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新华社女记者的反腐厄运

人气 192
标签: , ,

【大纪元2014年05月29日讯】5月19日晚十时,刚刚作了肠癌切除手术的新华社原《人居》杂志记者齐力被推进北京解放军某部总医院重症监护室,经受着人生命运的严峻考验。这一天,恰恰也是她与另一名新华社记者冯杰遭受冤狱错案的九周年纪念日。

2005年5月19日,她和同事冯杰因举报新华社个别贪官的青岛土地腐败,被腐败贪官倒打一耙,构陷伪证和多种罪名,先后投入监牢,从此开始了人间炼狱和漫长的上诉抗争之途。

此案惊动高层

四年后,最高人民法院查明并认定记者案件是一个错案,齐力、冯杰先后两次被两级法院宣判无罪;五年后,他们举报的涉案腐败分子之一的新华社青岛支社原社长刘海民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八年后,举报人之一的冯杰被恢复记者工作,但另一举报人齐力仍在蒙受不白之冤。

记者举报腐败相继被查

1995年,齐力被人招聘到新华社山东分社,有人蒙骗并颁发给她“新华社记者证”,实际上是在新华社山东分社从事多个部门的经营工作,长达八年。2003年,她被调聘为新华社《人居》杂志记者,在山东地区继续为新华总社所属的《人居》杂志采编稿件,并代理经营任务。

2003年5月,国家审计署、国土资源部等“五部委”在青岛崂山等地清理违法占地,新华社青岛支社的两宗非法用地曝光。《中国审计》等媒体曾对此进行了报导。这两宗土地,是在齐力的同事、另一名新华社记者冯杰采写、新华社播发《崂山面临“灭顶之灾”》等系列批评报导后,青岛支社原社长刘海民趁机出具公函,向崂山区委原书记王雁要求划拨的“新华社办公用地”。其中一宗42亩位于青岛市黄金地段,刘海民秘密倒卖给两家个体开发商,分别建成“碧佛利山庄”和“碧佛林山庄”,售出的商品房达4万平方米,涉案约6亿元。

国家划拨的办公用地,摇身一变而成了商住用地,本属国家受益的土地出让金、契税和巨额房产利益,神秘蒸发。

随着“五部委”对崂山土地非法开发的查实,王雁、于志军等一批地方贪官被逮捕法办,震惊全国的“崂山土地大案”案发,但在新华社高官庇护下,涉案的新华社官员没有受到任何处理。

2003年8月,冯杰和青岛支社职工质疑并批评新华社内部的土地腐败及其包庇犯罪,依据程序向上级组织实名举报土地腐败,齐力也当面向总社相关领导控告腐败,由此引来杀身之祸,相继被查。

真记者被诬告为“假记者”

2003年11月,新华社监察局张彦民等人随着“视察”的新华社社长田聪明到山东分社,公开调查冯杰等人举报的青岛土地腐败大案,却“查无问题”。随后,个别人调转枪口,秘密串谋调查举报人。不久,诬告冯杰“违规索取宣传费”、诬告齐力为“社会不法人员、无业人员”的匿名信集中出笼。

2005年5月初,冯杰向新华社社长田聪明实名举报山东分社社长张民华、青岛支社社长刘海民和总社纪检干部张彦民在崂山土地大案中涉嫌腐败及打击报复举报人等问题。5月10日,新华社却派张彦民等人对冯杰立案审查,审查全程被完整的记录在一张录音光盘上:

纪检干部宣读新华社监察局对冯杰的立案审查决定后,双方针锋相对,争辩激烈。

张彦民宣读他认定冯杰触犯到的几大罪名刑法量刑标准;

冯杰:“按你的说法,杀头都可以了,我都被判死(刑)了”

张彦民:“你死了,你活该!”……“领导叫你死,你就得死!”一位内幕知情者事后称:“田聪明直接指示张民华找山东省委书记,要张高丽在他的电话记录上签字,交省政法委和省公安厅逮捕冯杰。在中国,有这样部门直接出面干涉司法,逮捕自己手下人的吗?这不是明显的打击报复整人吗?”

