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仰望高雄蓝空 渴望一口新鲜空气

高雄是台湾重工业之都 虽然推动了经济成长 但庞大的固定污染源及温室气体排放 却让高雄背负了高碳城市之名

位于林园大排两侧的石化工业区,计有中油、中橡、拜耳、台塑、南亚、李长荣化工厂等20多家厂商。(李晴玳/大纪元)

人气: 14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1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晴玳台湾高雄报导)历经25年拚搏抗争,高雄油厂2015年底终告熄灯关厂,后劲反五轻运动就此鸣金收兵,邻近大社石化区也传将于2018(民国107)年转型迁厂,高雄人企盼纯净蓝天的梦想初露曙光!然而,关注城市安全的人都知道,高雄环境运动是一条未竟之路,因为各大工业区的污染排放,仍让高雄的呼吸吐纳,充满了焦虑、愤懑与无奈!

位于林园大排两侧的石化工业区,计有中油、中橡、拜耳、台塑、南亚、李长荣化工厂等20多家厂商,园区内百家竞排、不相统合的现况,造就了让居民深恶痛绝的空污、水污公害。(李晴玳/大纪元)
位于林园大排两侧的石化工业区,计有中油、中橡、拜耳、台塑、南亚、李长荣化工厂等20多家厂商,园区内百家竞排、不相统合的现况,造就了让居民深恶痛绝的空污、水污公害。(李晴玳/大纪元)

高雄是台湾重工业之都,石化、钢铁、电力等产业群聚已久,不但有仁武、大社、林园三大石化专区,还有钢铁业密度最高的临海工业区,以及大林、兴达等燃煤发电厂。高雄作为台湾工业发展的火车头,虽然推动了经济成长,但是长期以来,庞大的固定污染源及温室气体排放,却让高雄背负了高碳城市之名。

高雄工业之都 翻转高碳城市污名

探究高雄污染源排放量,细悬浮微粒(PM2.5)前三大来源,分别为钢铁工业、行车扬尘和柴油车排放,其中工业排放又都掺杂了有害物质。至于硫氧化物(SOx)、氮氧化物(NOx)等生成来源,则由电力、钢铁及石化并列大宗。

根据环保署资料显示,高雄市2012(民国101)年温室气体人均排放量达20.25公吨,远超过台湾10.95公吨及全球4.51公吨,分析其排放占比,则以工业部门的80%最大。高雄环保局指出,高雄的碳排量长年高居不下,且PM2.5超标2倍以上,空污减排已刻不容缓。

延宕了16年,“高屏地区空污总量管制计划”去年6月底终于上路,环保署采分年分阶段列管,第一阶段3年内空污减量5%,第二阶段削减5%~10%。高市并列管419家空污大户,新设或变更达到列管门槛的污染源,必须先取得排放额度。至于未列管但有排放量的小厂,则视实施成效,三年后检讨纳入管制。

不过对于空污总量管制,各界看法歧异,有人额手称庆,认为已然划出空污上限,还给高雄迟来的正义;有人却悲观质疑,总量交易或将带来更多污染;环团则指,削减比例过低,对空品的改善缓不济急,呼吁市府应透过其他方式,积极促成减量。

考量高雄市霾害严重,环保局去年除筛选了80辆老旧清洁车安装滤烟器,盼有效拦截PM2.5,降低柴油车废气污染,还使用无人飞行载具进行空中查缉。环保局长蔡孟裕表示,根据环保署统计,二行程机车碳氢化合物排放量约为四行程机车的18倍,为了改善空污,市府将加速推动二行程机车汰旧政策,最迟于2020(民国109)年底完全禁用二行程机车。

石化悲歌 唤不回的健康

“高雄油厂虽已关厂,石化产能并未减少,环境还在持续恶化,大家仍须努力监督与倡议!”成大台文系系主任钟秀梅面对高雄环境运动,一再殷切疾呼。只因为,开园届满40年、不再是媒体关注焦点的林园石化工业园区,正默默制造着污染毒害。

高雄油厂停产后,部分炼油生产线迁至临海工业区中油大林厂。(李晴玳/大纪元)
高雄油厂停产后,部分炼油生产线迁至临海工业区中油大林厂。(李晴玳/大纪元)

