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铮:彭斯演讲之“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

10月2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美中关系演讲,彭斯提到川普(特朗普)明确表示,美国不寻求与中方对抗,“我们寻求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开放的市场,公平的交易以及对我们价值观的尊重”。(Photo by NICHOLAS KAMM /AFP)

人气: 21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7日讯】小时候学语文,每篇课文老师都要让总结出个“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来,似乎这样才算看懂了这篇文章。

现在虽然觉得“总结”一篇文章,或把一篇文章“肢解”成“段落大意”去理解的作法有些荒谬,但“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这两个词还是在脑海中挥之未去。

那么今天就借用这种说法,来谈谈很多评论人士似乎还未曾谈及的10月24号美国副总统彭斯关于美中关系演讲的“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吧,因为我觉得,抓住这个“中心思想”,对于理解他的整篇演讲,乃至美国对美中关系的全面理解和战略布局,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而现在大家谈论的,更多的是一些细节。

我听来听去,觉得彭斯的“中心思想”就是,美中两个国家在信仰、价值观和社会制度/结构方面的根本性差异,决定了两国关系的走向。如果中共不改变自身,去拥抱普世价值,美国不可能改变自身去接受它容纳它。

换言之,彭斯演讲的核心要点是,美中之争,之差异,是信仰、价值观、体系和社会制度之争,之差异。这说明,川普政府已经是站在信仰、价值观、体系和社会制度的层面在看待美中之间的关系了。

理解到这一点,我想,一些恨不能美国今天就把中共给干倒的朋友们,就不必再去为今年他说的话似乎比去年要“软”、川普会不会为连任而对中共妥协之类的问题费心烦恼了。

在谈到美中脱钩问题时,彭斯说,美国不想与中国脱钩,但中共的所作所为,表明是它自己在与世界脱钩。

我不知有多少人从这句话中听出了这样的潜台词:是中共自己要与人类文明为敌,与全世界为敌;中共其实是全世界的敌人、对手,而不仅仅是美国的。

昨天我在网上发了个短帖,说 NBA 的莫雷不过发了个七字推文,中共就跳得老高要抵制;而彭斯大骂中共近一小时,中共却欺软怕硬不敢抵制美国,等等。有人在帖子下留言说:“国内学者认为彭斯今年的演讲软和了,值得赞许。”我回复说:“那是他们不明白绅士是如何骂人的。”

是的,文明人讲话,不会像殃视的主播一样,泼妇骂街般把什么“搅屎棍”及比“搅屎棍”更脏的语言,都拿出来撒泼解气,为骂而骂。

文明人最“恶毒”的“咒骂”,就是类似这样的事实陈述:2015年,他们承诺了不在南海搞军事化,他们食言了;同年,他们承诺不偷窃我们的知识产权,他们也食言了……

对于已经完全失去廉耻感的中共官员来说,这样的“咒骂”只是清风拂面,丝毫没有痛感;而对文明世界的人来说,被人这样直言不讳地指出你的食言和偷窃行为,已经是完全颜面扫地,可以自己去买块豆腐碰死了。

所以,听懂了彭斯演讲的“中心思想”后,就能明白,他每一段的“段落大意”,都是在一条条列举中共的恶行,以及美国对每一项美中重大差异的看法和处理方式,比如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贸易问题等等;同时彭斯也一遍遍反复强调:对美国的立国之本,如对压迫和暴政的反抗、 对造物主赋予的神圣不可侵犯的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的权利,对民主、自由、宗教信仰和法治的捍卫,等等这些问题,美国是寸步不让的。今天美国人捍卫立国之本的决心和意志,并不比美国的建国先贤们更小更弱。

在演讲结束后的回答问题环节,彭斯还特别提到,川普总统是历史上第一位主持联合国宗教自由会议的总统。

在那次联合国宗教自由大会中,以及在其他很多场合中,彭斯及国务卿彭佩奥都多次提到:“美国人一直认为,我们的首要自由就是宗教自由。”

