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伦多8.17全球撑港游行 大陆留学生干扰

“8.17全球撑港游行多伦多站”游行,周六下午3:30开始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4点开始游行。(周行/大纪元)

人气: 55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报导)8月17日星期六,多伦多市中心一场声援香港市民的游行,因为大量中国大陆留学生在现场干扰,被迫取消。

由多伦多港人联盟及港加联联合主办的“8.17全球撑港游行多伦多站”游行,周六下午3:30开始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4点开始游行。

但是,以中国大陆留学生为主的华人,拿着旗子、简单的标语,甚至拿着崭新的塑料板制品,在现场近距离与参与游行的人群对峙,高声喊口号。多伦多警察不得不用单车和人墙,使两群人保持距离。

最后,游行主办方以安全为由取消了游行计划。

“8.17全球撑港游行多伦多站”游行,周六下午3:30开始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4点开始游行。(周行/大纪元)
“8.17全球撑港游行多伦多站”游行,周六下午3:30开始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4点开始游行。(周行/大纪元)
“8.17全球撑港游行多伦多站”游行,周六下午3:30开始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4点开始游行。(周行/大纪元)
“8.17全球撑港游行多伦多站”游行,周六下午3:30开始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4点开始游行。(周行/大纪元)

港加联主席冯玉兰女士对《大纪元》说,多伦多港人联盟和港加联联合正式申请了警方的许可,举办一个和平的游行,希望让更多加拿大人知道香港目前发生的事。但是,“这些亲共学生和个人用噪音,甚至肢体冲撞,来挑衅我们的一些参与者和组织者”。

“这种行为,我们是零容忍的。因为在加拿大,每个人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利。这种权利是非常神圣的。” 冯玉兰说,“对于这种行为,我们强烈谴责。”

她说,这些人大喊示威者是暴徒,将香港人争取自由及自治的行动描黑为分离主义行动。这种手法,中共在对付新疆、西藏,甚至国内很多维权运动中都使用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是中共习惯使用的伎俩”。

主要由中国大陆留学生组成的反抗议人群,对着准备游行声援香港人的人群喊叫,并使游行不能如计划进行。(周行/大纪元)
主要由中国大陆留学生组成的反抗议人群,对着准备游行声援香港人的人群喊叫,并使游行不能如计划进行。(周行/大纪元)
2019年8月17日,声援香港市民的民众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游行,结果遇到亲共人士来闹场。(周行/大纪元)

冯玉兰说,她感到欣慰的是,现场“有很多加拿大人和我们握手,说支持我们的诉求”。过去的一个星期,美国、加拿大、澳洲、欧盟、英国、联合国高级专员都已发声,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及北京克制,并要求尽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香港警方的暴力行为。

多伦多支援中国民运会前会长陈世超在现场对《大纪元》说,他已经参加过4次声援香港人的集会游行,都没遇到这样的事。“这次中使馆很紧张,发动留学生来反抗议”。

获奖作家、民阵副主席盛雪在现场声援香港市民。(周行/大纪元)

获奖作家、民阵副主席盛雪在现场对《大纪元》说:“我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前,一些华人和中国留学生就已经在多伦多召开过支持中共暴政的集会。”

留学生需多思考

前中国律师、自由民主倡导者赖建平来现场声援香港市民。(周行/大纪元)

前中国律师、自由民主倡导者赖建平对《大纪元》说,这些留学生“可以说是年幼无知”。“因为他们是在共产党洗脑教育下成长的一代人,对世界的潮流,对人性了解非常有限。所以,他们会跟着中共的指挥棒走。”

“我觉得他们应该冷静下来,多做一些思考……。中共的独裁专制这样搞下去,对他们的家庭,对他们的子孙后代究竟是好还是坏。”他说。

“香港这个抗争运动必须要坚持下去,如果不坚持,一退就会一败涂地,中共就会顺势把香港变成中共的一个市,把香港彻底赤化、共产暴政化。”赖建平说,全球的人都应该“为香港人加把劲,为他们加油,打气”。

盛雪说,这些留学生“不是在使用言论自由权利,他们是在对抗言论自由权利,因为他们的背后是中共暴政。”

陈世超则表示,这些大陆留学生唱国歌,“起来,不要做奴隶。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正在做奴隶,正在做中共的奴隶。”

主要由中国大陆留学生组成的反抗议人群,对着准备游行声援香港人的人群喊叫,并使游行不能如计划进行。(周行/大纪元)

香港人忍无可忍

“8.17全球撑港游行多伦多站”游行,周六下午3:30开始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4点开始游行,最后被迫取消。(周行/大纪元)
“8.17全球撑港游行多伦多站”游行,周六下午3:30开始在多伦多旧市政厅大楼前集合,准备4点开始游行,最后被迫取消。(周行/大纪元)

梁女士20年前从香港来加拿大。她当天开车1个小时,从安省一个小镇来多伦多参加游行。

她对《大纪元》说,香港人以前都是努力读书、挣钱,不太理会政治。“现在,是一而再,再而三,他们已经忍无可忍。香港警察的权力太大,而且被黑社会混了进去,用黑社会成员来打香港市民。”

香港人李先生模仿香港市民的穿着,声援在香港的同胞。(周行/大纪元)

来自香港的李先生对《大纪元》说,他当天推掉了一个约会,专程来参加游行。他在香港有亲戚,还有很多回流的朋友,“(我)不出来的话,很对不起在香港前线的那些年轻人”。

“令我最不满的,是香港警察执法不公。”他说,7月21日,黑社会在元朗车站打市民,警察接到报警也不管,“我感到很心酸”。在视频上可以看到,警察在已经制服一些抗议者后,还继续打人。

李先生说,香港的警察,“你只要谨守你宣誓过的誓词,公平执法,不偏不倚对待香港人,我想香港人就已经很满足了”。

对于目前中共当局的镇压威胁,他说,他了解中共使用警察假扮示威者搞事,然后再以此为由,镇压示威者的手法。

“我们唯有呼吁前线的示威者,真正爱香港的人,做正确的事。大家都是和平理性地抗议,他们没借口镇压。”李先生说,但是,要小心有警察扮示威者,带头扔砖头等东西。希望香港的年轻人不要跟着做,别给他们抓住把柄实施镇压。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