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何韵诗:伞运五周年是身心的修练过程

2019年9月28日,何韵诗接受大纪元采访。(孙明国/大纪元)
人气: 193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今天(9月28日)是香港雨伞运动五周年,曾参与伞运等民主运动的香港歌手何韵诗,今天接受本报专访时谈及了她五年来的心路历程。她形容,这五年令她成长,从低潮到走出困境,这是一个修练的过程。

上周赴美参加美国国会听证会并发言的何韵诗,周六(9月27日)中午出席612人道主义基金记者会,和同为基金信托人的陈日君枢机、吴霭仪、许宝强、何秀兰一起分享基金会的运作,表达对在反送中被捕者的支持、具体案例分析和未来走向。

612人道支援基金传媒茶聚,图为基金信托人:陈日君枢机(中)、吴霭仪(右二)、许宝强(左二)、何秀兰(右一)及何韵诗(左一)。(孙明国/大纪元)

她会后接受本报专访,谈及她在伞运后五年来的心路历程。她说,伞运是她第一次参与民主运动,相信过去的五年,“我和很多香港人都经历了很大的成长。”

作为一名艺人、歌手,在这五年中,她几度成为焦点人物,没有任何品牌敢找她代言或商演,她也从此失去大陆市场,甚至连澳门都进不去,更有国际品牌取消她的音乐会,而演变成何韵诗事件的“公关风波”。

从低潮到走出困境 是身心的修练过程

一步步走来,何韵诗形容,从低潮到走出困境,需要不断去思考、突破自我。“当中的低潮,在低潮里你会去想,我怎样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面对或对抗这些状况呢,怎么去应用灵活性?我这些年里思考了很多,也有实际的行动。在那个体制以外,去建立一个属于我的一个系统,用互联网这样的工具怎么去打破一些传统的手法。”

她形容,这其实是一个身心修练的过程。“这是我这些年的变化,在个人的修练上面也都有下功夫, 比如怎么去维持自己的专注,怎么去稳住自己心和身,有这个训练和锻炼,才不会被周边很多的不停转来转去的事给转移走,这个也是未来每一个人都要去思考的,怎么样去训练自己的心和身。”

香港人不孤单 我们在发动国际性抗争

反送中运动中,何韵诗多次到世界各地去讲述香港的真实情况,包括和黄之锋等人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

一路走来,她认为最主要的讯息就是“其实我们不是孤独的”,“香港人是在发动着一场国际性的一个抗争”。

她指,全球包括中共或者其它极权政府,还在用五六十年代的手段去镇压人民的声音。但香港人过去三个多月的坚持,和全新的抗争方法,绝对是一个影响全球对抗暴政的手法,“把大家旧有的思想打破了。”

运动最美丽的地方:每个人都发挥智慧

何韵诗总结,今次这个运动最美丽的地方,在于经过五年的低潮以后,“我们终于明白,原来我们去做的抗争是要每一个人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灵活性、用我们的方法出一分力,不管那样的事情当下 的效用有多大,其实是会影响身边不同的人。”

她说,当然到了今天可能很多人都会很气馁,很累了,或者像是没做什么的事,但其实真的不要这样想,“我们做的是一个更长远的一个推动。你见到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其实在2014年11月就提出了,到今天才真正的推动了。当中其实香港人在这几个月的意志,那种创意,令世界很惊叹。”

她说,每一次出去,被问的问题就是:你怎么能去做到这件事呢?或者怎样可以去对抗一个这么大的暴政,一个700万人的城市怎样可以做得到了?“这次真正的力量就在此,我们影响其他人重新思考不同的方式。”

美学者被港拒绝入境 何韵诗:极权的恐惧

美国学者加勒特(Dan Garrett)曾与香港众志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美国国会委员会听证会并发言,他在周四(9月19日)被拒入境香港,原因未明。加勒特表示,20年来他多次往返香港都从未遇到这种情况,估计与出席该次听证会有关。

何韵诗回应称,这恰恰暴露了极权政府的恐惧,“其实这种打压,已经去到了一个不可理喻和真的把人权置之度外的程度了。当他们拒绝一些完全没有犯过任何罪的人入境,其实这个政府是很害怕的,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他们已经是失控了。”#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9-28 5: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