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思想领袖】香港抗议是“新冷战”前线(下)

专访“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主席马里恩·史密斯

“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主席史密斯Marion Smith)接受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节目专访。(视频截图)

人气: 24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柏川编译)“美国思想领袖”是英文大纪元专访美国政界名流的访谈节目。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在本期节目中专访了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的主席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

全文翻译如下:

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控制美国NBA教练及高管的言论,又是如何审查好莱坞电影的内容的?哪些方面表现出中国本质上仍然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

为什么中共政权把自由香港、甚至台湾视为威胁,这些抗议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

今天,我们的节目请到了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的主席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他一直致力于揭露从历史上到今天的、在共产主义名义下的犯罪。

以下是访谈录:

接上文:

杨杰凯:所以,马里恩,很明显中共是独裁政权,而且做了不少很糟糕的事情。但是共产主义怎么搞成这样的?做为这方面的专家,你怎么看?

史密斯:你只要听听中共领导人讲的,或者看看其写的,或者看看中共怎样描述自己夺权的(就明白了)。他们声称要法制,但却是马克思主义者和毛泽东主义者的那一套——也就是他们所宣传的“民主不适合中国人”,还有所谓“在毛泽东和共产党领导下,中国社会才走入了现代和繁荣。”这就是为什么香港发生了现在的事情,而且,坦白地讲,香港的存在,还有台湾的存在,对中共都是一种威胁,(因为)他们证实了中国人可以自由地、幸福地享受繁荣生活,完全不需要共产党。

但是,很明显,苏联曾经是搞共产主义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肯定也是搞共产主义的国家。不这样说,还能怎么说呢?杰西·赫尔姆斯曾经说过,如果它走路像一只鸭子,讲话像一只鸭子,那麽它就是一只鸭子。有些人努力地把朝鲜的现状、或者中国的现状,解释为一种极权主义。我觉得这不是一种严肃的说法。(只能说)你从未去试图理解美国的外交政策,或美国的地缘政治、以及我们的政策文化,除非很严肃地去研究民主对今天的美国人意味着什么、对我们的领导人意味着什么,以及我们怎样去实践(民主)的。在研究政策时,我们谈民主,他们谈马克思主义。如果你需要相关的例子,有很多。

最明显的例子之一,就是在卡尔·马克思的两百年冥诞时,共产党在欧洲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庆典,还在德国的特里尔(Trier),也就是卡尔·马克思的家乡,立了一座他的巨型雕像。整个活动的目的,是向欧洲那些对现代共产主义道歉的学术界声音及民闲声音,提供财务支持和公关支持。

当然,我的真实看法是,谈到自由社会的理想、自由公民的命运——无论是在香港、委内瑞拉或其它地方,当今最大的物质与精神的威胁,仍然是马克思主义。共产党们还在掌权。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们,还生活在共产党的一党专制的独裁政权下——基本上,他们的决定、他们的未来,都取决于共产党的内部政策。

在老挝、越南、中国、朝鲜和古巴,我们前几年看到了他们的权力、他们邪恶的权力已经输出到国外,而且导致了委内瑞拉的人道主义危机——那是古巴共产党、以及卡斯特罗和马杜罗在暗中操纵的。我们看到了,如果没有中国(中共)的贷款,委内瑞拉在过去的几年中无法生存。而朝鲜,如果北京没有成为其新的施主,它可能早就随着苏联解体而瓦解了。然后,我们看看香港,迄今为止仍然是一座自由的城市,虽然已被共产党策划占领。

杨杰凯:让我们谈谈香港的问题。凯尔·巴斯(Kyle Bass)最近出席了纪念共产主义受害人基金会的活动,在中国论坛。他把香港叫做“摇钱树”,也是中共的一个真正的难题。因为,一方面香港是重要的金融渠道,特别是美元——这是中共急需的;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了,(香港人)正在站起来说“不,我们不愿成为共产党的附庸”。事态会怎样发展?我们至少将拥有一种机制,使它们遵守基于规则的秩序。问题是我们还没有约束它们。

史密斯:关于中国对美国的经济依赖,凯尔·巴斯讲的很精彩,他和其他人都指出了,在过去20至25年里,如果没有西方资本,中国的崛起想都别想……当决定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有个争议,就是我们至少能有一个机制,使它们遵守这个基于规则的秩序。问题是我们没有约束它们。它们人为地贬值货币,它们继续依靠中国内部的奴隶化的劳动力。如果没有这些种种因素,中国不会有这样的优势能让西方制造业迁入。这既损害了美国的工人,这当然也肯定伤害着普通的中国人和一般公民。

我们已经看清,美国的企业精英跟中共的官员这样共谋,已经很多很多年了。现在已经延申到了科技产业,以及NBA领导层和我们社会的其他领导层。他们很明显地要出卖我们的价值观和人民——不仅是中国人,而是美国人——来追逐短期利益。这不是企业自由,而是暴政。

