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中大学生对性暴力愤怒 吁重组警队

人气 2068

【大纪元2019年10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张顿采访报导)香港中文大学(中大)学生吴傲雪(Sonia)勇敢地摘下口罩,哭诉被警员性暴力后,中大两名大学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港警越来越暴力,甚至对被捕者实行性暴力,这令中大师生非常愤怒。

吴傲雪10月10日晚向中大校长段崇智及其他在场的校领导、学生、校友哭诉,反送中运动中抗议者被捕后,她本人被警员性暴力,其他被捕者被性侵及虐待。吴最后拿下口罩哭求校长声援被捕者,谴责警方对被捕人士施暴。

随后,1.8万名中大师生联署声援吴同学,谴责港警的暴行;中大员工总会也发联署声明,要求成立国际级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捕及滥暴事件,并惩处施暴者。

10月11日,中大学生A同学(男)、B同学(女)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对港警这种暴行很气愤,并讲了港警这几年来越来越暴力,随便抓人等。

港警随便抓人 听命于政府

A同学表示,香港之所以是一个重要的国际城市,除了经济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法制,荒谬的是,如今香港警方随便、无理逮捕人。前天几个商场的保安,被警察基于上头的命令,在没有搜查指令的情况下攻了进来,保安在执行职责的时候,反被警方控告“阻差办公”被逮捕,真是很荒谬的。

“我觉得香港已经再也做不到之前那么法制(的程度)了。为什么之前那么安全,除了警察的执行能力之外,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原本是有一套完整的法律,现在明显做不到三权分立。”A同学说。

他说:“法律不再是保护个人,只是给行政机关所用,立法会会用不同的方式去剥夺人们的被选举权和选举权的时候,(法律)已经变成只是服务于行政机关了。香港对外只是变成了中国(大陆)的一个城市,不再是我们以为的一个独立的城市,或者一个特别行政区。”

港人“和理非”对港府感到灰心

A同学表示,本来他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就是和政府慢慢谈,但因为港府这几年有DQ梁天琦(取消梁天琦议会议员参选资格),或者用不同形式去打压议员、打压人们自由发声等等。

这个政府、港人面对的人不可以一起沟通,尤其是特首林郑月娥,A同学说,“我觉得她是非常言而无信,例如天星码头丶囍帖街等这类事情,她只是表面上表示愿意和你谈判,实际上是暗渡陈仓,静静地将她所想做的事做了,她完全没有尊重和她在对面谈的人,所以我认为既然她不尊重我们,我们也不应该给她应有的尊重。”

林郑月娥9月26日举行首场社区对话,150个被抽签选中出席的市民中,再抽出30人获准发问,每人发问时间不得超过3分钟,但实际发问的人士却只有26人。据统计,发问者有超过三分之二要求林郑正视警察暴力问题,接近一半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林郑统统都以过去一贯的立场予以拒绝,令不少市民失望,更让人觉得所谓对话完全是做给外国看的一场秀。

10月1日中共建政当天,港人的反送中运动遭到港府前所未有的镇压:港警发射6发实弹,致18岁的中学生曾志健的生命一度垂危;发射了约1400枚催泪弹、900枚橡胶弹、190枚布袋弹、230枚海绵弹;抓捕了269名抗议人士,年龄介于12至71岁;74人被送医救治,其中2人危殆、2人情况严重。

A同学表示,这几年很多人变成了勇武派,因为他们对港府灰心了,有很多人认为如果这个政府不回归到服务市民的初衷,是行不通的。应该去寻求政府方面的改革,才能切实解决问题。

他说,现在监警会是无牙老虎,因为他们本身是自己人查自己人,会出现包庇,甚至是只是做秀。“例如有一份调查显示,投诉(警察)成功的比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确实是很夸张。这几年我们都看到警察打人民的手段越来越严重,甚至是对被捕人士的性暴力,或者是打压我们游行示威时的行为。”

港人吁重组警队

A同学表示,港人反送中运动中又增加了“重组警队这个诉求”,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建立一套真正有执行力、要服务市民的警队。

他认为重组警队非常重要,因为在这四个月反送中运动的情况来看,抗议活动没有警察巡逻的时候更和平,这证明香港人的素质非常之高;而一旦警察出现的地方马上变得暴乱、动乱,说明警察成为动乱之源。

另一方面,重组警队可以清除警队内的害群之马,那些戴着面罩去暴打示威者的人,他们是真正的暴徒,是真正危害、伤害市民的人。将这些人筛选出来以后,留下那些好的警察,吸纳回一些因为看到这几个月警暴问题而辞职的人,那些才是真正的警员,为人民服务的警员。

警权过大 港人“自杀”率攀升

B同学(女)表示,现在香港警权过大,你没有办法去保证自己什么时候不被抓,被抓后不能保证自己不被别人性暴力、性侵犯。

“这种事情是不可以接受的。人民不应该对普通的警察,或司法制度有所恐惧,因为它本身就应该用来保护我们的。”她说。

B同学还说,现在香港“自杀”的很多,浮尸通常是几年或十年才发生一次,但现在隔两天就有,而且多数捞起来的浮尸都是女孩,多数“跳楼”的都是男孩。

对于本月初林郑月娥刚刚出台的《禁蒙面法》,A同学认为港府为了打压抗议者,蒙面都不行,这很荒唐;B同学认为它是个错误的法规。

B同学说,蒙面是源于对制度不信任,开始不信任这个司法制度,担心被秋后算账。因为2014年的雨伞运动,当时没有人戴口罩,但过后不少人被秋后算账。

她还说,港府把蒙面的原因归咎于暴力,但它就不会去思考,人们为什么会走上暴力(这条路)?做为一名大学生,“谁不想上学,谁不想去玩?谁不想每天快乐地过?但是,你逼到我们不得不走出来,而且对香港的司法制度不信任的时候,我们只有去蒙面,蒙面是一个在司法制度之外去保障自己的方法。”#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梁京:理解香港“勇武派”的历史角色
为消失的自由而战 香港市民对勇武派的理解
【新闻看点】百日反送中 北京催生勇武派
香港“勇武派”:不认同中共 认同中国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错】港人DNA数据大忧虑
【现场视频】沈阳高压线遭雷击 火花飞溅
【珍言真语】袁弓夷:港府延选犯法 加速灭共
远离甲沟炎 常喝2味养甲茶 指甲红润不易裂
【珍言真语】潘焯鸿:无惧权贵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