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曼的《兒時情景》:音樂中的童年

童年是羅伯特‧舒曼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也是他一生靈感的源泉。
作者:Ariane Triebswetter/嘉蓮 譯
美國畫家伊斯曼‧約翰遜(Eastman Johnson)創作於1871年的《老驛馬車》(The Old Stagecoach),讓人回想起歡樂的童年時光。(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對我們許多人來說,童年代表著一段充滿夢想和希望的單純時光。過去幾個世紀中,許多藝術家都試圖重現這種心境,但沒有人能比浪漫派作曲家羅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1810—1856年)在《兒時情景》(作品15,Kinderszenen Op.15,又譯:童年即景)中更好地捕捉到它,這是由13首勾起童年回憶的鋼琴短曲組成的套曲。

對舒曼來說,童年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也是他一生靈感的源泉。作曲家愛孩子,也愛他們看世界的眼光,他在1833年寫道:「從每個孩子身上都能發現奇妙的深度。」

點擊觀賞圖片:年少的羅伯特‧舒曼(約1826年時)肖像。

1838年,羅伯特‧舒曼創作了《兒時情景》,這13首彼此獨立的鋼琴短曲,標題充滿詩意,令人聯想到童年。舒曼最初創作了30首曲子,但只選了13首。他將其它樂曲編入了他的另外兩部套曲《彩葉集》(Bunte Blätter Op.99)和《冊葉集》(Albumblätter Op.124)。

《兒時情景》以簡短的樂曲(樂譜大都不到1頁)和易記的旋律為特色。標題將我們帶入孩童的世界:「外國的國土和人們」「離奇的故事」「捉迷藏」「懇求的孩子」「無比的幸福」「重大事件」「夢幻曲」「在壁爐旁」「木馬騎士」「幾乎太認真」(「怕怕」「入睡的孩子」和「詩人如是說」。

然而,儘管標題充滿童趣,這些樂曲卻不是寫給孩子的。音符看起來簡單,傳達的內容卻不簡單。舒曼的作品從成年人的視角喚起對遙遠童年的記憶,而這種情感氛圍只有偉大的詮釋者才能傳遞。

卡羅勒斯-杜蘭(Carolus-Duran),《快樂使者》(Merrymakers),1870年作,底特律藝術學院藏。(公有領域)

樂曲展現情感成熟度

彈奏《兒時情景》中的曲子雖然技巧上要求不高,但卻需要極高的敏感度和情感成熟度,才能傳遞出無法言傳的東西,喚起人們對童年情感世界。

這13首曲子中最著名的是第7號「夢幻曲」(Träumerei)。這首曲子不僅無比優美動人,還展現了成年人的感性和隱約的懷舊感。雖然兒童可以學習演奏這首曲子,但他們還無法理解作品夢幻般的特質,老道的鋼琴家則可以憑藉「樂感」(musicality,或音樂性)來加以表達──通常情況下,其表現形式是自由速度(rubato),即稍微加快或放慢節奏。由於原始手稿沒有留存下來,《兒時情景》中有些曲子的音樂節奏並不確定,所以詮釋者有一定的自由度。

最後一曲「詩人如是說」(Der Dichter spricht),帶入成年人情懷則是另一例。在這首作品中,基調發生了顯著變化,偏向於懷舊。套曲以「詩人」而不是「作曲家」的聲音結束,令人驚訝。這打開了一個全新的維度,將音樂和語言融為一體;也標誌著浪漫派音樂的轉變,即音樂作為自我的表達,只為藝術本身而存在,而不是貴族贊助創作的結果。

備受歡迎的曲作

舒曼將這部巧妙均衡的作品視為一個整體。儘管大多數鋼琴家傾向於演奏其中一些單曲而非整部作品,但每首樂曲之間都有內在聯繫。主旋律統一整部作品,並貫穿各樂曲。這一主題首次出現在開篇曲目「外國的國土和人們」(Von fremden Ländern und Menschen)中,成為整部作品的基調。

舒曼《兒時情景》樂譜,1900年,德國Breitkopf & Härtel音樂出版社。(公有領域)

每位鋼琴家都有自己對《兒時情景》的詮釋。雖然樂曲標題可作為詮釋者的參考,但鋼琴家要做的是將音樂本身傳達給聽眾,努力呈現舒曼所設想的世界,同時保有孩童的心靈特質。

20世紀和21世紀許多最著名的鋼琴家都演繹和錄製過這個套曲,每張錄音專輯都獨具特色,展現了同一樂曲如何對不同人產生不同的意義。其中最著名的演繹版本來自弗拉基米爾‧霍洛維茨(Vladimir Horowitz,1950年、1962年)、瑪莎‧阿格里奇(Martha Argerich,1984年)、伊萬‧莫拉維克(Ivan Moravec,1987年)和阿爾弗雷德‧布倫德爾(Alfred Brendel,1992年)。

給克拉拉的禮物

與那一時期許多作品一樣,舒曼為妻子、作曲家兼鋼琴家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創作了這部作品集。《兒時情景》是他在結婚前兩年送給她的禮物。當把這些作品寄給她時,舒曼告訴她,這些作品是「對你寫給我的話的『音樂回應』,你說我有時看起來像個孩子」。

