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渗透台湾系列报导——媒体篇(上)

红媒威胁台湾安全 中共收买台媒四大手段

6月23日下午台湾大批民众在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举行“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活动。(大纪元)

人气: 58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紫馨、施芝吟、张原彰专题报导)日前23家台湾网媒同步刊登中共国台办旗下“中国台湾网”发表的一篇批评蔡英文政府的文章,引发台湾社会关注台媒遭染红的议题。中共统战台湾媒体的方式既隐密又公开,大致可以分为四大类。其中,最威胁台湾国安的一种方式是:以透过公关公司代办对台湾媒体的统战业务,建构对台湾信息统战供应链。

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发布2019年新闻自由度排名,台湾仅次于韩国在亚洲排名第二。台湾邻近于中国大陆,中共近年在台湾新闻自由的环境下,持续透过各式渠道影响台湾媒体的报导方向,从而影响台湾民众对中共政权的认知。

中共渗透台湾媒体的方式可以分为四大类,除被人熟知的以广告收买媒体,招待媒体人赴中参访等方式外,中共近年更通过公关公司代办渗透台湾媒体等各项业务,全面控制台湾媒体,强化对台媒统战的规模性。中共还通过特殊管道控制台湾公共场所电视台频道的转台权,有如掌握对台湾民众洗脑的通路。

手段一:直接控制媒体与以广告收买

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时曾发表声明,指出中共通过台商收购媒体,在台湾进行全面瓦解人心的活动,已经达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台大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进一步表示,中共对台湾媒体的控制方式,包括直接控制、并购所有权、控制采编人事,让其成为亲中媒体。而亲共台商利益已被中共绑架,成为在台湾的中共代理人,“在这样的情形下,即使不是中共官员、党员,却成为其代理人,也许是逼不得已。”

另外,台湾监察院曾发布报告,指出在超过半年的调查后,确认中共政府以置入新闻的方式购买台湾报纸版面。监察委员吴丰山掌握一份合约书,详载旺旺中时设在北京的公司,专门招揽中共的广告业务,再转包给台湾其它媒体,价格常是行情价的两倍以上。

张锦华也说,中共以广告利益控制台湾媒体,许多台湾的电视台有节目行销的困难,中共借着较大的中国市场威胁这些电视台。许多台湾电视台因有中资广告,报导立场不敢得罪中共。政论节目的评论立场也受到影响,不能批评中共,有的节目甚至因此撤换具有反共立场的节目人员。

张锦华说,有的电视台为了中国节目的利益,换掉政论节目的主持人,这显示影响面不只在采编节目的内容,连人事也遭控制。

资深媒体人、长期应邀担任电视节目财经评论员的徐嵚煌证实,的确有知名的谈话性节目遭到广告主威胁。据称该节目批判中共的力道较强,广告主威胁开设该节目的电视台,如果持续播出不利于中共的题材,便会撤下对其的广告。

徐嵚煌说,在台湾,这种抽广告的现象已存在很久,但过去有局限性,抽广告者多是赴中国经商的大型企业,不过,近年此现象变得更严重,许多台湾的中资企业、手机游戏厂商等都会以抽广告的方式威胁媒体业者,媒体内部的业务部再向新闻部施压,要求报导时得避免报导不利于中共的主题。

手段二:招待台湾媒体人到中国 以金钱影响记者

美国研究刊物《哥伦比亚新闻评论》日前发表一篇由记者安德鲁‧麦考密克(Andrew McCormick)撰写的文章,麦考密克采访数名曾到中国培训的美国记者。

麦考密克表示,今年2月有来自49个亚、非洲国家的共约50多名记者参加在中国举行的记者培训营,在共10个月的课程里,这些记者被安排在特定的中国媒体中实习,他们每月可获得食物与娱乐等费用的资金补助。

据台湾军事情报局前中将副局长翁衍庆所着的《中共情报组织与间谍活动》一书中提到,中共所订定的《反间谍法》里,特别将媒体和记者等职业视为“间谍”职业。翁衍庆说,中共“国安部”企图吸收生活在中国的外国记者,常用方式是以个人名义电话联系这些记者,表示要“提供机密消息”,当记者前来会面时,即以窃取情报罪名逮捕,胁迫这些记者与“国安部”合作。中共国安部利用这些被吸收的媒体人员在台湾成立中文媒体,或进行对中共的宣传和掩护等情报工作。