2005年5月19日,冯杰举报的张民华和张彦民,率领山东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干警,拥进省立医院病房,以“敲诈勒索”的罪名,强行拔掉针头,把正在输液的冯杰秘密抓走。

不久,被贪官出具众多伪证、诬告为“假记者”的新华社《人居》杂志记者齐力又遭拘捕。

司法审查:新华社出具大量伪证

连续四天三夜80多个小时的刑讯逼供,让记者忍受了难以名状的痛楚。冻、饿、晒、烤、疲劳审讯等非法取证37天,“敲诈勒索”罪仍不成立,但在青岛贪官杜世成等人的合谋下,被改以“诈骗”罪名强行逮捕。

为株连治罪,新华社一批知情者和举报者受到排查或处理。

十个月的反复侦查,证据不足,检察院决定撤诉。但张民华急赴青岛,导致强行起诉。又经十个月的三次公开审理,一审法院查明了所谓的诈骗犯罪指控,实质上是冯杰介绍齐力完成社办报刊广告代理业务、为新华社创收的基本事实,俗称“拉广告”。

起诉书指控的焦点,是冯杰虚构齐力的记者身份。而法庭查明的真相是,齐力的经营人员和记者身份,是山东分社和新华社《人居》杂志社授予并公示的,不是冯杰虚构的。

法庭查明,冯杰只是一个介绍人,没有参入经营和分配,分文未得。两位记者主观上没有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客观上没有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也没有占有他人财物的结果。

新华社个别人为诬告陷害反腐记者,出具了大量的伪证:

《参考消息》山东版是山东分社自1996年创办多年的创收平台,齐力曾为此拉过广告,新华社却谎称没有办过山东版;直至齐力律师出示了原山东省委书记赵志浩、原省长李春亭、原省人大主任李振、原分社社长梁星宝等领导祝贺山东版创刊的题词,才戳穿了新华社个别人的谎言和伪证。

山东分社诬陷齐力是社会上的“无业不法人员”;经法庭查实,齐力自1995年就被聘约山东分社工作,有多年的工资档案和诸多旁证,直至2003年,整整八年的工作经历,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

齐力自2003年被聘约新华社《人居》杂志记者,直至2005年案发时,《人居》杂志上每一期的“记者部”名单上都刊有齐力的名字,并有多篇署名“人居记者:齐力”的文章和照片,总编辑刘广军曾亲笔书写了多封“记者介绍信”,案发后却谎称齐力是“假记者”;直至法庭传讯,司法鉴定,证实是刘广军出具伪证……

庭审查明,新华社移交司法的40余份证言和公函,伪证多达37份,令人震惊。一审法庭上,北京律师团队轮番质证辩论,运用事实和刑事证据的法律性、客观性、真实性、一致性及因果关系的连带性原则,逐渐还原出反腐记者被诬告陷害的事件真相。

记者无罪:八大罪名莫须有

一审法院前后两个合议庭均认定记者无罪,但在上级权力的粗暴干涉下,2007年2月3日,法院还是以“诈骗罪”罪名,强行判决齐力、冯杰两名记者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酿出冤案。

面对权大还是法大,中国法学会刑法研究会会长赵秉志及周道鸾、陈兴良、张明楷、陈卫东、田文昌等著名专家对本案进行了联合论证,结论是:冯杰介绍和齐力为社办报刊代理广告的行为不符合诈骗罪的构造,记者没有虚构事实和占有他人财物,不构成诈骗罪。

法学专家指出,青岛公、检、法几道司法程序,没能阻止冤假错案的发生,令人遗憾。2007年7月25日,青岛二审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律师指出:一审判决的认定事实和法律适用严重不当,没有受害人的诈骗案是一大新闻,如果就此强判记者诈骗罪,那么,中国有“拉广告”行为的数十万记者都会成为诈骗犯。

开庭之后,久拖不判,长达两年。

有人罗列出八大罪名,均不成立,二审期间长达745天没有结案,后上报多种罪名请示至北京。

最高人民法院全面慎重的阅卷审查案件,表现出的法治精神和证据原则令人尊重。2009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一纸权威结论,为权法之间摇摆不定的案件明确定性:记者无罪。

二审法院却裁定:发回重审。新华社有人在三级法院上下穿梭,案件又久拖不判。2009年11月3日,一审法院重新开庭审查后,依法判决:被告人冯杰无罪。被告人齐力无罪。

但新华社频繁干涉司法的后果,是在《无罪判决书》中强加违纪猜测,记者当庭抗议,提出上诉。

司法判决猜测记者违纪,根源于新华社个别人散布的“新华社不搞经营”的谎言。但事实真相是,伴随着经营体制改革,新华社内部几十年经营不断,近年来大力提倡。面对莫须有的违纪猜测,冯杰针对性地提交了几十份证实没有违规违纪的原始证据。2010年2月3日,青岛二审法院纠正了一审法院对冯杰、齐力二人共同行为的错误认定,否决了对冯杰撰写批评报导的不实猜测,下达了纠正一审错误、维持记者无罪无错的终审判决。

经过长达5年7次公开或秘密开庭的司法审查,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的两次无罪无错判决,不仅从法律层面上、还从纪律层面上,查明了记者无罪、无错真相,彻底还以清白。

