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被输不明药液 她的右腿溃烂脱落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摧残 (4)害成残疾人

人气 4589

【大纪元2018年10月16日讯】在看守所,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宋慧兰被输不明药液后,她的右腿起了大紫泡,随着情况越来越严重,腿变得越来越黑。到后来,一动变硬的腿,血水就顺着腿淌出来。

在巨大的痛苦中,她分分秒秒地煎熬着,亲人们也心碎万分。她的姐姐和女儿轮流将她抱在怀中,生怕她就这样离去。最终,她溃烂的右脚掉落下来。

为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强迫其“转化”(放弃修炼),中共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对修炼者大量使用药物,逼迫他们“转化”,将他们迫害致残、致疯、致植物人乃至致死。

1999年7月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毁灭性的迫害,据迫害初期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令他们转化的目的。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惨烈程度及其严重后果。

医务人员披露内幕 :是上级的指示

据明慧网2001年6月8日报导了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徐州睢宁县法轮功学员被药物迫害后和医务人员的对话:

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绑在床上打针、灌药。所谓的医务人员超剂量地给他们注射不知名的针剂。他们立刻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等他们慢慢醒过来后,医务人员再把他们身上的绳子松开。

“药物的作用发作时,我们撕心裂肺地痛苦、疼痛,在地上打滚、惨叫、猛烈地撞墙。”受害的法轮功学员写道。

当他们清醒时问医务人员:“为什么给我们这些没病的人打针、灌药?”

医务人员说:“没办法,这是上级的指示,我们要工作,只有服从领导。我们也不想这样对待你们,但我们也不想下岗。”

医务人员接着说:“用这些药,你们不会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们说不炼法轮功了,就可以不给你们用药了。你们自己千万不能跑出医院去,我们不给你们逐渐停药,人会疯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别人也会把你们当成疯子再送进疯人院的。药性反应起来那种痛苦是难以想像的,非常可怕,后果不堪设想……”

据明慧网另一则报导,在2002至2003年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狱医院院长赵某,在禁闭室的走廊里,手里拿着装有粉红色药水的葡萄糖瓶子,凶狠地对13位法轮功学员说:“如果你们说不炼了,我就请狱长把你们放回监区。如果你们还炼,就一直给你们打这个,这是国家统一给法轮功研制的。”

此篇将揭示中共用药物把法轮功学员致残的罪恶。

接上文:从大学生“被精神病”看中共残忍药物迫害

被输不明药液 她的右腿溃烂脱落

黑龙江鹤岗市新华农场法轮功学员宋慧兰,2010年12月,遭佳木斯市桦川县横头山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关押在汤原县看守所。

2011年2月23日,宋慧兰被看守所所长等人按在铺上,被快速输了不明药液。当时,她感到剜心地难受,痛苦得满地打滚,说不出话来。之后,她的膝盖以下全部失去知觉,身体发硬、僵直,连舌头都发硬。

2月28日后半夜,她的心脏异常难受,生不如死。宋慧兰的右腿起了大紫泡。狱医第二天看了宋慧兰的右腿后说:“这条腿废了。”

被输不明药液的宋慧兰之后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大脑反应迟钝,记忆断断续续。

被放回家后,宋慧兰身体僵直,眼神发呆,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弯,像木头人一样。

她的右腿以下,脚面、脚趾全部坏死,呈黑色,摸上去硬梆梆,像铁板一样。

2011年5月25日,她的右脚掉落。

宋慧兰被打毒针迫害后,腿脚变黑、小腿腐烂。(明慧网)
宋慧兰的右脚掉了。(明慧网)

被注射不明药物 她的下肢瘫痪

董敬哲(明慧网)

董敬哲,32岁,广告设计师,她的广告设计作品在“北京昆仑杯广告设计大赛”中获奖,并在沈阳《都市青年报》上发表“广告人手记”专栏文章。《沈阳晚报》也刊登了其设计的企业标识被客户好评的消息。

2005年3月5日,沈阳市国保、铁西区国保、沈阳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等至少五六十名便衣警察在董敬哲的住所将她绑架,同时还绑架了她的丈夫和母亲。

董敬哲后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2005年3月,马三家恶警将她定位在铁床上,连续给她注射70多瓶不明药物(每瓶500毫升,每天五瓶),致使其双腿瘫痪。

被灌药打针 食物也被下药 她的双腿双眼被致残

天津市南开区63中学的历史教师张玉兰,2002年3月11日,被天津市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关进天津女子监狱。

张玉兰被迫害前的照片。(明慧网)

“每每被灌药打针后,我就开始难受,四肢无力、恶心、又拉又吐,浑身颤抖,再后来眼睛看东西就模糊了。本来睡眠很好,强制用药打针后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浑身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他们是在用这个方法摧残我!”张玉兰回忆了自己在监狱的经历。

