、单位受贿罪被拘留。

据大陆媒体报导,李汝军所在的中铁电气化是中国铁建的下属子公司,中国铁建在2011年“全球225家最大承包商”中位列第一。这样一个大型国有上市公司,其公司的高管以行贿拿项目的事实,已在刘志军窝案系列中多次上榜。

报导称,为承接铁道部的工程,中国铁建下属的几十家子公司都成了竞争对手,在中共铁道部项目的投标过程中,这些公司为了承接项目,都遵循着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为方便行贿 随身携带大面额欧元

就在李汝军落马的20天前,2011年6月,时任中共铁道部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被“双规”。据悉,李汝军曾在向莆线电气化改造工程中与邵力平打过交道。

为了能打开南昌铁路局的业务,2008年下半年或2009年上半年,李汝军告诉中铁建电化局第四工程公司董事长肖勇准备相当于100万人民币的欧元。李汝军称,他已记不清具体数额,但兑换了不到10万欧元,面值均是500元一张,肖勇用信封装起来给了李汝军。

李汝军平时便将这些欧元放在包里。他称,这样做主要考虑到打点关系比较方便,送起来好送,人民币体积比较大,100万便是一大捆,送起来不方便,如果是欧元的话就不明显,别人收起来也方便。

至于这10万欧元的去处,李汝军称,5万欧元送了人,另外5万欧元放在好友马克明那里用于炒汇。

李汝军被问到将5万欧元给了谁,他称:“我真的不能说,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是工程企业,在这个领域有些风气是潜规则”。他称,在招标、评标过程中,一般送给人2000欧元、4000欧元,最多送1万欧元,这5万欧元便给了许多人,人也比较分散,“我真的不能说出这些人是谁,说了我就没法做人了,不仅如此,以后谁还敢和我们企业打交道”。

调查数据显示,2009年时,李汝军曾因南昌铁路局的工程给过他早年在铁道部第四勘察设计院工作时认识的一个熟人姚烈光2万欧元,主要目的是通过姚烈光打通邵力平的关系,因此前姚烈光跟李汝军说,他跟邵力平的妻子刘虹比较熟。李汝军回忆称,当时姚烈光跟他说邵力平的妻子或儿子过生日,他要去老邵家拜访,李汝军便借着这个理由给了其2万欧元。

而剩下的3万欧元李汝军则给了5个人,分别是负责中铁电气化投标的厦深项目的东南公司专业工程师赖志强1000欧元,东南公司副总经理陈国顺2000欧元,东南公司技术部装备部部长乐宁3000欧元,东南公司当时的总工程师宗德民4000欧元,两个1万欧元给向莆线指挥长王建盛。

这些送钱的事发生在2009-2010年之间,李汝军称,送钱的顺序他早已记不清。

至于放在好友马克明那里炒汇的5万欧元,马克明称他并不知道这笔欧元是公款,他认为这是李汝军自己的钱。

据李汝军供述称,当时想着若公司没有追究这5万欧元,他就准备将这5万欧元据为己有。调查组人员问其这5万欧元的性质时,李汝军承认自己贪污了这5万欧元,并称愿意把这笔钱退还。

2011年7月14日,李汝军在北京国航俱乐部接受检察机关人员的询问时让办案人员理解他在工作中送红包的行贿事实,并称招投标领域里有一些潜规则,这是社会风气不好,他也很无奈。

(责任编辑:徐亦扬)

相关新闻
带领铁道部腐败 外媒聚焦中共踢走刘志军
煤炭女傍刘志军狂赚40亿  刘获巨金美女回报
刘志军案内幕曝光 包养新版红楼梦女演员
中国高铁工地殴斗爆出贿标疑案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中共病毒”祸及全球 引发反共潮
【纪元播报】程晓农:疫情正在改变世界
【新闻看点】抗疫外交遇退货潮 北京连遭问责
【直播】3·31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8万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卫生高官:中共颠倒黑白 甩锅美国
【现场视频】中共病毒冲击 出租车停运 司机要求免租三个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