徐嵚煌透露,确实有台湾媒体从业者被邀请到中国参访的现象,据他了解,这样的参访行程内容包括参加中方单位所举办的研讨会,且行程车马费由邀请者负担。他认为,“这就是中共在对台统战的过程。”

张锦华说,新闻从业人员被中共邀请至中国,表面是交流,背后恐有直接间接性的利益交换。许多台湾的两岸媒体交流平台,都曾被找去对岸听训,中共藉由这项管道进行软性的利诱,这个问题长期存在于台湾的大众传播界中。

众所周知,中共对台的统战分为“蓝(网路舆论)、金(金钱)、黄(色情)”等三类别。徐嵚煌说,中共拉拢台湾媒体人,多数只需以“金”便足够,因为台湾媒体业不景气,记者所任职的媒体,只要给予记者稳定的收入与前程,便能影响该媒体人的报导角度。

手段三:透过公关公司操作 建构信息统战供应链

中共收买台湾媒体的手法,近年更为不着痕迹,一名知情人士指出,近年有些台湾的公关公司会向中国民间单位承包案子。这些案子的来源虽不是中共官方、国台办等单位,但据他了解,这些发包案子出去的中国民间企业背后多有中共官方色彩,中共可通过这些企业将资金投入台湾的广告公司,再转投至台湾的媒体。

该知情人士透露,有公关公司向中方承包的案子,范围横跨传统电视媒体与纸本媒体、网路、社群媒体的PTT与脸书。公关公司替中共投放广告给各个传统媒体,并协助中共招待媒体人到中国参访,且要求这些媒体人在报导里,协助宣导中共立场。同时,这些公关公司也帮忙审核各个媒体的立场,若该媒体与中共关系不佳,即会要求合作厂商不要给予该媒体广告和业务。而在网路上,这些公关公司则是成立各个粉丝团、假账号,替中共写正面的文章发表与网络留言。

“我称这个为中共对台湾信息统战的产业链。”该知情人士这么形容,“这个系统里,中共可以掌握对台湾信息控制的所有元素,不论是媒体与网络等领域,都可以通过公关公司,以一条龙的方式全面完成控制,如同代办服务般,把各环节包办处理好。”

“台湾红色媒体对民众造成的威胁最大,在于有形的媒体与无形的媒体都存在红媒。”该知情人士说,“这些现象只是蛛丝马迹,但已显示中共正在明目张胆地公开利用台湾的言论自由,进行颠覆台湾、逼迫台湾与中共统一的事情,台湾人若没有自觉,真的会面临非常危险的处境。”

手段四:控制公共场所电视频道转台权 掌握洗脑通路

曾任报社总编辑、现为自由撰稿人的洪博学曾在台湾媒体《民报》发表文章,指出他曾发现台湾特定区域内的小吃店、餐厅、小型诊所,以及旅馆与饭店等人潮较易聚集的场所,其在公共场域内的电视频道持续锁定在某亲中共立场鲜明的电视台。这些店家的负责人向他透露,有某个不知名集团付给他们每个月500元的费用,要求他们店内的频道得锁定在这些红色电视频道。

洪博学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进一步说明,他调查过无数间这类店家,发现这个向小吃店付费的集团,多锁定中南部等地区,且不会选高档餐厅,多选择平价的餐饮店家。另外,店家负责人的政治立场也会是该集团的考量重点,他们多与无政治立场的店家负责人接触,因为这样的人群在台湾是相当多的,他们没有特别的爱国意识,被认为比较容易可以收买。

“这就好像毒品,没有卖给人吃,人家不吃,有用吗?”洪博学说,会不惜成本花钱让人收看这些电视节目的理由很简单,被贴上红色媒体标签的电视台,没有被人锁定观看也没有作用,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让观众收看,达到洗脑的目的,“这些钱一定划得来,这种集体性的渗透效果很好,中共一定认为很有效,也确实有效。”#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7-19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