愛德華‧凱澤爾(Eduard Kaiser)筆下的羅伯特和克拉拉‧舒曼,石版畫,1847年作。(公有領域)

《兒時情景》是羅伯特對克拉拉愛情的象徵,作曲家將這套鋼琴曲描述為「輕快、溫柔、歡樂,就像我們的未來」。他要未來的妻子忘記自己是一位演奏家,只去欣賞作品本身。羅伯特和克拉拉都鍾愛這部作品,在1838年的一封信中,克拉拉寫道,這些曲子只屬於他們兩人,這些曲子一直在她腦海中,它們「如此簡單、溫暖,如此像你」。

羅伯特和克拉拉並不是唯一欣賞這些樂曲的人。舒曼友人、作曲家法蘭茨‧李斯特(Franz Liszt)也很喜愛,並經常演奏給女兒布蘭迪娜(Blandine)聽。其他著名的浪漫派音樂家也讚佩這組作品,它們標誌著舒曼的音樂創作進入了更具實驗性和複雜性的階段。然而,這種非傳統結構的樂曲和明顯的情緒化風格曾讓聽眾困惑數年,後來才成為他們的至愛,並因其喚起的情感而成為浪漫派的主打曲目。

舒曼在生涯晚期為他的子女創作了許多作品,尤其是《少年曲集》作品68(Album for the Young Op. 68)、《舞會情景》作品109(Ball Scenes Op. 109,)和《少年鋼琴奏鳴曲三首》作品118(Three Piano Sonatas for the Young Op. 118)。時至今日,這些樂曲仍是獻給孩子最具詩意和想像力的鋼琴曲。而在這些作品中,《兒時情景》仍占有特殊的地位。

童年是浪漫主義時代的主旋律,體現著回歸本真和充滿想像力的世界;也是浪漫派藝術家們捕捉稍縱即逝的詩情畫意完美的主題;浪漫派作曲家們對此一主題尤其感興趣。也許羅伯特‧舒曼最為淋漓盡致地表現了這一主題。

原文:Schumanns Kinderszenen: A Childhood in Music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艾莉安‧翠布斯維特(Ariane Triebswetter),國際自由新聞工作者,擁有現代文學和古典音樂背景。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馬克斯·布魯赫並不是第一個受到蘇格蘭憂鬱美感而有所啟發的德國作曲家,貝多芬和海頓早在他之前編寫了數首蘇格蘭民歌,而門德爾松則由此創作了他的《赫布里底群島序曲》以及他的第三號交響曲《蘇格蘭》。
  • 數不清的故事,流轉在四弦之間。在這嶄新的世紀,請您來聽一首新的琵琶曲,將可蕩滌萬世愁情。
  • 神韻音樂除了中西合璧的獨特配器、交響樂團的特殊編制,以及傳遞純善純美的正向精神外,在本集節目中,指揮陳纓還將為我們揭示另一個特點。它是什麼呢?
  • 中國傳統的宇宙觀與古希臘神話有許多相似之處,天國與人間雖相距遙遠,卻又在關鍵時刻是相通的。曲子伊始,伴隨著大鑼聲響,看那滿天眾神,雲集在仙氣繚繞、金碧輝煌的天庭之上。創世主的法音在天宇中迴響,木管與豎琴的下行音型,描繪著眾神佛隨主層層下走入凡塵之壯闊景象。他們在人間開創了璀璨的文明,奠定了道德與文化之黃金時期。溫婉的弦樂彷彿仕女們爾雅靈動的舞姿,振奮的鼓聲猶如男子們蒼勁的步伐,讚頌著神傳文化在人世的輝煌!
  • 第一樂章(非常熱情的快板)充滿力量和柔美,同時有著強烈的音樂對比與強度。在曲式結構上,他遵循了古典奏鳴曲式,而其中很多的創新手法也為後來的音樂流派奠定了基礎。音樂開始立即進入的小提琴獨奏、提前寫好而非即興演奏的華彩,以及樂章間的緊密連接以致觀眾幾乎無法鼓掌⋯⋯這些對於當時的觀眾都是很新奇的體驗。
  • 第一樂章,時而高潮迭起,時而如夢似幻,極具張力的色彩變化,猶如置身一場冒險,遊歷神祕與狂喜,盡覽沉鬱與柔情,以那超然的心境,一睹絢爛的終局。此曲充滿了布拉姆斯的創作巧思,那扣人心弦的曲風與別具一格的意境,使其成為音樂長河中獨樹一幟的經典作品。
  • 這首完成於1877年的《洛可可主題變奏曲》是俄羅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專門為大提琴和交響樂團所作。在當時的音樂界,音樂家們的品味早已從古典時期對精緻和規範的追求轉為浪漫時期對激情和戲劇性的渴望。
  • 這首著名的大提琴協奏曲為作曲家晚年時的作品。德沃夏克當時正任職於紐約國家音樂學院,擔任院長。儘管作曲家創作了非常多的曲目,他的好友, 大提琴家哈努斯·維翰也曾多次委託他為大提琴創作協奏曲,但作曲家一直對樂器的獨奏能力持保留態度。直到1894年三月,德沃夏克的同事維克特·赫伯與紐約愛樂首演了一首大提琴協奏曲,才深深打動了作曲家的心,使其終於決定為大提琴譜寫協奏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