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法轮功辅导站义务负责人遭迫害综述(1)

人气 843

【大纪元2019年06月06日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至少有110位原各地辅导站义务辅导员、义务负责人遭迫害致死,有数百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劳教,有上万人遭绑架。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天清晨,在各地“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办公室的操控下,各地公安部门对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辅导员等实施秘密大逮捕。

北京从凌晨开始,原法轮功研究会工作人员王志文等被非法逮捕。

河北省石家庄、唐山、张家口、廊坊、保定公安人员于凌晨3点相继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凌晨2、3点法轮大法学会的五个负责人被强行带走,并被非法抄家。

江苏南京市约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自称是公安局的人从家中或炼功点上强行带走。

山东省济南六位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的辅导员被公安人员强行带走,潍坊市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有关部门先后传讯后相继失踪。

湖北省黄石市在当天凌晨3点左右,当地辅导站长等五人被当地公安部门非法抓走。

当天下午2点22分,天津市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公安人员带走。据目击者说,警察揪住女学员的头发往警车里拖,致使头发脱落;掐住男学员的脖子,往警车里拖;许多老年人被警察连拖带打,抓住脖子往前推。警察一边打一边高喊:“把他的腰带解下来”。

有的法轮功学员同时被四五个警察殴打后,往警车里扔,身子在车里,两脚却在车外;有许多人的脸上、脖子及胳膊上都有瘀血的痕迹。

一位80多岁的老人流着泪说:“我第一次看到警察这样打人民群众。”

从7月21日起,国际网路被切断,后来连电子邮件通信也被迫中断。7月22日开始,中共操控所有媒体24小时铺天盖地、轮番造谣诬蔑法轮功。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各地法轮功辅导站人员都是义务帮忙,没有工资、没有官当、义务教功、不收取费用。各地辅导站严禁存钱、存物,杜绝任何形式的捐献。在中共的疯狂迫害发生后,各地辅导站的辅导员、负责人首当其冲,遭到严重迫害。

以下是部分原各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辅导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清华学子袁江惨遭迫害离世

袁江,29岁,出生于一个教师之家,父亲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母亲是某学校高级教师。袁江于1995年7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曾经因病休学一年,于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清华大学早期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他毕业后回到甘肃,成为甘肃省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以及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副总经理。他是一位市电信局公认的任劳任怨、一心奉献的技术骨干和中层干部。

袁江(明慧网)

回到兰州后,他在当地和周边地区积极洪扬法轮功。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里,仅兰州市区的法轮功修炼者就达到了数万人。1998、1999年,西北地区修炼法轮功的人数激增,书籍、资料奇缺,他经常用自己的工资买资料,托运、邮寄出去。

1999年迫害开始后,袁江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解职,改任技术总监。2001年1月,他被迫出走;同年9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当时因没有身份证而在一辆班车上被抓。

袁江被捕后,甘肃省公安厅的打手们拉来两车刑具,酷刑折磨他近两个月,把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他被呈“大”字形吊铐、毒打,最后眼见他确实不行了,警察才把他放了下来,但仍给他戴上手铐脚镣。

大约在2001年10月26日,袁江自行解脱了手铐脚镣,逃离了魔窟。那时他已被迫害得遍体鳞伤,因抗议迫害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逃出魔窟后,行走不远便体力不支,他就钻进了一个山洞。当时是西北的10月末,他在山洞里他昏迷了四天。

而山外面,中共动用了二三千军警,在兰州各交通要道、车站进行盘查,在兰州市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进行非法蒐查。其中,一位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被逼从四楼跳下,摔坏了腰、腿。

后来,袁江坚强地爬出了山洞,辗转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一直挺到11月9日,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去。

当地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见到出逃后的袁江的情景时写道:“(他)瘦得几乎脱了相,要不是学员(介绍),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就是你!你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那个时刻我脑子一片空白,泪如泉涌、心如刀绞。我强忍着悲痛,摸了摸你的额头已冰凉,拉了拉你微发硬的手,再看看你的腿,我几乎昏过去。你的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的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整个一条腿就像干瘪了的枯树枝……”

袁江去世后,公安开始了大蒐捕,许多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法轮功学员相继被捕。袁江的父母亲也遭严密监控。

兰州法轮功学员于进芳在2001年11月因帮助过袁江再次被绑架。2003年底,他与妻子夏付英一同被非法判刑;2006年11月13日,被家人接回,身体虚弱,不能吃东西,于同年11月25日离世。

大庆市劳动局就业科科长李宝水遭迫害致死

李宝水(明慧网)

李宝水,原大庆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1999年7月22日,他被大庆市公安局非法关到大庆市看守所“隔离审查”;7月26日,遭迫害致死,年仅39岁。当时其家人连找个问话的地方都没有,无人搭理。

据悉,大庆公安局有个警察到齐齐哈尔“办案”,与齐齐哈尔市警察在一起喝酒时,他告诉那个同行说:“我们大庆的李宝水,他不是跳楼死的,是我们给推下去的。”那警察问他为啥。大庆警察说:“当时我们朝他要‘委任状’(警察听说李宝水的站长是任命的,以为有什么委任状之类的东西),他说没有。我们就折磨他,最后我们把他扔楼下去了。”

李宝水是1994年开始修炼的,当年他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亲自举办的“广州大法培训班”,后来就自然而然地成了深受功友信任的辅导站站长。

7月22日,李宝水被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遭所谓的“正式隔离审查”。24日,其办公室、家里均被非法查抄,与此同时,他本人也被从看守所强行押到大庆市公安局,遭非法突击审讯。

