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国智库探讨加台关系新机遇

加智库举办台湾关系法40周年研讨会,与会者包括,前排左起:渥太华大学教授史国良、驻加拿大代表陈文仪 、“台湾守望”总编辑寇谧将、前亚太司司长乔高。后排左起:论坛主持人陈登瑜、日本国际事务研究所资深访问研究员米勒、MLI主任Brian Lee Crowley。(代表处提供)

人气: 7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渥太华报导)美国“台湾关系法”签署40周年之际,4月16日,加拿大智库“麦克唐纳-劳里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MLI)与渥太华大学“台湾研究讲座”合办的“拥抱台湾——加拿大可以有更多选择”研讨会在渥太华举行。

参与的学者专家,包括长驻台湾的英国诺丁罕大学中国政府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寇谧将(J. Michael Cole)、日本亚洲论坛东亚事务资深研究员米勒(Jonathan Berkshire Miller)、加拿大前主管亚太事务国务部长乔高(David Kilgour)以及渥太华大学台湾研究讲座学者史国良(Scott Simon)等。专家普遍表示,加拿大对台政策应该参照美台关系立法,日本等中小国家的对台政策也值得参考。

加智库举办台湾关系法40周年研讨会。左起:米勒、大卫·乔高、寇谧将、史国良。(任侨生/大纪元)

MLI主任Brian Lee Crowley先生在开场白中说:对加拿大而言,台湾并不是问题,而是答案,尽管对中共来说,台湾是一个问题。台湾回答了中国人可以在自由民主人权宪法的保障下实现梦想。他表示,加拿大应该参考台美关系法,调整加国对台伙伴关系。

史国良:加拿大效法“台湾关系法”正当时

今年4月9日,加国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在国会表示,“在加拿大的 ‘一个中国’ 政策下, 我们继续与台湾保持牢固和不断发展的人文关系。”并强调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等国际多边组织。

加智库举办台湾关系法40周年研讨会上,渥太华大学教授史国良发言。(任侨生/大纪元)

他以孟晚舟事件后中共羁押两位加国公民的教训,提醒加拿大人,中共的肆意枉法让所有在中国的加拿大人都处于危险之中。目前,海峡两岸的军事紧张程度在不断升级,就在昨天,中共还在台湾周围进行军演。

谈到先一步做法,他说,美国和台湾的“台湾关系法”是很好的范例,现在是制定加拿大版相关立法的时机。

寇谧将:没有比台湾更理想的合作伙伴

寇谧将(J.Michael Cole)则表示,在全球范围内越拉越多的国家加强和台湾的关系,这一点让加拿大与台湾加强关系更容易。

加智库举办台湾关系法40周年研讨会上,“台湾守望”总编辑寇谧将发言。(任侨生/大纪元)。

在中国金钱影响和锐实力威胁西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之际,没有比台湾更理想的合作伙伴。(中共)对台湾的威胁也是对加拿大的威胁。他建议身为中等国家的加拿大,可以加入美、日、澳、欧盟等理念相近民主国家多边合作架构下,抗衡中国压力。

米勒:多边架构强化台加关系

米勒建议加国更积极投入印太事务,他呼应寇谧将从多边架构强化台加双边关系的观点,肯定台湾对太平洋友邦提供基础建设及对印太战略的贡献。

乔高表示,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大会(WHA)等联合国组织,并引用民调表示,仅3%台湾人主张两岸立即统一。

陈文仪:愿携手加国稳固共同价值、打击集权

台北驻加拿大经济文化代表处代表陈文仪在研讨会上表示,台湾已准备好在印太地区扮演负责任及不可或缺之伙伴角色,希望与加国及其他理念相近民主国家加强合作,捍卫价值及应对共同挑战。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多年来第一次邀请政界、外交界使节、智库学者专家、新闻媒体,大家共聚一堂,讨论“台湾关系法”40年来,产生的影响和效应,营造的加拿大可以从台美关系法中学习。

他说,目前台湾和加拿大都面临国际上的剧烈变动,尤其是集权国家持续运用其影响力,对区域和全球造成不利影响,作为中小型国家如何应对外来威胁,如何捍卫自由、民主和人权?今天的研讨会学者专家们提出的有意义的想法,其实是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现在面临来自中国的挑战,加拿大在思考解决方案时,发现了台湾。台湾不仅是加拿大进入亚洲市场的跳板,也是捍卫自由民主的长城,坚持理念、法制人权的灯塔,面临困境时,我们变得更强大和繁荣,更接轨国际;加拿大面临相似困难时,可以从台湾学到解决方案,台湾也愿意和理念相近的国家,包括加拿大,分享经验,大家携手让民主自由、市场经济更稳固,也是打击集权专制的更好方法。”

前国会议员梁中心先生接受采访时说,今天的论坛加拿大人让从客观的、学者的角度对中国文化,以及加拿大和台湾、大陆的关系等方面的分析,非常令人佩服。以往,加拿大和亚洲的关系很混乱,每个政党执政都是从经济利益方面衡量,并没有从国家之间的道德和价值方面衡量。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