法律的正义最终赢取了胜利,律师慨然赋诗:冰心一片天地间,利刃高举反贪官;冤案昭雪化冰时,四载辛酸终见天。

权大还是法大 正义何以迟来

两级人民法院对齐力在新华社工作十年的经历和《人居》杂志记者的身份予以确认,《国家赔偿书》明确认定:“齐力,新华社《人居》杂志记者”。这与新华社个别人提交给警方《报案材料》中诬告其为“社会不法人员”、“无业人员”和“分社从没有齐力这个人”等诬陷材料形成鲜明对照。

新华社新一届领导对记者案件“高度重视”,2013年8月2日,相关部门召开协调会,决定对冯杰、齐力恢复工作。但下发的《会议纪要》显示,并没有对记者的冤狱错案和反腐受害的案件性质作出认定,没有给出定性准确的组织结论,没有予以恢复名誉和平反昭雪,更没有对记者齐力恢复工作、恢复名誉、恢复待遇。

要求隐去姓名的同事说,新华社仅仅公布让冯杰上班,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还是一头雾水。面对尴尬的处境,记者发问:一个反腐举报人,难道只有被逮捕、被判刑、被管治、被禁言的命运吗!

律师指称,无论怎样推理,冯杰举报贪官污吏、无私帮助他人的两大行为,没有过错。但让反腐记者遭受冤狱厄运长达九年并继续边缘化,实质上是对反腐举报人的一种持续打击报复。

记者面见中央巡视组时提出要求:1、彻查严惩涉案青岛、济南等地的腐败分子和渎职包庇分子;2、对制造记者冤狱错案的渎职官员进行责任追究;3、恢复两名记者的工作、名誉、待遇,组织上给出公正结论,妥善安置,彻底平反昭雪。

而齐力一方,常年的冤狱错案,让她痛不欲生。她在鸣冤信中,如泣如诉的控告了冤狱造成的悲惨命运:阳光、空气和自由、平等,是人类生存的最基本条件,但我在被非法羁押期间,完全被剥夺了人生自由,人格尊严遭到无情剥夺,生命权、人格权、名誉权等惨遭践踏,基本的人权不得保障……长期的营养不良、严重贫血,导致骨瘦如柴、血管扁瘪,多次晕厥抢救时,针头都扎不进血管……

残酷的冤狱折磨,新华社个别人的无情冷漠,带给齐力及其家人致命的打击,不久前,饱尝苦难、备受惊吓的老母亲撒手西去;常年的严重营养不良和极度贫血,让齐力的血红蛋白仅仅剩下不足2克,生命垂危,经医院紧急抢救,发现已身患肠癌;常年的愤懑、压抑、忧虑,让家人身心受到严重摧残,齐力的弟弟、小妹相继罹患癌症,全家人陷入几近绝望的境地……

记者反腐受害的悲惨命运幕后,是新华社个别高官一手掩盖的惊天腐败大案。

中国国家宪法和法律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经营土地”,但新华社个别官员在青岛、济南等地非法经营倒卖多宗土地,涉案422亩,案值高达三十多亿元。记者在控告信中称,他们举报的土地腐案,无论从涉案金额上,还是从涉案高官级别上,以及对反腐举报人制造冤狱“杀人灭口”、包庇腐败分子逍遥法外的涉案性质上,已成为新华社八十多年历史上的最大贪渎腐败案件。

一份内幕材料披露:当年,新华社以自己办案为由,不让地方和检察机关插手,把青岛土地案包庇下来,办了一半,需要找当事人王雁核对,眼看合伙经营土地案要暴露,田聪明坚决不同意与狱中的王雁核对,把新华社土地腐败大案掩盖起来。有人阻挠将新华社“双开”的犯罪嫌疑人移交司法,害怕咬出一大串案和一大窝案。律师称:(新华社监察局)把已经查实的犯罪嫌疑人不能认定和移交司法,涉嫌渎职和包庇犯罪。

在记者的持续举报下,最高人民检察院曾指示基层检察院再次调查青岛土地腐案,犯罪嫌疑人基本被锁定,但嫌犯妻子数度跑北京,求见新华社的保护伞,土地腐案调查中止,再次成为悬案。

迟到的正义,还在徘徊。

(注:田聪明现为中国记者协会主席;全文约4600字,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经得起历史检验)

(责任编辑:魏敏)

相关新闻
彭博社: 共产党打击腐败 关键是谁将成为靶子
卫报:受置疑的习近平反腐言辞
中纪委唯一女常委曾查办杜世成 案涉暗杀胡锦涛
美联社:李春城下台很突然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巴二千飞弹袭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时事军事】B-21轰炸机明年首飞 飞龙-2凑热闹
【财商天下】脑力赌未来 美团败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