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研究:電費飛漲 安省需下大力下調

研究顯示,安省電能政策不恰當,造成居民電費飛漲。(Shutterstock)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Rahul Vaidyanath多倫多報導,李平編譯)菲莎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本月初最新研究顯示,安省民用和小商家電費飆漲55%,居民電費平均比其它省高出整整22%。這與過去10多年間上屆自由黨政府在電力能源上的政策相關,現任政府也還沒有兌現減電費承諾。

報告剖析了保守黨政府未能兌現降電費承諾原因,建議省府立法取消或重啟再生電能提供商固定電費合同,消除導致電費飆漲的這一罪魁禍首。省府這一巨額電力補貼,還導致省府債務持續猛增。

前政府干預 導致電能過剩嚴重

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商學華裔李教授(Ian Lee)表示,上屆自由黨政府無視市場正常規則,不靠市場數據事實,而是一味憑藉書面理論制定電費政策,進行大量政府人為干預,也加劇了現任保守黨政府電費政策上的工作難度。

為推動再生電能(風能、太陽能、水力電能和生物質電能等統稱),前自由黨政府於2009年通過《綠色能源法案》(GEA),即政府以法律形式規定向所有人收費,然後把錢補貼給這些再生能源生產商,補貼年限是最低20年。李教授認為,這完全是隨便一拍腦袋就做下的瘋狂決定。

2003~2014年期間,自由黨政府關閉大量火電廠(煤電廠),以天然氣、風能和太陽能等取而代之。但隨之而來的結果是,再生電能大量生產,但製造業和造紙紙漿業等用電工業大戶產能萎縮,加上消費者節能意識增強,日常用電習慣更高效,造成電能大量過剩。

過剩電能無法像其它有形商品一樣儲存下來以備不時之需,結果是普通用戶得為這些過剩電能買單。

錯上加錯 電費飛漲

菲莎報告顯示,電費單中最大費用部分是發電費,太陽能發電費是每度電48.1分,是核電電費(每度8分)和水電電費(每度6.3分)的6倍多和7倍多。

為彌補電費市場批發價和前自由黨政府給再生能源行業承諾的固定電費價差,支持一些保護項目和支付核電和天然氣發電項目相關成本,省府得收一個整體調節費,這一收費從2008年的每度電0.01元漲至2017年的0.10元。2018年保守黨政府上台後,這一費用又漲了13%。

這意味著,要想降電費,得從整體調節費開刀。報告指出,太陽能和生物質發電量僅占全省電力3%,卻拿走15%的整體調節費。報告稱,取消這些電廠,以市場電價發電廠取而代之,整體調節費能降15%。

再生電力補貼合同應取消

報告指出,前自由黨政府承諾高額電價補貼,再生電力公司失去市場競爭動力,不會為整體電力市場考慮,而一味只考慮其自身利益。也就是,自由黨政府這一干預行為,使得整個電力行業政治化,導致供需失衡,擾亂正常的公平電價市場形成機制。

李教授表示,過去10~15年,安省電力日益政治化,環保團體大肆遊說政府,鼓動政府干預電力行業。但這些環保人士,只是空談,不是什麼科學家或能源工程師, 鼓吹的一些東西,在政治活動人士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

2017年2月,時任自由黨能源廳長曾承認《綠色能源法案》有問題,政府不應只強調幾種電能,而是鼓勵電力公司競標省府電力合同,開放電力行業,確保最公平合理的電價。

菲莎研究所和李教授均認為,省府應立法取消再生電力補貼合同。

福特政府的作為

安省電力組成中,核電占近60%,而魁省和曼省主要靠價格更便宜的水電。專家一直建議,安省電力本就過剩,多建電廠無益,應從魁省買電,價格更便宜。

好在是,福特政府已經開始逐步著手解決前自由黨政府留下的問題,終止了750多個再生電力合同,合同總價逾7.9億,去年廢除了《綠色能源法案》。

安省財政責任辦公室(FAOO)引用穆迪評級數據指出,目前安省債務總計3,380億元,作為地方政府欠債總額居全球最多。前自由黨政府用借來的錢補貼再生電力公司,現任保守黨政府在想辦法從這個泥潭中抽身。

前任政府造成的電費猛漲,現任政府還在想辦法幫普通家庭減負。省府2019年財政報告顯示,上個財年省付花14億元為普通家庭、農場和中小企業提供電費補貼以減少電費上漲衝擊,今年打算至少追加至40億元。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