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方和中共打交道數十年 中共氣焰更囂張

加中自由貿易談判的努力12月4日失敗。兩國突然取消了原本計劃的新聞發布會。正在訪問北京的特魯多總理暗示,雙方的分歧在於,加拿大要求在貿易協議中包含勞工權利和環境保護等條款,但中共不希望這樣做。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第二次訪華期間。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人氣: 2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Omid Ghoreishi多倫多報導)加拿大自由黨政府一直想和中共自由貿易協定特魯多總理前不久專程赴北京想推動對話,未果。對於和中共談貿易,有人擔心,加中貿易協定會影響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有人擔心,鑒於中共法治混亂,言行不一,即使協定談成了,也未見得中共會老老實實遵守。中共談成世貿WTO協定後不按規矩來,簽署了《世界人權宣言》,人權記錄仍極度惡劣,就是很好前車之鑑。

現在自由黨政府還在謀求加強加中關係,讓我們回顧一下過去數十年西方國家和中共打交道的歷史,看看和中共打交道、與虎謀皮過後,都是個什麼結果。

與虎謀皮

特魯多去年首次正式訪華時,曾說他向中共高層提到過人權問題。在上海訪問期間,他還公開對加中貿易理事會(CCBC)重申加拿大堅持人權和言論自由的立場,稱「加強2國關係,雙方今後能更好的就國家治理、人權和法治等問題進行更頻繁更坦誠的對話。」

事實上,45年前的1973年,特魯多父親、時任總理老特魯多就曾訪華,成為加拿大史上首個正式訪華的總理。當時的中國,仍處於文化大革命的水深火熱之中,數百萬計的中國人被遊街示眾、酷刑折磨、家產被抄,甚至被無辜殺戮。

老特魯訪華十多年後,結果又如何呢?中共在1989年六四屠城暴行中,在天安門廣場又對成千上萬的學生和平民大開殺戒,人權記錄在全球更是臭不可聞。《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曾說,歷史給了中共選擇:要麼是尊重人民,以實際行動改善人權;要麼背地裡偷偷搞迫害,對外裝門面假裝尊重人權,欺騙國際社會和逃避國際輿論譴責。不幸的是,中共的專制本質,決定了它只會選擇後者,一條道走到黑。

六四屠城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取代同情學生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上位。10年後的1999年,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和嫉妒,一意孤行傾盡國力,發起對法輪功修煉團體慘絕人寰的迫害。幾年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多年調查證實,迫害期間,中共一直有組織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摘移植暴行,從中牟取血腥暴利。

曾擔任復旦大學法學院顧問教授14年的加拿大知名律師、人權活動家安世立(Clive Ansley)表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活摘暴行,是德國納粹第三帝國以來最惡劣的反人類罪行。對此,西方國家出於貿易和經濟利益上的考慮,一直選擇集體性失明,裝著沒看見。

痴心妄想

九評》中說,許多人以為和中共搞貿易,能推動中國人權、言論自由和民主改革。但十多年過去,現實證明這一想法只是痴心妄想。中共就像黑手黨一樣,在外交中拿經濟作籌碼。其客機訂購合同給法國還是美國,取決於哪個國家在中共人權問題上噤聲。

但中共良心犯親身經歷告訴人們,外界壓力能大大減輕他們遭受的痛苦和折磨,甚至能爭取他們獲取自由的機會。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曾被中共非法關押的大赦國際良心犯何立志曾說,民主國家聲音,能一定程度上有效阻止迫害,鼓舞受害人士氣。反之,民主國家一旦消聲,則會助長邪惡囂張氣焰。

他回憶說,2002年他被中共非法關押時,聯合國日內瓦年度人權委員會上一份譴責中共人權問題的決議案沒能通過,中共興奮地像過節一樣在全國範圍內大肆宣揚,他被關押監獄的頭頭還專門召集所有良心犯開會慶祝。

何立志說,民主國家政客得當心,譴責中共罪行或反人類罪行時,一定要公開譴責。只關起門背後說,一點效果也沒有,中共當局根本不當回事。尤其發生象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大肆屠殺、被活摘器官用於牟取暴利,這樣毫無人性的暴行情況下,有些國家仍在器官移植旅遊這種事情上與中共合作,令人匪夷所思。

西方警覺

與此同時,中共還一直從內部企圖影響和瓦解西方國家政客。

但是壞事做多了,總有被抓到的一天。近年澳洲被中共勢力滲透得慘不忍睹,澳洲媒體忍無可忍鋪天蓋地報導和揭露中共滲透,澳洲政府最近宣布立法禁止外國影響和間諜活動,澳洲參議員Sam Dastyari被媒體揭露,他拿中共金主錢和為中共辦事,最近也被迫辭職。

被澳洲媒體揭露的政客中,有一手打造中澳自由貿易協定的澳洲前貿易部長羅布(Andrew Robb)。FairFax傳媒揭露,羅布去年退休後,很快就在一家有中共背景的企業謀得一份年薪88萬澳元的高薪顧問工作。媒體還披露,羅布與該公司合同定義十分含糊,規定即使他表面上什麼工作也沒幹,也能照拿錢。

今年年初,新西蘭媒體披露新西蘭中國大陸出生的華裔國會議員楊健,早年曾在中共軍事院校教間諜專業。對此楊健矢口否認,還拿種族歧視一詞倒打一耙。

中共對加拿大政治滲透和間諜活動,也引起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關注。2010年,CSIS時任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在CBC採訪中曾警告,加拿大許多政客和一些外國政府走得太近,其中中共活動尤其猖獗。卑詩省有數名市府官員和至少2名省內閣廳長受外國政府影響很大。《環球郵報》後來點名指其中一名安省內閣廳長陳國治。

中共對加拿大的滲透,不僅僅針對政治,在學術和媒體輿論方面,滲透也極深,甚至一度引導影響加拿大輿論。這種情況下,加拿大輿論甚至認同中共的一些歪理邪說,說什麼人權就是中共所說「溫飽權」,不能拿西方自由和民主來評判。

來者不善

中共對一些民主環境和法治差的國家的影響造成的後果,說明其來者不善。越來越多異議人士在與中共關係交好的國家被中共綁架回國,這些國家要麼束手無策,要麼助紂為虐。

2015年,瑞士學者、香港書商桂民海在泰國被綁架回中國被關押。2006年,加拿大公民玉山江(Huseyin Celil)在烏茲別克斯坦被中共引渡回國關押。今年年初,溫哥華居民、大陸億萬富翁、法輪功學員孫茜因堅持信仰被中共關押至今。

中共總理李克強說,目前中加關係進入黃金時代。加拿大人要擦亮雙眼,確保這種關係不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方為明智。

編譯:李平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