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放空的日子

我有時還是會想起那段放空的日子,每天進了工廠,就沒有了白天黑夜,只有配貨單上產品的名字和數字,只有永不停歇的傳送帶噪音,只有自己走路的聲音,只有身體的勞累和與世隔絕的相對寧靜。(Fotolia)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 ,

文 | 蒂凡尼先生

放空」這個流行詞不知道有多少人熟悉,說白了就是發呆或者是腦子空白的狀態,也許在80後之間比較流行吧。人們需要時常放空,也許是十分鐘的工作休息時間,也許是開車的時候,也許是吃飯的時候,也許是洗澡的時候。

來北美後,有一段時間情緒很低落,也許是環境反差太大的緣故。天天昏昏沉沉的,朋友看到我這情況就介紹了一個工作給我,是在裝貨倉庫配貨的體力活。

我沒什麼想法,很容易就申請下了這份工作。嗯,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我抱持著很認真的態度對待它,去沃爾瑪買了那種鐵頭的工作靴、手套、午餐盒。

第一天到工廠,和幾個也是新來的年輕人一塊接受培訓。因為語言要求不是很高,所以我基本都聽懂了。到分配室接單,推車,組裝紙箱子,按單子去倉庫的不同區域裝貨,封箱,放上傳送帶,再去分配室接單。差不多就是這個流程。8小時5天工作下來,我很快就進入了狀態,也漸漸和幾個工人熟悉了,從一句兩句的寒暄到午飯能聊上幾分鐘,慢慢發現,好像大家也都是在放空狀態,才來了這個工廠。

一個白人年輕人準備去英國學音樂,另一個在積累大學生活費。還有一對情侶一塊在這工作,看得出他們沒有什麼追求,只是過著再簡單不過的生活,每天一起打卡上班,打卡下班。還有一個白頭髮的老先生,在這也做了幾年,每天開著高級轎車來上班,只是打發退休時間罷了。

而對於我來說,這種放空是必要的。我迷失了生活的方向,不知道未來自己要幹什麼,要追求什麼,就像每個人在年輕時都有的彷徨一樣。每天進了工廠,就沒有了白天黑夜,只有配貨單上產品的名字和數字,只有永不停歇的傳送帶噪音,只有自己走路的聲音,只有身體的勞累和與世隔絕的相對寧靜。未來不需要考慮,每個月的工資才是希望和自由。

後來的日子也是平凡的很,波瀾不驚地過了3個月,磨破了一雙手套,手和胳膊也劃過幾個小口子。工友們各奔東西,回到了生活的正軌,懷著年輕澎湃的心追求夢想。不過我有時還是會想起那段放空的日子,並不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人生也需要單調來調和精彩。

責任編輯:易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