张玉兰还发现,监管她的在押犯人往她水杯里下药。当她要求她们不许往她吃的、喝的东西里下药时,犯人恶狠狠地说:“我们有的是办法。”

慢慢地,张玉兰两腿残废,双眼也失明。

出狱后张玉兰才得知,她吃的馒头里也下了药。

被输毒液成残疾人 他的双眼失明

吉林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张宏伟,原是一位充满活力的小伙子,经历十三年冤狱迫害后,变成了一个生活难自理的残疾人。现在的他身体瘦弱,失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乎一动不动;他无法直立行走,腰弯得很厉害,只能扶着墙小步挪移。

张宏伟(明慧网)

在吉林监狱,张宏伟被狱警强制输四五瓶不明的药液和口服胶囊药粒,以致双腿瘫痪,眼睛越来越看不清楚,直至彻底失明。

此外,他还遭受了“抻刑”、“死人床”、烟熏、开水烫、手弹眼珠、拽眼眉头发、针扎、拳打脚踢等酷刑折磨。

七旬老人遭药物迫害  14天失明

黄秀英老人,原攀枝花市攀钢医院护士,2009年6月10日,再次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被冤判四。随后,2010年1月10日,70多岁的她被强行劫持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六监区。

黄秀英老人。明慧网图片

六监区监区长等人将黄秀英老人绑架到四川省金堂监狱医院,进行所谓的“双眼药物治疗”。每天狱警和医生强行按住老人,往她的双眼里滴药水,四种药水交叉点,每二小时点一次,短短的14天时间,黄秀英老人被四川省金堂监狱医院强行胡乱用药,导致双目失明。

黄秀英老人强烈要求出院,狱医不仅强收她865元的医药费,还推卸责任说失明是“因为眼睛老化造成的……”。

到2011年7月3日,六监区才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将黄秀英送回家。

被强制吃药致肝硬化 含冤离世

刘德清,60岁左右,黑龙江海伦市保健院医生,曾二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2007年12月10日,刘德清被第四次被绑架,遭冤狱五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在狱中,她被逼着吃药,不吃就灌。吃药后,大便都是黑色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全身浮肿,怕冷。哈尔滨医大二院诊断她的病情为肝硬化中期、腹水、贫血、血色素六克。

此外,狱警强制她在一块地砖上“码军”(坐在五寸高小板凳上),出线就遭毒打。从早上5点坐到到晚上9点,到了第六天,人就挺不起来了。一闭眼睛,她就被人用针或牙签扎,用板条打,用扫床的刷子打⋯⋯

刘德清被送回当地后,于2011年11月27日含冤离世。

刘德清被迫害得腹部肿胀。(明慧网)

遭药物迫害 不能行走

四川省广元市法轮功学员祝艺芳,曾是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官员。

2006年4月到11月,祝艺芳在广元市看守所遭“五马分尸”酷刑折磨,被野蛮灌食,并遭不明药物摧残。

后祝艺芳被非法判刑七年,于2006年11月14日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在成都警官医院,她每天被输入二瓶到八瓶不明药物。随后,她心里发慌,血管疼痛,肚子肿胀,感觉生不如死。

祝艺芳遭监狱药物折磨后的情形。(明慧网)

就这样祝艺芳在医院遭受五个多月的迫害,至今臀部上还留下一百多个针眼,针眼泛绿色。

她被迫害到只有一点微弱的气息,四川省“610”、广元市“610”、苍溪县“610”办公室才允许亲属把她背出医院。

被灌药 四肢麻木 丧失记忆

宋艳群,40多岁,吉林舒兰市人,原是一名品学兼优的英语教师,在舒兰市两次考公务员成绩都是第一。

2012年,在宋艳群被酷刑迫害致生命垂危时,被送进公安医院继续迫害。12月中旬,她遭强制灌食。几个人坐在她身上按着她的头不让动弹,一人给她硬插管子,她的鼻子、喉咙被插破,出血。被灌的东西中被放入不明药物,导致她四肢麻木,思维、记忆几乎丧失。

左图:宋艳群被迫害前的照片:右图:迫害后刚出院的照片。(明慧网)

宋艳群于2014年1月20日回家时,已生命垂危,体重仅47斤……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四川新津洗脑班投毒行凶 曝中共灭绝政策
江泽民恐惧的劳教所黑幕:药物摧残(1)
江泽民恐惧的劳教所黑幕:药物摧残(2)
江泽民恐惧的劳教所黑幕:药物摧残(4)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要改对美策略?孙大午视频引热议
【新闻看点】北京疫情爆发 全国叫停体育赛事
【财商天下】中共推高钢价 趁火打劫?
【横河观点】奥运中另类抗议 美溯源报告有新意
【珍言真语】黄晓敏:中共强制运动员服禁药
【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我的寻道之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