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流浪者30万家当被偷 警方不立案

人气 1630

【大纪元2019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因车祸造成生活变故的尹先生,近两年来忙于治病,甚至跟流浪汉生活在一起。在城管的一次大扫荡后,他的几十万家财被偷,警方非但不立案,也不给看监控。他愤而向媒体揭露中共的黑暗。

尹先生是江西南昌人,到广州打拼多年。2011年进入生命人寿保险公司,一个月有三四万元的收入。尹先生的妻子也在同一家保险公司上班。

2017年6月27日的一场车祸中,他的脚被压断了。此后因需治疗康复,一直没有上班。2017年8月24日,妻子离开了他。

尹先生起先在白云区一家医院住院,一天医药费1000元,因为一直联系不上肇事司机,无法索赔,就挂帐(一天200元)治疗,2017年12月21日被强行出院。此后,尹先生就在医院门诊部的大厅里睡觉。

“我现在是家破人亡,什么都没有了。我所有的财产全都放在包里,被城管他们拿走了。”尹先生说。

城管大扫荡 30万的财产被偷

在海珠广场,长年有一些流浪汉。2019年3月21日这天,有不少流浪汉在广场上晒被子。城管来了,把人轰跑,5分钟就把场地全部清空。

由于广东正在搞(粤港澳)大湾区,要打造城市形象。据当时在场的一名老人说,城管清场时,前面是公安把人赶走,中间是城管,后面就是环卫的车,把缴的东西直接装上车。

当日,尹先生刚从医院出来,到海珠广场休息。他把共享单车小黄车锁靠在广场边一棵树上,车篮子里放着黑色的垃圾袋包,里面的包内有他的X光片、医药单据。小黄车后面绑了一个小拖车,编织袋里面有现金2万1千多元,一件夹克衣的口袋里放着身份证、银行卡,医院的发票(三十多万,保险公司理赔凭证)和现金四五千元。

来自大连的漫画家刘彬向大纪元记者确认了事发现场尹先生放置小黄车的具体的地点,并打算绘制连环画再现他丢失财物的经过。

尹先生离开广场二十多分钟,回来时发现小黄车和车上的东西全都被掠走了。他马上问城管,城管不理他;他问开车的人,也不理他;后来问环卫工人,环卫工人只说了一句话,“你到垃圾桶里去看吧!”

在环卫工人工具房旁边的垃圾桶里,尹先生找到了自己的无纺布袋等东西,但是现金、票据资料及放钱的衣服全都没有了。再问环卫工人,他就不讲话了。

尹先生说,“中国人已经被管到这种程度了,不敢去揭露正当的东西,看到的东西都不敢讲。我打110报警,警察来了,也不看现场,就叫我去警局做个记录。他问我有证据吗?我说你只要调摄像头就可以把东西追回来。他问我去不去做笔录,不去他们开车回去了?”

尹先生跟警察到派出所做笔录,警方不立案侦查,说这是财物遗失,不属于偷盗,还说录像全部坏了,看不了。到了(2017年12月)21日晚上,在失去财产的痛苦下,尹先生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事会害死很多人,我要跳海珠桥了,我没有活路了。”

警察(警号020348)一听不让他走了,说你不能在这儿说跳海珠桥,非要让他写保证书、打手模:永远不跳海珠桥。

“表面上看他们很讲人道,为什么不马上行动跟我一起去找东西呢?我一说跳海珠桥他们怕承担后果,要手模证据,这就是共产党搞的假的一套。在中国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尹先生说。

警方不让看海珠广场监控 信访无门

22日早上,尹先生继续打110,要求地铁派出所调录像。地铁派出所的警察调出一个与事发地完全没有关系的摄像头给他看。警方很不耐烦,而且就是不让看地铁口的摄像头。

23日,尹先生又到人民街派出所,警察给他看了离海珠桥最远的一个摄像头,只能看到路上,看不到草坪。此外,还有广州宾馆的摄像头、侨光路一个很高的摄像头,一共4个摄像头都能看到尹先生放小黄车的地方,但是警方不让看。

尹先生于是去找越秀区政府信访,信访也不管,说你自己的东西不看好。在越秀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女警也是一样说辞,说他们管不了城管,让他去城管信访办。尹先生还多次拨打12345向政府投诉,一直也没有回话。

“上访这条道路是根本行不通的,它就是拖延你,甚至警告你、恐吓你。”他说,“我的钱可以不要,但是证件、资料应归还给我。但是他们就是不认错,共产党有一个很不好的作风,比如说车子轧到一个人的脚,他们为了逃避责任,会一直把人撞死。”

3月23日,有个小伙子曾告诉尹先生,21日当天在海珠桥对面的马路上看到了他的小黄车,很多城管围着那里。尹先生想让小伙子向警方作证,但是最近该小伙子突然失踪,去向不明。

“我要揭露当代的城管,把共产党这些黑暗的东西曝光出来。”尹先生说,“现在的政府什么责任都不担当,它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老百姓。是我自己出现的事,但是即使公共场所,你有公共摄像头,你就有权力把东西马上追回来。本来当时就可以追回来的。”

下一步,尹先生准备返回江西老家,补办身份证。同时期望外界关注,帮助他要回财产。

原北京律师赖建平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如果有证据,应该以盗窃罪立案。如果事实存在,可以就警察的不作为、不立案讨说法,申请复议,甚至提起行政诉讼。从形式上有救济途径,但是现实上是很难的。中国的行政诉讼法形同虚设,这么多年老百姓“民告官”几乎没有能够告赢的。#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一无所有的流浪汉得到了一笔钱 街头实验结局出人意料
邋遢老板被当成流浪汉 获赠免费咖啡超感动
广州一中医陷冤狱病重 保外就医遭拒
广州法院女书记员乘出租 遭司机推落河身亡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老外看中国】好莱坞制片人:中共连未来都管
【珍言真语】谢田:捆绑蚂蚁金服 中共在港捞钱
【新闻第一现场】北京传爆炸 火光冲天陆媒噤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