高雄油厂停产后,部分生产线迁至大林厂,林园厂也升级为新三轻厂,乙烯产能从原有的23万吨扩增到近80万吨,加上园内四轻38.5万吨,林园厂茁壮成为南方石化巨兽!面对大社石化区3年后将跟进迁移,工业区服务中心表示,国乔、中石化等多家石化厂已有所因应,将改由中油四轻、新三轻供料,产能不受影响。
位于林园大排两侧的石化工业区,计有中油、中橡、拜耳、台塑、南亚、李长荣化工厂等20多家厂商,园区内百家竞排、不相统合的现况,造就了让居民深恶痛绝的空污、水污公害。(李晴玳/大纪元)
位于林园大排两侧的石化工业区,计有中油、中橡、拜耳、台塑、南亚、李长荣化工厂等20多家厂商,园区内百家竞排、不相统合的现况,造就了让居民深恶痛绝的空污、水污公害。(李晴玳/大纪元)

位于林园大排两侧的石化工业区,以中油林园厂三轻、四轻为中心,工业区内计有中橡、拜耳、台塑、南亚、李长荣化工厂等20多家厂商。有别于左楠五轻、麦寮六轻的“一家独大”,林园工业区的百家竞排、不相统合,进而造就了让当地居民深恶痛绝的空污、水污公害。

林园汕尾地区,位处林园工业区的下风处,紧邻工厂的北汕里更首当其冲。北汕里长刘新发说,脚下这片土地是祖先世居的乡土,64年被征收建厂,至今被污染了40年,别人乡里一片青翠,我们这里却田园荒芜,即便花几百万元盖了房子,连银行30万都贷不到,现在村里什么都没了,就只剩癌症特多。

“接任里长至今才满1年,就有20多人往生,10人中有8位是肝癌,其中一户人家3兄弟接连过世,只剩孤独失智的老母。”刘新发谈到感伤处,话题不由得转回自身,“去年4月,我肝脏也切掉了1/4,也是肝癌!”

“去年10 月,中橡公司爆发大量黑色粉尘,家家户户都涂炭,连神像也遭殃,大家抗议无效!环保局采样罚钱后,好像也无效!”刘新发把声量愈拉愈高,“长久以来,呛鼻的空气,逼得村人不敢回家,宁可到外地租房栖身,我好几次请愿陈情,也没下文,不知谁能真正帮助我们!”

临海工业梦 失落了地平线

临海工业区坐落在林园石化园区之北,是台湾最大综合性工业区,进驻厂商近500家,区内钢铁、石化、电力、造船及化学等重工业日夜运作,附带的挥发性有机物、戴奥辛、粉尘、PM2.5等工厂排放污染,把小港打压成全台公害风险最高的地区之一。

根据环保署调查,临海工业区所在地区,近5年来戴奥辛年平均排放量为12.364g-TEQ,温室气体为3,614万公吨,其平均值高出全国数倍。若与台北市相较,小港人口数为台北的1/17,但温室气体及戴奥辛的人均排放量,却是台北的36倍及602倍。

“我们的身体就是最好的监测站!”凤兴里里长洪富贤说,临海工业区汇集了中钢、中油、中船、台电及其他各类型重工业的废气,随着工业污染的淀积,大林蒲居民的恶梦从此开始。他统计里民的住院申请补助资料,2年来已有15位乡亲罹癌,九成肺病去世。

去年高雄气爆事故,众所关注的石化管线竟衍生出石化专区议题,邻近大林蒲的南星计划区,除了早被游艇专区强制预定,未来还可能纳入石化专区。“家园已被工厂三面包夹,南星是我们唯一自由呼吸的出口啊!”洪语中充满无奈。

洪富贤强调,迁村及成立石化专区无助解决工业污染;大林蒲迁村之后大量引进石化工业,空污只会更加严重。他强调,工业区污染绝不会只影响沿海六里,石化集中并不代表安全,当污染物随着西南季风飞飏飘散,整个大高雄都将沦陷!

长年参与环境运动的他,以坚定语气指出,台湾岛国地狭人稠,农渔观光资源非常珍贵,高污染产业必须要转型,才能重建安全宜居家园。◇

责任编辑:旻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