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举破除阴谋 善良构筑丰碑

丹麦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亲历者访谈

人气 18

【大纪元2017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丹麦报导)“那一天,早上4点半到炼功点炼功,到晚上事件结束差不多9、10点钟回家,我们根本就没有吃东西,而那一天在府右街站着不吃不喝的人不在少数……”

东曲儿(化名)的父亲是一位住在北京的国家公务员,从1996年起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4月25日那一天,他和同样修炼法轮功的妻女与很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满怀着对政府的信任,自发地来到了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希望向国家政府部门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因为前一天,他们在学法小组听到了一个消息,天津有4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了;并且天津政府部门还放话,这个事情天津解决不了,要解决就要往上找。所以东曲儿一家决定第二天去国务院信访办反映情况。

4月25日那天,东曲儿和父母跟平时一样早早地起床,去附近的法轮功炼功点参加4点半的晨炼,晨炼结束后他们回家放下炼功用的垫子和录音机,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去了府右街。

东曲儿父亲:“我们是坐公交车去的。大家炼完功后赶紧回家,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早饭也没吃,因为大家都想着赶紧去。我们炼功点的人是一块儿去的,年纪最大的一位在80岁左右,是一位老太太,也有年龄小的就是东曲儿他们几个十几岁的学生。”

警察引导指挥 学员自觉配合

虽然不知道这一天会发生什么,但东曲儿一家非常清楚自己来这里做什么。他们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觉得可能政府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所以想用自己修炼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这完全是一场误会。东曲儿母亲说:“我当时带着工作证,装在兜里,我想如果我进去,我首先就把工作证拿出来,我会告诉他,我是国家公务员,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就想把我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跟他们讲一下。我当时就抱着这个心情,没有其他的想法。”

当他们下了公交车,发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正陆陆续续地赶过来。东曲儿父亲边回忆边描述道:“我们当时是在府右街北口下的公交车。下车以后我们就看见有很多学员陆陆续续地在往府右街赶。我们并不清楚国务院信访办具体在哪个位置,正在犹豫该怎么走时,就有警察过来引导着我们顺府右街由北往南行进。这个让我印象很深。还有就是警察还指挥我们怎么站,在我的印象当中,变动了三次,一次是让我们全部站到红墙的那边去,就是中南海红墙的那边;有一次是让我们分别站在府右街马路的两边;最后一次是让我们全都站到红墙对面的马路边上。”

法轮功学员们非常配合,大家都听从警察的指挥,没有人提出异议。东曲儿父亲清楚地记得,等警察安排好怎么站之后,法轮功学员就自觉地留出人行道,同时互相提醒不要站到花坛里和草地上。整个府右街秩序井然,上午14路公交车还正常通行,下午虽然公交车不见了,但行人和自行车全天都正常行走。

静静地等待 平和地散去

现场的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就是那么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等着,没有人高声喧哗。很多法轮功学员和东曲儿一家一样,早饭、午饭、晚饭都没有吃。东曲儿父亲说:“一天都没有吃饭喝水。我当时想,如果那么多人在那里吃东西可能会很乱,比如要上厕所等等,进进出出的,就不想造成这个麻烦,因为走动的人一多起来,可能会给当时的那个场面造成影响,就是不方便走动吧。”就这样,东曲儿一家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府右街站着等了一天。

等的过程当中,大家都互相照顾,男的、年青的都主动站在马路边上,以便女的和岁数大的能够时不时地在后边休息休息。那个祥和的场面,是法轮功学员内心世界的真实展现。东曲儿的父亲那天就一直在马路边上站着,他说,自己的内心很平静,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因为大家都清楚自己是去干什么的。

大概是中午的时候,有很多学员看到天空中出现了五彩缤纷的法轮,法轮功学员都纷纷抬头看,纷纷合十感谢师父的加持。有的警察也看到了,更多的警察在问,你们在看什么?

在等待的过程中,一直有学员主动地用塑料袋捡现场的垃圾,他们把执勤警察扔的烟头一个个全都从地上捡走。

警察一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都虎视眈眈的样子。随后,现场又增加了武警执勤,他们的敌对情绪更明显。后来,他们发现法轮功学员一个个都非常祥和,现场秩序非常井然,他们的态度都慢慢变得缓和了,有些警察还主动跟法轮学员搭话聊天。

到了晚上大概9点钟左右,从前面那边传来消息说,进去反映情况的学员代表出来了,学员代表提出了三点要求:一个是要求当局释放被天津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轮功学员,二是要求当局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合法出版,三是要求给予法轮功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据说当时的总理朱镕基接见了他们,并表示天津被抓捕的学员现在已经释放了,其他的两个要求他们会再研究;通知大家可以回去了。于是大家就有序地撤离了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办。

