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父母焦虑更甚 年花数千为孩子辅导

人气 30

【大纪元2019年12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凡澳洲珀斯编译报导)忧心忡忡的西澳父母每年花费数千澳元的私人辅导费用,确保他们的孩子能在澳洲高等教育入学排名(ATAR)中获得高分。

据今日西澳网报导,目前在澳洲,私人辅导业是一个14亿澳元的产业,全国各地出现数百家辅导机构提供一对一或每周一次的辅导,范围包括入学考试、全国读写算术统考(NAPLAN)及澳洲高等教育入学排名等。

澳洲辅导协会(Australian Tutoring Association,简称ATA)数据显示,每6名学生中就有1人上辅导课,家长们为此每年支付2000到2万澳元的费用。

ATA首席执行官达尔(Mohan Dhall)表示,这一产业每年增长3%,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私人辅导,提升孩子成功的概率,同时缓解家长自己的焦虑。

“家长都想给孩子最好的,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就会失去理智。他们无法掌控学校的教育,他们所能控制的就是学校外的教育投资。”他说,“因此就把钱花在私人辅导上”,“这是个巨大的市场,而且在不断增长。”

东弗里曼特尔区(East Fremantle)的泰勒女士有3个孩子,每周为其11年级的双胞胎花费360澳元帮助他们准备ATAR。

尽管学校提供免费辅导,但她仍坚持送孩子去私人辅导学习,每周上一个半小时的一对一辅导课。

“我们不能帮孩子,他们问我们作业问题,我们需要一位专业老师来做这事。”她说,“他们需要额外帮助,需要更多的一对一的辅导来回答他们无法在学校里获得解答的问题。”

泰勒的大女儿去年高中毕业,她表示学校的课业并没有让孩子感到困难,只是想提高他们的ATAR,从而能学习他们喜欢的大学课程。她的双胞胎距离ATAR考试还有一年,但她说紧张已经弥漫整个家庭,不仅影响孩子,也影响她自己。

“确保每一餐精心准备,他们的午餐也要健康有营养。”她说,“我帮他们打扫房间,减轻他们的额外压力,他们的压力已经够大了。”“巨大的焦虑,不必要的焦虑感。我鼓励父母们认真考虑是否值得这样。”“就算只是选课就非常有压力。”

泰勒并不是唯一的例子。

在线辅导服务Cluey Learning的数据显示,75%的澳洲高中生有“ATAR焦虑症”,超过一半的学生表示他们父母的焦虑更为严重。超过半数的学生表示他们有一个具体的ATAR目标,55%的人想达到90分以上。

Cluey Learning的Selina Samuels表示,学生们容易在最后一年“过分看重最后的结果和影响”。

“学生们会觉得,除了最后一年或最后的成绩,世上其它事都不重要。”她说,“与其想办法消除压力,不如想办法管控压力”,“最难的是区分合理的压力水平和过度紧张。”

11年级教师、前辅导老师贝克(Damian Baker)表示,除了参加辅导让学生对ATAR有信心,指导他们如何计算自己的平均分,核对大学的入学要求等,参加辅导对控制焦虑大有帮助。

“传统观念是:我学业很紧张所以我需要找辅导老师,而现在则是:我需要ATAR拿99.95分,但我目前只有97.5分,我需要找辅导老师。”他说,“对一个人来说担心失败是很正常的。”“2019年,考进西澳的大学是件很容易的事。我和我的学生们的经验是,他们最终都能考入自己想去的大学。”

泰勒女士要求不公布她的真实姓名,以免透露她孩子的身份。

 

 

责任编辑:高敏

相关新闻
揭秘:西澳如何计算高考成绩?
西澳不愿参加高考学生增多
12年级高考临近 珀斯家长为孩子补习忙
联邦新政促西澳大学院校招生线透明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悼江? 四大盘算恐落空
【新闻大家谈】中共新十条出炉 核酸业现危机?
【晚间新闻】江死了出殡 当局花钱招募送殡演员
【财商天下】进出口萎缩幅度加大 中国经济陷长期低迷
【全球新闻】反抗意识被唤醒 南京武汉大学抗议
【新闻看点】江生前罪未了 当局死结如何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