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任人摆布 加拿大女高中生讲述被诱骗经历

据政府统计,加拿大90%以上的性贩运受害者来自本国。(Shutterstock)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海英多伦多编译报道)说起贩运人口,人们自然会想到来自不发达国家的妇女被拐骗卖身求生。但在加拿大绝大多数的贩卖人口受害者其实是土生土长的加拿大女孩。

据CBC报道,18岁的瓦娜莎(Vanessa)曾是个典型的高中学生,家在安省密西沙加,但两年前一个新男孩在她的学校注册后,一切都变了。

“从一开始,他知道……我是一个,我想,脆弱的那种。”瓦娜莎说。她使用化名来保护她的身份。“我是对人非常顺从的那种,总是他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就会做的” 。

有一天,男孩找她,车上有另外两名男子,男孩让她上车,她就上去了,当时她还穿着校服。

她被载到了密西沙加位于Dundas 东街一个汽车旅馆,其中一个男人告诉她,做性工作可以挣很多钱。 瓦娜莎说她拿不定主意和害怕,但感到压力必须同意,因为这两个男人是男孩的朋友。

“当时,我没有试图理解发生了什么,”她说, “我的朋友答应所有我需要的东西, 一个稳定的地方,手中有钱,一部分我的内心想做,看看我是否能得到更好的东西,更大的部分是我已经在那里,我真的不能说不。”

绝大多数受害者是加拿大本土女孩

据政府统计,加拿大90%以上的性贩运受害者来自加拿大。皮尔区警察表示,60%的人口贩运罪行发生在人口稠密的大多伦多地区。女孩们被用各种方式招募 ——学校、Instagram、商场。大多数女孩继续住在家里,在当地的汽车旅馆或共管公寓里卖淫。

人口贩运不一定跨跨越边界。“刑法”关于贩运的定义是:任何为了剥削目的的强迫招募、禁闭或运输人口。性剥削贩运只是其中一种形式,还包括强迫劳动和家庭奴役。

瓦娜莎的故事相当典型,人贩子专门针对那些试图融入周围环境的青少年,别人给她们些关注就容易形成依赖,而且人贩子知道怎么和这些女孩子交谈。有同样经历的麦克洛德(Katarina MacLeod)说:“这些家伙让平平常常的女孩们感到特殊,给她们买东西,带她们去逛商场,女孩子就会陷入圈套。”

人贩子们的目标是年轻女孩,甚至13岁的女孩也成了目标。

女孩每年为拉皮条者挣28万加元

那天,瓦娜莎被带到汽车旅馆后,被拍了照,用于做性交易广告;给了一个手机和客人讨价还价,人贩子监听,价钱是每5分钟40加元,但瓦娜莎被命令交出所有挣的钱。

瓦娜莎说:“他就像,‘我付了房间费,所以你必须给我一切’,所以我给了他所有的钱。”

这些女孩很少能把钱留下,而且对性行为没有发言权。皮尔区警方估计,每天工作的被贩运女孩每年能带来高达28万元的收入。有多个女孩的皮条客,除去旅管费和推销女孩的广告费外,收入在人贩子之间分配。

连续几个月来,瓦娜莎每天被从学校接走,按皮条客的安排去旅馆卖淫,她同时住在家里,“我的父母一直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复杂和隐藏的犯罪

2015年,皮尔区警察逮捕了39人,提出244项与性贩运有关的指控。 2016年上半年,逮捕了25人,提出149项指控。上周,多伦多警方逮捕了两个年轻男子,他们在密西沙加汽车旅馆贩卖两名少女。

安省最近任命的反贩运主任理查森(Jennifer Richardson)表示,这只是冰山之一角。她估计安省的受害者人数至少有几千人。

理查森自己曾是名受害者。她称,受害者出于各种原因不会说出人贩子,包括恐惧或和人贩子的依赖关系。人贩子在心理、感情和经济上控制她们。

警方告诫,家长们一定要注意自己孩子是否行为反常,如:一段时间行踪不明;生活规律突然改变;有好几个手机;收到昂贵的礼物;极度疲劳和不明原因的学校缺勤。

是一位老师发现瓦娜莎的行为变化后,帮她联系到一个支持项目,因此CBC找到了她。

“我讨厌做我做的事,”瓦娜莎说, “我经常生病,我的身体很累,我的膝盖疼痛。”

但她说,不会供出她的皮条客或作证指控,因为这个人贩子现在让她留下一些她赚的钱。“如果我没有钱就退出来,我会觉得太像受害者,我想有钱舒适地生活,然后我打算离开”。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