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急救员:离开理大更内疚 将耻辱化作动力

11月20日,抗议者在香港理工大学内写下“SOS”求救信号。(余天佑/大纪元)

人气: 15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如果自己能跑得更快一点,或许就不需要跟警方‘自首’了。”Thomas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多次这样说。

急救员被包围 多次设法逃离

作为一个急救员,Thomas 11月16日听闻香港理工大学(理大)的情况很严重,跟着伙伴进去做急救。但17日晚上,警察就包围了理大。

原本一起进来的同伴大多想趁还安全的时候赶快撤出理大,但他自己坚持要留。“那时我的心态是想多留一晚,多救一个人就多一个,才决心留下。”所以他自己分了一个小队,跟其他几个急救员继续留了下来。

但是,情势却逐渐不乐观。“病人情况愈来愈严重,里面物资也愈来愈短缺,食物跟水也都短缺。由于很多急救员都被捕,我感觉再接收病人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在他一边帮别人逃走的时候,自己也想着怎么逃走。

他试过各种方法,包括沿着火车路轨跑、跟大家一样透过绳索逃脱、沿Z Core那边山坡跑等,不但失败了,而且还因为在山坡滑下去,扭伤了脚。他的膝盖也肿了,行动能力越来越差。

“受伤之后,我跟几个朋友一起躲进一个教学大楼里面,电话又快没有电,与外界失联。”他回忆起来余悸犹存,“那时候Z Core不断传闻速龙要进去大楼扫荡。当时真的很害怕,怕突然遇上速龙被打死都没有人知道。我在大楼里面待了一个小时,心思很混乱,很怕速龙会进来打我们,极度绝望。”

“自首”后内疚感更大

11月19日凌晨,多位中学校长与教育界人士与警方协调之后进入理大,告诉抗议者,18岁以下者可以不用被拘捕,向警察登记之后就可以离开。Thomas选择了离开。

但离开后,他不停地“被内疚感折腾着”,“内疚感更大”。他说,“反复问自己为什么要屈服?留下资料,证明我留守过,好像是我做错了什么。就好像是向权势屈服了。很不甘心,好像认输了。”

他努力消化这种心情,希望把它转换成积极的动力:“我们其实还没输的。始终保住这条命,春风吹又生。这次是一种耻辱,但我不会忘记这种耻辱,这是让你更加会出来抵抗权势的动力。”

报导说,先前跟警方登记资料离开的未成年人,将来是否会被政府追究责任,也还是未知数。保安局局长李家超20日晚上用“自首”形容未成年人登记资料的行为,还说只要有破坏就构成暴动罪,引发中学校长批评警方违反承诺。

Thomas最后还想告诉仍留在理大的人:“如果你真的走投无路才屈服。不要轻易心理崩溃,我自己都很不甘心选择离开,如果有能力,应该尝试所有方法才离开。坚持留守,他们也不敢攻进来。”

港警不守承诺 滥捕抗议者

港警包围理大校园已步入第五天,不少抗议者利用各种方法已离开了校园。截至11月21日下午,校园内仍有30多名抗议者留守。

据报,港警近几天来大量拘捕抗议者,仅在理大校园一带就有一千多人被拘捕。

一些抗议者对路透社说,他们是无辜的,仍在设法逃脱警方的围堵。一位20岁的学生在理大校园内说:“我不会考虑投降,有罪的人才投降,我们当中没有人有罪。”

一名黑衣人20日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校园内约剩100多示威者,一半想出去,一半想留下。一些未满18岁的想出去,但不想被警察登记,怕留案底。

一名15岁的William(化名)对香港《苹果日报》说,自己留守理大的原因是,要守护所有同伴,怎么样自己都会到最后再走,不会出去“投降”,既已下定决心,不如苦中作乐,等待结局来临。

虽然警方承诺,18岁的抗议者离开理大的话,不会立即被捕。但William嗤之以鼻,“不会相信它(警方)⋯⋯今天回到家里,明天我就会给人拉(抓)⋯⋯既然是这样,我想守住这里,最后一个走,我不想放弃这班手足。”#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11-22 4: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