从这个意义上说,将捍卫宗教信仰自由列为首要任务的美国,与号称不信神,要“砸烂一切现存的社会制度”,并迫害一切正信的中共,根本是无法互相融合的。

既然无法真正融合,脱钩不脱钩,其实只是个伪问题。
是的,无论是彭斯的演讲,还是川普政府的作法,都没有涉及到政治层面的东西,都还在谈贸易公平而已。

但是,彭斯的演讲,却已经超出了政治层面,涉及到最基本的价值观念、世界观和信仰观的问题了。而政治制度的设计和建立,只不过是在价值观念、世界观和信仰观之下进行的。

从这个角度说,如果美国真正要坚持自己的价值观、世界观和信仰观,它是一定无法接受中共的价值观,以及为这个价值观服务的政治及社会制度的。

而中共在经济、技术和军事领域等种种为美国所不能接受的作法,无一不是基于它毫无道德感的“信仰”和价值观所而做出来的。

所以,美国坚持中共要纠正自己的行为,其实就已经触及到了中共根本不能见容于文明世界的“信仰”和价值观层面,也就是它赖以存在的基础。

从这个意义上说,只要美国能咬住这一条不放,能一直坚持下去,其实就这一条,也一样会要了中共的命。

彭斯在演讲中还提到,中共希望美国有个不同的总统,他的潜台词是,中共不但想干扰美国选举,也想在贸易战中采取拖延战术,期待着川普连任不上,中共好继续与他们已经搞定了的民主党政客打交道。

对此,我也想顺便说上几句。
昨天听彭博社广播,主持人问某专家:“你觉得在现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中,谁对川普的威胁最大?”

结果专家说:“川普最大的威胁是经济衰退。”那意思说,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是川普最大的敌人,而民主党现有总统候选人中,无人能真正构成对川普的威胁。

在此,我不想与经济专家去争论,美国会不会出现,或是否已经出现经济衰退,或者经济衰退能否威胁到川普的连任。我只想说说这几年我观察到的几个现象:
第一、民主党和大部分左派媒体,一直不能、不想接受2016年败选的事实和现实,所以这三年多以来,所搞出的唯一有“成效”的事情就是怎样把上次的选举结果“倒”回去,把川普搞下去。

三年多来,他们不能反思自己为何失去民心和选票,而是像完全失去理智似的,只知攻击、整治川普,为川普制造种种麻烦和障碍,阻挠他正常行使总统的职责。这种表现,借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答CNN记者关于三十九名中国人为偷渡英国而惨死大货车之事的提问时的用语来说,是没有为民主党加任何分的。

第二、到现在为止,民主党未能推出一个真正像样的候选人,或一句选战口号,一套施政纲领来。人气相对较旺的沃伦,提出个什么“Medicare For All(全民医保)”,却又答不出什么细节来,比如如何支付这个计划的问题。就算经济出现了衰退,请问哪位民主党候选人有药方?

第三、反过来看川普,三年多前,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句“让美国再次伟大 (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的口号,和一些怎样做到这一点的承诺。但他以一介政治素人,在党内、党外全无后援、全面受敌的情况下,“一人敌一国”,赢得了那场选举。

上任三年以来,各方面成绩,虽然媒体基本不报,但大家还是能看到的。就业率、失业率、招工数、新增职位数、GDP、股市指数、购买力、消费景气、消费者信心指数,等等这些,还是会定期被公布的。大家的荷包怎样,各人心里也是有数的。

也就是说,三、四年后,比起2016年时的情形,川普已经不再是除了“口号”外啥也没有的政治素人。政绩怎样,民众自有判断,党内的支持度,也已经达到九成以上。

从兑现竞选承诺的程度看,2016年支持川普的,2020年铁定仍会支持他,就这一条,川普不就已经赢定了嘛。

反过来,除了抹黑川普外毫无建树的民主党(川普称他们为“毫无建树党Do Nothing ”真的再妥帖不过),在这四年间又失去了多少中间选民?到下次选举时,应该就会有分晓了吧。

所以,中共想采取拖延战术来应对贸易战,完全就是痴人说梦。正如川普所说,到他再次当选后,条款只会更苛刻。

当然,中共能认清这一点,它就不是中共了。
中共是注定要覆灭的,而覆灭前的种种,一定是愚蠢且疯狂的。

附:美副总统彭斯2019年美中关系演讲全文文字稿

彭斯讲话视频(中文同声翻译)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0-27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