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研究:电费飞涨 安省需下大力下调

研究显示,安省电能政策不恰当,造成居民电费飞涨。(Shutterstock)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Rahul Vaidyanath多伦多报导,李平编译)菲莎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本月初最新研究显示,安省民用和小商家电费飙涨55%,居民电费平均比其它省高出整整22%。这与过去10多年间上届自由党政府在电力能源上的政策相关,现任政府也还没有兑现减电费承诺。

报告剖析了保守党政府未能兑现降电费承诺原因,建议省府立法取消或重启再生电能提供商固定电费合同,消除导致电费飙涨的这一罪魁祸首。省府这一巨额电力补贴,还导致省府债务持续猛增。

前政府干预 导致电能过剩严重

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商学华裔李教授(Ian Lee)表示,上届自由党政府无视市场正常规则,不靠市场数据事实,而是一味凭借书面理论制定电费政策,进行大量政府人为干预,也加剧了现任保守党政府电费政策上的工作难度。

为推动再生电能(风能、太阳能、水力电能和生物质电能等统称),前自由党政府于2009年通过《绿色能源法案》(GEA),即政府以法律形式规定向所有人收费,然后把钱补贴给这些再生能源生产商,补贴年限是最低20年。李教授认为,这完全是随便一拍脑袋就做下的疯狂决定。

2003~2014年期间,自由党政府关闭大量火电厂(煤电厂),以天然气、风能和太阳能等取而代之。但随之而来的结果是,再生电能大量生产,但制造业和造纸纸浆业等用电工业大户产能萎缩,加上消费者节能意识增强,日常用电习惯更高效,造成电能大量过剩。

过剩电能无法像其它有形商品一样储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结果是普通用户得为这些过剩电能买单。

错上加错 电费飞涨

菲莎报告显示,电费单中最大费用部分是发电费,太阳能发电费是每度电48.1分,是核电电费(每度8分)和水电电费(每度6.3分)的6倍多和7倍多。

为弥补电费市场批发价和前自由党政府给再生能源行业承诺的固定电费价差,支持一些保护项目和支付核电和天然气发电项目相关成本,省府得收一个整体调节费,这一收费从2008年的每度电0.01元涨至2017年的0.10元。2018年保守党政府上台后,这一费用又涨了13%。

这意味着,要想降电费,得从整体调节费开刀。报告指出,太阳能和生物质发电量仅占全省电力3%,却拿走15%的整体调节费。报告称,取消这些电厂,以市场电价发电厂取而代之,整体调节费能降15%。

再生电力补贴合同应取消

报告指出,前自由党政府承诺高额电价补贴,再生电力公司失去市场竞争动力,不会为整体电力市场考虑,而一味只考虑其自身利益。也就是,自由党政府这一干预行为,使得整个电力行业政治化,导致供需失衡,扰乱正常的公平电价市场形成机制。

李教授表示,过去10~15年,安省电力日益政治化,环保团体大肆游说政府,鼓动政府干预电力行业。但这些环保人士,只是空谈,不是什么科学家或能源工程师, 鼓吹的一些东西,在政治活动人士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

2017年2月,时任自由党能源厅长曾承认《绿色能源法案》有问题,政府不应只强调几种电能,而是鼓励电力公司竞标省府电力合同,开放电力行业,确保最公平合理的电价。

菲莎研究所和李教授均认为,省府应立法取消再生电力补贴合同。

福特政府的作为

安省电力组成中,核电占近60%,而魁省和曼省主要靠价格更便宜的水电。专家一直建议,安省电力本就过剩,多建电厂无益,应从魁省买电,价格更便宜。

好在是,福特政府已经开始逐步着手解决前自由党政府留下的问题,终止了750多个再生电力合同,合同总价逾7.9亿,去年废除了《绿色能源法案》。

安省财政责任办公室(FAOO)引用穆迪评级数据指出,目前安省债务总计3,380亿元,作为地方政府欠债总额居全球最多。前自由党政府用借来的钱补贴再生电力公司,现任保守党政府在想办法从这个泥潭中抽身。

前任政府造成的电费猛涨,现任政府还在想办法帮普通家庭减负。省府2019年财政报告显示,上个财年省付花14亿元为普通家庭、农场和中小企业提供电费补贴以减少电费上涨冲击,今年打算至少追加至40亿元。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