东曲儿母亲说:“大法很神奇,站了一天不吃不喝没感觉累,甚至80岁的老人她都能坚持……撤离的时候人多、又走得集中,那个时候也根本找不到车,所以我们是走回来的,但是大家都不觉得累。”

学员们在撤离的时候,也是一边走,一边把地上的垃圾捡干净。据说,学员们撤离完,府右街跟清扫过卫生一样干净。这件事情也震惊了中共的领导人,甚至被江泽民诬蔑为法轮功有幕后高手指挥。

邪恶不战而败

“四二五”依法和平上访,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推向了世界的舞台,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所展现出来的素质和风貌在人类历史上竖立了一座丰碑。

同时,法轮功学员上访中用整体的祥和平静,破解了中共的一个大阴谋,那就是他们企图制造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假象以挑起事端。

东曲儿的父亲回忆说:“从天津公安局放话说要到北京才能解决问题,到现场警察引导我们去府右街,又指挥我们这么站那么站,他们的预谋就是想制造事端。但法轮功学员对警察没有任何抱怨,让我们怎么站我们就怎么站。从下午开始,在现场巡视的车越来越多,除了拉着窗帘的高级轿车外,还有各种指挥车,有武警的、有公安的、还有部队的车,这三方面的车都有。”

东曲儿的父亲回忆,他们炼功点上有一位是在医院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到4月26日集体学法时她告诉大家说,25号,他们医院突然被武警征用了,病号全部被疏散转移走了,说是给晚上12点清场用的。

想起这些,如今年已花甲的东曲儿的父亲禁不住流泪了:“人从来就没有说了算过,晚上9、10点上访就圆满结束了,他们的阴谋破产了。这就是大法的威德、法轮功的感召力,当时就是那个善的力量制约、影响了整个事态的发展,制约、影响了那些警察、武警和军人,左右着那个场面、那个局面……,所以我想‘四二五’真的是一座丰碑。”

反思过去 做出历史的选择

“四二五”开创了人类历史上和平维护正法、维护正信的先河。有人说,如果没有“四二五”,就不会有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东曲儿的父亲并不这样认为,他说:“自古以来,正邪从来都是不能两立的,没有“四二五”,也会有“五二五”、“六二五”的发生,这完全是由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的,它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一定的。”

他继续说:“有人说,那个地方是你们能去的吗?还去了那么多人,如果换成我,我也会如何如何。政府是为民众服务的,我们正是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和希望,才去依法上访的。这既是依法维护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也是对政府的信任和支持。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也从来就没有道德底线。它这些年迫害法轮功所使用的手段,已经越来越普遍地施加到了所有民众头上,让人们一点点看清了中共的真实面目。是中共自己把自己放到了全体民众的对立面上,是中共自己把自己迫害倒了。”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18年,在这18年的过程中,东曲儿一家始终坚信大法,坚定地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努力做一个好人。东曲儿父亲说:“18年来,我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就是正的越来越正、邪的越来越邪,在向两极化分开,这个态势越来越清晰。所以我觉得,不管是大陆同胞也好,还是世界上的各国人士也好,应该通过法轮功这么多年的讲真相,来对自己应该怎么选择做一个很好的反思,有一个负责的反思。这不是法轮功要干什么,我觉得在法轮功这个事情上,历史给每个人做了一个安排和选择。每个人也应该在这个事情上,有一个反思,有一个选择。”

四二五大上访”简介:

1999年4月22日和23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300多名防暴警察殴打和抓捕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当时向刊登污蔑法轮功文章的《青少年科技博览》的杂志社和平反映情况。而当学员们去天津市政府要人时却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该事件,并说“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事后披露的真相显示,这是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利用政法系统,阴谋制造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假象,为镇压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而制造事端。

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要求当局释放被天津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要求当局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合法出版,并给予法轮功修炼民众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超过万名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安静祥和,秩序井然,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晚上学员们散去时,地上一片纸屑都没有,连警察扔的烟头都给捡起来了。

责任编辑:童景

相关新闻
渥太华法轮功学员烛光守夜纪念四二五上访日
渥太华法轮功学员烛光纪念四二五上访六周年
向十年前法轮功的四二五上访致敬
引发四二五上访的天津事件纪实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财新被踢出白名单 胡舒立麻烦了?
【拍案惊奇】美准驻华大使听证 一口气踩7条红线
【有冇搞错】中国将重回“黑炮”时代?
【横河观点】回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个历史决议
【新闻看点】美准驻华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微视频】无力解决煤炭短缺 中共找替罪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