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学兼任助理投保 台学者:有劳动事实应纳保

劳动部认定学生与校方处于雇佣关系 学校须为其纳保 有教师也呼吁有劳动事实就应受到劳动保障

人气: 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

【大纪元2015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庄丽存台湾台北报导)大专校院兼任助理纳保争议已有近3年了,究竟学生在校打工是否应受《劳基法》保障,学生团体经过一连串抗争,今年6月劳动部公布“专科以上学校兼任助理劳动权益保障指导原则”,认定学生兼任助理与校方若有对价关系,就属于雇佣关系,学校必须为其投保劳健保、办理退休金,但这也引发学校不满,有的学校甚至将停聘工读生,以减轻财政负担。

为了加强保障学生权益,教育部后来也订定相关兼任助理劳动权益保障处理原则,将兼任助理分为“学习型和劳动型”,仅提供劳动型的兼任助理应纳劳健保,以课程或论文为学习目的的兼任助理不属于雇佣关系,更引起学生抗议,认为教育部为大专校院解套,规避兼任助理应享有的劳动权益。

高教工会等团体到教育部前抗议陈情,争取兼任助理纳劳保等劳动权益。(陈柏州/大纪元)
高教工会等团体到教育部前抗议陈情,争取兼任助理纳劳保等劳动权益。(陈柏州/大纪元)

高教工会秘书长、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陈政亮表示,在大学里有两个基本功能,除了知识传递、教学,另外是老师做研究,所以大学的功能是教学、研究,需要不同的劳工来完成。老师是很核心人员,加上行政人员,及学生助理,所以要完成这两件事需要不同的劳动者才能做得到。

聘用劳动者应负担劳动成本

劳动部现在的做法,把学生兼任助理视为劳动者这是正确方向,即然是劳动者就要有一定的社会保障,包括社会保险、《劳基法》等,当然会增加学校经费负担,毫无疑问,私立学校还好,反而是公立学校不肯去帮兼任助理纳保,其实就不愿付出因此增加的劳动成本。

陈政亮认为,劳动部必须要让学校理解到不论是台湾哪一类型的行业,只要聘用受雇者就要负担那些劳动成本。

陈政亮分析,国立大学的预算是经过教育部编列立法院审核,必须要承担这些必要的劳动部所产生出的社会保险、社会保障成本。一般企业只要聘用劳动者就要受到劳检,而大学违反法令就是在做错误示范,他最担心的是学校会用一些制度来模糊原本是劳动者,变成学习助理。

高教工会组识部主任林柏仪认为,大学也没有声请释宪的资格,用这个声请释宪的说法,是为了来拖延这个问题。

林伯仪说,目前教育部规划的分流,分出一种有工作是课程的一部分,就不需要劳动保障,叫教学习型助理,是不是课程的一部分跟需不需要劳动保障,是没有任何关联的,那样一般企业的雇主也能让员工以学习为由,来逃避社会保障责任。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李彦仪表示,教育部与劳动部有共同发布学生兼任助理权益的保障原则,希望学校能根据这个原则订出劳雇型、学习型兼任助理的分流,在这个分流过程中一定要告知学生规范内容,未来学校能够尽快建立好分流制度,让学生选择不同的权利义务工作。

李彦仪说,学校中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若在学校做一些相关的学习服务,当然是尊重校园规划、学习精神原则,另外,教育部也会要求学校帮学生投保学生灾害保险,保障学生。

另外,劳动部劳动关系司长王厚伟表示,在因应学校帮兼任助理纳保的冲击,劳动部先前也拟出一些配套措施,包括全民健康保险费用、劳工保险费用等方面,进行补贴,减轻学校负担。不过有学者却认为,不赞成只补贴大学劳保费用,在一般企业的雇主聘用大学生工读,劳动部是否也要补贴,也将引发社会疑虑。

有劳动事实应受劳动保障

有教师呼吁各大学与教育部回归到问题本质,学生兼任助理的活动,倘若有为人劳动的事实,就应该受到劳动保障。不论有无学习,名目是否是学习型助理,都一样。这种最基本的保障绝不会破坏师生关系,反而有着学术发展与人才培育。

台湾大学物理系教授林敏聪说,研究生助理的劳动保障,是台湾健全基层研究人力学术研究环境与条件的重要一步。尤其在众多理工实验室里的研究工作安全方面,也可以让付出众多时间劳力的硕博士生,受到等同一般劳工的基本保障。这个制度不应被误导成破坏所谓师生关系的因素,相反的,它反而是一个进步学术环境对于学生的学术劳动具体尊重的表征。

林敏聪强调,我们也深信,在这样的条件下,反而更可以让研究生与老师分别学习到学术的自主与工作同僚的彼此尊重,进而促进新一代有创造力与主体性的学术人才的成长茁壮。

台大研究生协会会长于闵如提到,本校目前将兼任助理分为劳雇型与学习型助理,但如果担任不同单位(如学务处或教务处)的劳雇型助理却被限制只能担任一份工作,已严重影响学生的工作权。

师大高教分部副召集人陈炳权表示,师大目前强推师徒制,试图解套上学期末被无故裁撤的两百多名教学助理状况,来回避各种劳动保护。

陈炳权强调,目前许多工读生工作都遭到裁撤,也规定应征者须要有较高的工时,但在这种经费不透明、纳保重复的情况下,我们十分质疑是否真的有需要如此大量裁人。◇

责任编辑:尚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