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的房東西爾維太太

房東西維爾太太毫不掩飾的讚美讓我綻放出真心的微笑。(Fotolia)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 ,

文 | 王菲菲

我的房東西爾維是一位西方女士。在和她同住的一年裡,因她不時地輔導我外語,所以我的外語水平提高得非常快。她愛整潔和乾淨的習慣也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西爾維年過六旬,退休前是一位教師,她的先生已過世,兩個孩子已成年並有了各自的生活,節假日會回來看看她。對西爾維來說,大部分時間是一個人獨自生活,於是她把家中多餘的房間出租給留學生。這為她的生活帶來一些不一樣的內容。

我和一位俄羅斯女學生是西爾維的房客,看得出來西爾維希望把自己的生活習慣毫無保留地「贈送」給我倆:房間要一塵不染,做飯時要一邊做一邊擦鍋台,飯好了鍋台也同時乾淨得好像沒用過一樣;做飯時不能花太多時間,否則味道很重;使用微波爐也要保持高度的乾淨。一旦她發現家中有一處污點就毫不猶豫地問我們:「你難道看不到這些嗎?」同學來玩時,一定要提前通報她。

看到她如此用心地維護家中的衛生,本來想提高廚藝的我頓時沒有了心情,也因此經常去超市買一些用微波爐加熱就可以吃的食品。西爾維倒是很細心,問我為什麼很少開灶做飯,我簡單地搪塞:「因為功課很多,所以在吃飯上希望速戰速決,好多花點時間學習。」她點點頭信以為真,很為我的「上進心」而高興。

住在西爾維家,我們要固定打掃衛生,兩位房客輪流做,內容很多:地板要用吸塵器,廚房、牆壁、傢具等要掃、擦、吸、拖全來。有一天我值日,使足了力氣做了一個大掃除。她回來後一眼就看出了變化,知道是我做的衛生,愉快地向我表示感謝:「菲菲,你知道嗎?我回家前的心情並不好,遇到了一些小麻煩,但回來一看到家裏窗明几淨,我的心頓時就舒暢起來了。」

她毫不掩飾的讚美讓我綻放出真心的微笑,我曾經因為她的嚴格要求而有所不滿,面對她的讚美我覺得不好意思,希望自己能夠對她多一點理解,少一點抱怨。

西爾維對中國很好奇,通過媒體她知道中國存在不少民生和人權問題,大部分都與政黨、政權有關。有一天她問:「菲菲,告訴我,中國共產黨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倒把我給問住了,我在中國出生後生活了20年,但共產黨對中國到底做了什麼,共產黨好不好還真的不了解,只能告訴她:「我不知道。」西爾維不解地表示:「太不可思議了,怎麼中國大學生對自己國家的事情都不了解呢?」

出國前我的口語並不好,住在西爾維家不想鍛練口語都難,為什麼呢?因為她之前很孤單,自從我們入住後她就經常找不同的話題和我們聊天。出於禮貌,也出於鍛練語言的想法,我硬著頭皮試著回答她的問題。

雖然有時我覺得西爾維過於苛刻,她的習慣讓人生活在刻板的規矩裡,有點累,但我發現了自身的變化,而且都是正面的:口語提高了,養成了整潔的好習慣,做事更加專心,忍耐心更大了,更重要的是當別人做好一件事時,我會發自內心地讚美。

我就要完成研究生的學業,也許會留在這裡工作,也許去看看另一個世界。不管怎樣,我想會記住我的這位房東

責任編輯:易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