到7月26日上午,李宝水的妻子看到他时,他已经被迫害得憔悴不堪,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妻子回到家后情绪尚未平静,大庆市公安局急忙叫她赶到现场。那时李宝水已横卧在公安局治安大队高楼下冰冷的水泥地上。

吉林市传染病医院水暖维修工李再亟

李再亟(明慧网)

李再亟,1956年出生,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成为当地的辅导员之一。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引导亲朋好友二十余人走入法轮功修炼的行列。

李再亟于1999年10月被吉林市公安局劫持入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于2000年7月8日被迫害致死。

他是吉林市第一个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其妻看到他后背全被打成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被打出来后塞进去的,眼角还被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

李再亟被迫害致死后,警察将遗体器官摘走后匆匆火化遗体,以掩盖罪责。

从他遭绑架到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公安部门从未给出任何手续。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当时的街道田主任等到劳教所对他说:“你要不炼了,就让你回家。”他坚决不答应。

当警察发现有人给他送去法轮功书籍后问他,是谁给他的书时,他始终没吐一个字,便遭来毒打。他受尽酷刑折磨,于2000年7月8日被迫害致死。

大连市企业厂长董永伟

董永伟(明慧网)

董永伟,52岁,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龙塘镇大龙塘村人,龙王塘法轮功辅导员,生前担任大龙塘村乳胶厂厂长兼成龙硬塑制品厂、瓶盖厂厂长。董永伟是位有口皆碑的好人,曾资助过许多家境贫困面临失学的孩子重新上学。

2000年7月21日晚8点多钟,董永伟在大连被当地警察非法跟踪。他刚从大连市回家,还没等进家门,就被守候在他家门外的龙塘镇派出所孙所长等人强行带走,当晚直接被非法押进旅顺口区看守所。

几天后有人去看望他时,见他坐在铁椅子上,双手被铐在椅子上遭受迫害。8月2日中午11点30分,董永伟被从看守所放回家。当他从警车上出来时,身体极其虚弱,当即呕吐不止,白色T恤衫上显出已发黑的斑斑血迹。

当天晚上,他全身发热、疼痛不止,虚弱得不能说话,只能用笔写简短的句子,但是意识清楚,思维不乱。家人劝他去医院,他一直挥手,表示不去,当时他难受得一夜没睡觉。

8月3日中午,董永伟更加虚弱,疼痛难忍,家人把他送到大连210医院。入院时,医生已经检查不到他的脉搏和血压,但那时他仍然保持着清醒的意识。1小时后,他离开了人世,他从看守所放出来还不到24小时。

他在临终前,艰难地写了六个字:“我没写‘保证书’。”(放弃修炼的“保证书”)

河北雄县法院廉洁法官白云

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白云,河北雄县法院的法官,曾是雄县法轮功辅导站辅导员。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白云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遭雄县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还曾被强迫录像上电视。

2013年12月17日早晨6时许,石家庄国安特务、保定公安国保、特警、雄县公安国保、刑警队及相关派出所警察,数十人闯进她家,将她绑架,绑架的借口是她做了劝人行善积德的春联。

时值数九寒天,警察将白云关押在城关刑警队,非法审讯,一天一夜没给她吃东西。老人大概在深夜1点多钟躲过看守,离开了关押场所。

白云走脱后,警察动用几乎全县警力非法追踪她,拿着她的画像到各法轮功学员家强行蒐查,在各个道口设卡,拦截过往车辆,还动用警犬追踪。警察在白云家非法监视,还非法监控其亲属的手机。

为躲过警察的追踪,70多岁的老人被迫一次次地变换栖身之地。

在近一个月的颠沛流离中,白云不幸患病、昏迷,家人闻讯后赶去,把她送往北京医院抢救,才暂时脱离危险。警察得知消息后,就闯到医院,当看到她已处于生命危险之中时,才暂时罢手。出院后,白云一直生活不能自理,于2014年3月15日含冤离世。

黑龙江拜泉县人事局干部焦振省

焦振省在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脑血栓、脑动脉硬化、心绞痛等十多种疾病,在北京协和医院和哈尔滨医大二院治疗,每月医药费花数百元,仍不见效,致使他心力交瘁,苦不堪言。

1996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所有的疾病痊愈,再也不用打针吃药。他还主动承担拜泉县辅导站站长的工作。

焦振省(明慧网)

自1999年7月20日,焦振省夫妇俩不断受到各种骚扰、恐吓。单位领导、街道办事处三天两头地对他们非法盘查、监视居住、监控电话。

2000年10月,拜泉县公安局以焦振省支持妻子进京上访为由对他非法抄家,并将他非法劫持到拘留所迫害。在焦振省被关押到第11天时,他出现了心绞痛症状,被送到医院。在医院焦振省恢复炼功,在未打一针、没吃一片药的情况下,身体很快在康复。

拜泉县公安局政委高英烈见状,以办“保外就医”手续为由勒索他2,000元,才让他回家。

由于焦振省在拘留所里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回家一个月后突发脑出血,即使这样警察还到他家进行骚扰。2001年3月,他被迫害离世,时年66岁。

连大街上打扫卫生的人员都说:“你看他(焦振省)多好!整天我们都不用打扫了。这炼功人把大道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这个功法多好!这人就活活地给打死了。”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酷刑虐待 佳木斯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生命垂危
原重庆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的家庭遭遇
铁窗15载容颜改 修炼26年王治文初心未变
酷刑下的勇者——袁江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频频失言 拜登竞选就怕讲错话
近视眼有救?按耳朵3个奇穴 迅速改善视力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郑 北京求和 五毛噤声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