杨杰凯:我注意到今天,就在我们做节目的时候,蒂姆·库克(Tim Cook,苹果公司执行长)已经被任命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的主席。我还看了一眼其他人都有谁,结果发现了美国大公司的CEO们,包括脸书的扎克伯格,还有通用汽车的CEO,等等。这是什么意思?我之前不知道这事是这样的,但我知道很多此类的事情。这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史密斯:我认为,这指出了一个事实,就是美国商人们继续相信我们得跟中国搞圈子。不可否认,美国经济跟中国经济是相互缠绕的,但是现在有一点不可避免,就是我们认为我们是在做生意,中共认为它们是在扩张影响力。它们可不考虑企业自由,它们考虑的是经济控制。这在“一带一路”计划中表现得很明显。它们在试图建立一个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现在,美国公司和其它西方公司在中国真的不具备平等的竞争地位。在过去十来年里,他们的技术、商业经验和专利都被偷光了。

我认为这不可避免。对于我们打交道的这个政权,我们必须得认清它的本质。当然,美国的国家安全政策已经把中共列为头号的战略竞争者。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首次。所以现在是有一个全新的政府方式在处理这个问题——(这问题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扩张主义和帝国主义政策,它对未来的踌躇滿志,已经超越了70年代或80年代的苏联。

杨杰凯:你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支持者。法案已经获得众议院通过,现在到了参议院……而且在众议院是一致通过。我觉得,在国会的现状下,这样的(两党)合作简直是不可思议的。预计其在参议院也会通过。这对香港或中国来说,会改变什么吗?

史密斯:一般来说,美国必须就(中共)背弃“一国两制”政策做出反应——在过去一年中,中共领导人表现得很明显了,该政策不再被遵循,中共认为香港纯属内政。但是,作为条约法的一项内容,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所以,美国必须重新评估美国与香港的关系。如果在香港实施了《戒严法》,如果香港市民不再享受他们的民权,那麽美国就必须重新评估美国与香港的关系,就不能在给他们提供优惠的移民和贸易地位了。

杨杰凯:现在香港的形势是什么走向?我今天又看了视频,一些水炮卡车瞄准了记者们,而不仅仅是抗议者。看上去好像事态升级了。从你的经验来看,事情会怎样发展?

史密斯:上周,中共声称他们禁止往香港进口黑色衣服,因为这是抗议运动的一个象征。这让我想到,在苏联时代,苏联也禁止牛仔布,因为牛仔裤在政治异见者当中很流行。当然,苏联在几年后就解体了。类似的政策,还有禁止口罩,这不是一个强大政权的政策,是对未来没信心的政策。他们被七百万香港人的自由言论和自治吓坏了。

还有一个原因,让我们处于危险之中,这就是扩张主义危机——从北京的角度来看。从共产党1949年夺权之后,他们从未允许哪个抗议运动继续下去、或让其达到目的。我们也知道,在1989年,中共无所顾忌地出动了“人民解放军”,破坏了中国人的信任。有些概念让中共很在意,因为关乎它们所谓革命的意义,中共就总要把这些东西消灭掉。

我们知道,它们在香港边界布下了军队和预备军,我相信唯一能阻止它们进入的,就是西方的参与、是强大的国际压力——如果北京在香港粗暴地镇压抗议者,那就得承受巨大的反作用和后果。而且我认为,川普总统很出色,他说,如果香港问题不能——用他的话说——“和平地”解决,习近平得面对后果。

杨杰凯:我会给你读点东西,因为我们正在谈这个。这是习近平写的。这声明令人震惊,而且如此公开。他说“任何人企图在中国任何地区搞分裂,只能是粉身碎骨。”你觉得这不是虚张声势?

史密斯:这是中国共产党最擅长做的:让人粉身碎骨——已经超过了5千万人。我们必须了解,在共产党政权的政策文化中,杀害无辜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们最关心的只是维持权力。我们作为美国人,不能允许这个体制扩张。我认为,我们现在跟香港人有共同的事儿——同样的中国共产党,让美国公司解雇了批评中共的雇员,对不对?同样的党,正在香港向手无寸铁的抗议学生开枪。

这是2019年。我们处于本世纪初,我这一代人,千禧一代,甚至更年轻的人,如果我们现在不应对这一威胁,我们这一世纪将受其制约,就像苏联在上个世纪的制约一样。我们将要进行的这场长期斗争中,而香港是关键的前线。我们已经在这局势中了。这就是,无论我们愿不愿意,在美国及自由世界与中共政权之间,有一场新的冷战等着我们,即使看上去不是那样、或者有人不愿看见北京已经基本处于战争状态——源于跟西方的冲突。这冷战在伤害着我们自己的事业。

杨杰凯:马里恩·史密斯,这是一个震撼的结论。

史密斯:谢谢你。  #◇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2-08 1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