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方和中共打交道数十年 中共气焰更嚣张

加中自由贸易谈判的努力12月4日失败。两国突然取消了原本计划的新闻发布会。正在访问北京的特鲁多总理暗示,双方的分歧在于,加拿大要求在贸易协议中包含劳工权利和环境保护等条款,但中共不希望这样做。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第二次访华期间。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人气: 2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Omid Ghoreishi多伦多报导)加拿大自由党政府一直想和中共自由贸易协定特鲁多总理前不久专程赴北京想推动对话,未果。对于和中共谈贸易,有人担心,加中贸易协定会影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有人担心,鉴于中共法治混乱,言行不一,即使协定谈成了,也未见得中共会老老实实遵守。中共谈成世贸WTO协定后不按规矩来,签署了《世界人权宣言》,人权记录仍极度恶劣,就是很好前车之鉴。

现在自由党政府还在谋求加强加中关系,让我们回顾一下过去数十年西方国家和中共打交道的历史,看看和中共打交道、与虎谋皮过后,都是个什么结果。

与虎谋皮

特鲁多去年首次正式访华时,曾说他向中共高层提到过人权问题。在上海访问期间,他还公开对加中贸易理事会(CCBC)重申加拿大坚持人权和言论自由的立场,称“加强2国关系,双方今后能更好的就国家治理、人权和法治等问题进行更频繁更坦诚的对话。”

事实上,45年前的1973年,特鲁多父亲、时任总理老特鲁多就曾访华,成为加拿大史上首个正式访华的总理。当时的中国,仍处于文化大革命的水深火热之中,数百万计的中国人被游街示众、酷刑折磨、家产被抄,甚至被无辜杀戮。

老特鲁访华十多年后,结果又如何呢?中共在1989年六四屠城暴行中,在天安门广场又对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平民大开杀戒,人权记录在全球更是臭不可闻。《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曾说,历史给了中共选择:要么是尊重人民,以实际行动改善人权;要么背地里偷偷搞迫害,对外装门面假装尊重人权,欺骗国际社会和逃避国际舆论谴责。不幸的是,中共的专制本质,决定了它只会选择后者,一条道走到黑。

六四屠城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取代同情学生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上位。10年后的1999年,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和嫉妒,一意孤行倾尽国力,发起对法轮功修炼团体惨绝人寰的迫害。几年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多年调查证实,迫害期间,中共一直有组织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移植暴行,从中牟取血腥暴利。

曾担任复旦大学法学院顾问教授14年的加拿大知名律师、人权活动家安世立(Clive Ansley)表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活摘暴行,是德国纳粹第三帝国以来最恶劣的反人类罪行。对此,西方国家出于贸易和经济利益上的考虑,一直选择集体性失明,装着没看见。

痴心妄想

九评》中说,许多人以为和中共搞贸易,能推动中国人权、言论自由和民主改革。但十多年过去,现实证明这一想法只是痴心妄想。中共就像黑手党一样,在外交中拿经济作筹码。其客机订购合同给法国还是美国,取决于哪个国家在中共人权问题上噤声。

但中共良心犯亲身经历告诉人们,外界压力能大大减轻他们遭受的痛苦和折磨,甚至能争取他们获取自由的机会。多伦多法轮功学员、曾被中共非法关押的大赦国际良心犯何立志曾说,民主国家声音,能一定程度上有效阻止迫害,鼓舞受害人士气。反之,民主国家一旦消声,则会助长邪恶嚣张气焰。

他回忆说,2002年他被中共非法关押时,联合国日内瓦年度人权委员会上一份谴责中共人权问题的决议案没能通过,中共兴奋地像过节一样在全国范围内大肆宣扬,他被关押监狱的头头还专门召集所有良心犯开会庆祝。

何立志说,民主国家政客得当心,谴责中共罪行或反人类罪行时,一定要公开谴责。只关起门背后说,一点效果也没有,中共当局根本不当回事。尤其发生象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大肆屠杀、被活摘器官用于牟取暴利,这样毫无人性的暴行情况下,有些国家仍在器官移植旅游这种事情上与中共合作,令人匪夷所思。

西方警觉

与此同时,中共还一直从内部企图影响和瓦解西方国家政客。

但是坏事做多了,总有被抓到的一天。近年澳洲被中共势力渗透得惨不忍睹,澳洲媒体忍无可忍铺天盖地报导和揭露中共渗透,澳洲政府最近宣布立法禁止外国影响和间谍活动,澳洲参议员Sam Dastyari被媒体揭露,他拿中共金主钱和为中共办事,最近也被迫辞职。

被澳洲媒体揭露的政客中,有一手打造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的澳洲前贸易部长罗布(Andrew Robb)。FairFax传媒揭露,罗布去年退休后,很快就在一家有中共背景的企业谋得一份年薪88万澳元的高薪顾问工作。媒体还披露,罗布与该公司合同定义十分含糊,规定即使他表面上什么工作也没干,也能照拿钱。

今年年初,新西兰媒体披露新西兰中国大陆出生的华裔国会议员杨健,早年曾在中共军事院校教间谍专业。对此杨健矢口否认,还拿种族歧视一词倒打一耙。

中共对加拿大政治渗透和间谍活动,也引起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关注。2010年,CSIS时任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在CBC采访中曾警告,加拿大许多政客和一些外国政府走得太近,其中中共活动尤其猖獗。卑诗省有数名市府官员和至少2名省内阁厅长受外国政府影响很大。《环球邮报》后来点名指其中一名安省内阁厅长陈国治。

中共对加拿大的渗透,不仅仅针对政治,在学术和媒体舆论方面,渗透也极深,甚至一度引导影响加拿大舆论。这种情况下,加拿大舆论甚至认同中共的一些歪理邪说,说什么人权就是中共所说“温饱权”,不能拿西方自由和民主来评判。

来者不善

中共对一些民主环境和法治差的国家的影响造成的后果,说明其来者不善。越来越多异议人士在与中共关系交好的国家被中共绑架回国,这些国家要么束手无策,要么助纣为虐。

2015年,瑞士学者、香港书商桂民海在泰国被绑架回中国被关押。2006年,加拿大公民玉山江(Huseyin Celil)在乌兹别克斯坦被中共引渡回国关押。今年年初,温哥华居民、大陆亿万富翁、法轮功学员孙茜因坚持信仰被中共关押至今。

中共总理李克强说,目前中加关系进入黄金时代。加拿大人要擦亮双眼,确保这种关系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方为明智。

编译:李平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