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讲广东话似吵架”文化差异惹得祸

玫瑰谷路1号驱逐令无效 华裔租户可继续居住

玫瑰谷路(Rosedale Rd)1号是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一处公寓,四周风景优美,入住率极高。(摄影:滕冬育/大纪元)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月谛多伦多报导)不久前,“玫瑰谷路(Rosedale Rd)1号”成了多伦多的一个热词。这是一栋四层出租公寓的所在地,引起大家的关注,并上升到“种族歧视”的高度,是租客间的纠纷引起的。现在终于有了结果。

几年前,彭氏夫妇(Dot 与Paul Pang)入住玫瑰谷路1号,他们是这栋公寓入住的第一对亚裔租客。在搬入的6年间,他们与其他租客和房东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去年9月,房东以彭氏夫妇行为严重影响其他租客日常生活为由,下达了驱逐令。彭氏夫妇则将纠纷诉诸到房东与租客委员会 (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LTB)。

本周一,委员会就此案作出裁决,驳回了房东下达的驱逐令。房东代表、公寓物业公司经理汉纳(Aubrey Hannah)告诉《大纪元》,委员会的裁决是彭氏夫妇可以继续住在公寓里,驱逐令无效。

玫瑰谷路(Rosedale Rd)1号是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一处公寓,四周风景优美,入住率极高。(摄影:滕冬育/大纪元)
玫瑰谷路(Rosedale Rd)1号是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一处公寓,四周风景优美,入住率极高。(摄影:滕冬育/大纪元)

矛盾不断升级

彭氏夫妇在2012年首次向业主投诉遭种族歧视,至2014年,二人报警表示不断受骚扰。

玫瑰谷路(Rosedale Rd)1号是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一处公寓,四周风景优美,入住率极高。公寓内租客,基本上是本地学者、高层管理、专业人士和退休人士。

彭先生告诉《大纪元》,他与太太都生于加拿大。他的父母来自香港。以前,彭先生供职于银行,太太曾是一位记者。2010年夫妇2人遛狗时,发现大楼有空房出租,因看中公寓环境,他们便租房住了进来。

几年前,彭氏夫妇(Dot 与Paul Pang)入住玫瑰谷路1号,他们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也是这栋公寓入住的第一对亚裔租客。(摄影:滕冬育/大纪元)
几年前,彭氏夫妇(Dot 与Paul Pang)入住玫瑰谷路1号,他们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也是这栋公寓入住的第一对亚裔租客。(摄影:滕冬育/大纪元)

然而,在他们入住后,不愉快的事情接踵而来。

首先,入住第一天,彭氏夫妇说,在用公寓电梯搬家具时,彭太太(Dot Pang)在电梯内碰到一名老太太,彭太太打招呼说他们刚搬进来,谁知老妇叫他们滚开别挡道。此后,双方之间矛盾不断升级:彭太太说这名老妇偷他们种的花。此外,一位养狗的老妇以为彭太太是投诉她没及时清理狗狗粪便的人。

因洗衣机有限,每户洗衣服都有固定时段,在2011~2014年期间,夫妇俩发现,他们贴在洗衣房提醒其他租客自己洗衣时间的便条,被人乱涂写上“不要忘记清理洗衣机内的狗毛,疯狂的华人(Crazy Chinese)”。

彭氏夫妇说,为搞好邻里关系,他们在中国新年期间和圣诞节期间,也曾给邻居买小礼物,邀请其他租客吃烧烤等,结果不但不管用,还使关系更僵化。

在2014年的一天,竟然有1名租客敲他们家的门,大喊大叫说,他们不应该住在这里。气极之下,夫妇俩叫来警察,警察警告了这名租客,2天后又发出第2次警告。

同时,大厦7个单位10名租客签请愿信,要求多伦多警方社区联络员,安排彭氏夫妇与其他租客会议,以讨论各宗投诉和争执。请愿书写到:“我们与彭氏夫妇的磨擦已经导致极大不快,并减低了我们享受社区和玫瑰谷路1号。我们希望彭氏夫妇与我们一起改变这种情况,就像我们希望与他们一起出力,而不要再寻求其他补救办法。”

但夫妇2人认为,请愿是种威胁,目的是赶他们走。

都是文化差异惹得祸?

几年前,彭氏夫妇(Dot 与Paul Pang)入住玫瑰谷路1号,他们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也是这栋公寓入住的第一对亚裔租客。(摄影:滕冬育/大纪元)
几年前,彭氏夫妇(Dot 与Paul Pang)入住玫瑰谷路1号,他们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也是这栋公寓入住的第一对亚裔租客。(摄影:滕冬育/大纪元)

在房东与租客委员会(LTBI)作证时,有3名租客作证说,彭氏夫妇说脏话,说话大声,态度让人感觉不友善,都曾和彭太或夫妇2人之间有不愉快经历。

3名投诉人之一的、自2011年入住大楼的证人租客科尔(Henry Cole)在委员会上,讲述了他于今年1月25日与彭太的遭遇。他声称当天下午,他和妻子在车库遇到彭太,彭太盯着他们,在说一种外国语言。他承认自己听不懂她在讲什么,但从其肢体语言和音量,猜测她是在讲一些亵渎的话,令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第2名投诉人Arcand先生声称,他在该大厦居住了16年。他于今年2月8日向业主投诉,称2、3天前彭太在经过他时给他难看的脸色,并似在嘲笑他。经过双方长久以来的矛盾,他常常要尽量躲避开彭氏夫妇。

第3名投诉人Sterpin女士在此居住了22年。她声称在今年2月6日取信时,遇到彭氏夫妇,当时他们在讲中文,她并指彭太突然用英文说“神经病”和一句粗话,令她感到是在针对她。

彭太太则强调广东话本来就是音量颇大,即使是正常讲话也往往容易令外人感觉是在吵架。但是,她用英文说到“精神病”是因为她当时正在与丈夫讨论一名亲戚患有精神病的事情,而中国人讲话常常是中英混合用。她也否认自己讲了F字的粗语。

各方对裁决结果的反应

房东代表、物业经理汉纳说,为解决纠纷,物业公司花了4.5万请律师专门进行外部咨询和调查。不过,现在终于收到委员会的裁决。汉纳表示,物业公司尊重委员会的决定,不会再要求彭氏夫妇搬出去。他说,“没有人受到惩罚,一切恢复正常。”

彭太太还没有公开表明态度。她邀请媒体参加她今天(16日)上午11点在多伦多唐人街举行的记者会。届时,她会谈她对裁决结果的看法。彭氏夫妇的律师萨德(Caryma Sa’d)也会出席记者会。

委员会裁决后,公寓内一位租客告诉记者,他希望今后居民们能够和睦相处,尊重礼仪,这样大家都会觉得很舒服。他说,比如,上周,他在车库门口遇到彭氏夫妇。彭氏夫妇下车后从车库走进公寓,他扶着门,让彭氏夫妇先过,这是基本的礼仪。

他说,这里不需要种族歧视。他在这栋公寓住了15~20年,他希望继续住在这里。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