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上将张爱萍文革中差点被“毒死”

人气 361

【大纪元2020年10月05日讯】中共上将张爱萍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毛泽东说他“好犯上”;叶剑英说他“浑身是刺”;邓小平说:“人家都说,军队中有几个人他们惹不起,我看你张爱萍,就是一个。”张爱萍在文革中两次被打倒。1977年重新出来工作后,担任过中共国防科委主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等。

有个性的张爱萍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一次纪念刘少奇的座谈会上,张爱萍说:“有些人,在文革中坏事做绝,又毫无悔改之意,到现在还在为自己涂脂抹粉,到处招摇撞骗。”坐在一旁的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称赞他讲得好,说:“就是要这样讲,大声地讲,公开地讲。”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中共军队经商成风,张爱萍坚决反对。在一次军委常委会上,他说:“军队和政府经商,势必导致官倒,官倒必然导致腐败。穿着军装倒买倒卖,是军队的耻辱,国家的悲哀。提倡部队做买卖赚钱,无异于自毁长城。”他还用历史教训说明军队经商是饮鸩止渴。“宋朝皇帝为了弥补军费的不足,推行军队经商之略,结果是武功荒疏,军纪涣散,面对一个西夏小国,也是屡战屡败。金兵入侵时,中央政权失控,徽宗、钦宗二帝被俘。这就是历史上的‘靖康之耻’。”

张爱萍曾在中共元帅彭德怀手下工作过,对彭很敬重。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讲真话的信,被毛打成“反党集团”头目。庐山会议结束后,时任总参作战部长王尚荣请示时任副总参谋长张爱萍:“飞机不好安排,都不愿意和彭老总坐一架飞机。”张爱萍说:“这种事不好勉强,都上前两架吧,彭老总和工作人员安排在后一架,我们就陪他一下吧。”

被关押5年多的张爱萍

1966年5月,文革爆发。军队打倒的第一人,是张爱萍的顶头上司,总参谋长罗瑞卿。罗瑞卿被革职后,杨成武成为代总参谋长。1967年2月15日,总参在上报请求批判张爱萍的报告中称:“张爱萍反对‘文化大革命’,反对毛主席,反对林副主席,问题性质十分严重,要求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对他进行批斗和揭发批判。”之后,张开始受到批判。

1967年3月29日,总参上报《建议成立张爱萍问题专案组》,毛泽东批示:“照办”。专案组查来查去,居然查出他有特务嫌疑和假党员问题。同年12月1日,张爱萍专案组上报《建议将张爱萍隔离审查的报告》,毛泽东圈阅。12月26日,张爱萍被正式逮捕。

张爱萍被关在一个不知何地的潮湿小黑屋里,收去裤腰带,走路要提着裤子,大小便要报告获得批准。批斗罗瑞卿时,张爱萍在场陪斗。他后来回忆说:罗瑞卿“是用箩筐抬上来的,一个人上去就打他耳光,把他打趴在地上,绷带撒了一地,他拖着一条断腿在地上爬。我当时就把拳头攥起来,你敢上来,老子就要打你”。

1968年1月8日至22日,连续接受了15次突击审讯。专案组采用连续突审、罚站、编造证据等手段,逼他承认自己是假党员日本特务、为敌人提供情报。最后,专案组得出的结论是:“张爱萍从来没有参加过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混入党内的假党员。”1968年3月5日,总参领导在一份上报材料中写道:“张爱萍的日本特务分子问题基本可以定案。”

张爱萍是1928年8月加入中共的,为中共出生入死几十年,到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中共海军的实际组建者;中共第二炮兵部队的实际组建者;“两弹一星”工程的实际领导者;4次担任核试验委员会主任委员、现场试验总指挥;组织了中共第一代地对地导弹实验、第一颗原子弹塔爆、第一颗原子弹空爆,以及第3次原子弹爆炸试验。

差点被“毒死”的张爱萍

到了1972年5月2日,已被关押4年多的张爱萍,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一天中午,他洗澡时,突然头昏目眩,重重地摔倒在水泥地上,导致左腿粉碎性骨折。他挣扎着扶着一条板凳,慢慢爬回阴暗潮湿的牢房。几天后,张爱萍被化名成“张续”,住进了301医院外科六病室,接受监护治疗。

负责监护他的是北京卫戍区的6名警卫,班长叫赵保群。上级要求他们:到岗后,不准与“张续”谈论政事;病房门口,要用屏风围住,不准他与外人接触;每周二或周五病人家属来探望时,要在旁边监听,谈话内容必须做记录;病人的生活不得给予照顾和方便。

当赵保群带着5个警卫来到301医院时,他看到的“张续”头发凌乱,胡子拉茬,面色蜡黄,全身浮肿,穿一件又破又脏的棉袄,气息奄奄的躺在床上。主治医生说,病人刚做完接骨手术,创面共缝21针,现在开始牵引复位治疗。

张爱萍挨整很不幸,却幸遇赵保群。这是一个有同情心的军人。他看到“张续”的样子,想起文革初期他的父亲被加上莫须有的罪名,戴高帽、游街、批斗、一家人被赶出家门、露宿街头的情景。他在“监护”张爱萍时,给了他许多特别的关照,比如,定期为他洗头、理发、刮胡子,用便盆为他端屎端尿,一匙一匙喂他吃饭,用温水替他洗擦身体,为他伤痛的地方做热敷、按摩等。

当时,赵保群带的5名警卫住在“张续”病房楼下的地下室。根据规定,他们对“张续”实行24小时监护,每两小时换一次岗。病房内有电铃,遇有紧急情况,随时对外联系。1972年7月28日晚8点左右,赵保群下岗后刚躺下,床头电铃骤响,他一骨碌爬起来,冲上5楼。此时,“张续”脸色铁青,口吐白沫,已处于昏迷状态。值班战士报告说:“十几分钟前,一个戴口罩的医生送来一碗煎好的中药,要他喝下去,‘张续’喝下中药后,先是呕吐,后又抽筋,很快就成了这个样子。”

赵保群立即向部队首长汇报。首长指示他:赶快通知院方派人抢救。他立即打电话到医院值班室,但没有人接听。他不得不将5名警卫叫到病房,下达死命令:“任何人不准离开病房一步,在主治医生到来前,任何外人不得跨入病房一步。”接着,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1公里外的主治医生宋蓝发家。宋军医得知后说:“有人在搞鬼,赶快救人。”经过两天两夜全力抢救,“张续”终于告别死神,睁开了双眼。

“张续”为何出现如此险情?赵保群趁抢救之际,悄悄收集了一些中药残渣。事后,和宋军医逐一分检药渣时,发现多了一味处方上没有的“洋金花”种子。宋军医说,这是一种剧毒中药,服用5钱,即可致命。

1971年9月13日,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林彪,离奇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之后,一批曾经被打倒的老干部,陆续被解除监护,出来工作。1972年11月6日,“张续”也被解除监护。

张爱萍为何被关押5年多?

毛泽东发动文革前,一直担心有人搞政变,夺他的权,要他的命。谁最有可能搞政变呢?一个是掌握“枪杆子”的人,一个是掌握“刀把子”的人。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兼总参谋长罗瑞卿正是这个最可疑的人之一。

当时,不断有人向毛泽东告罗瑞卿的状,认为罗目中无人,大权独揽,让毛很不放心。加上此前,罗当了10年公安部长,兼任公安部队司令员。

1965年12月,毛泽东在上海召开揭批罗瑞卿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罗被打倒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当时,他正在云南视察,临时接到通知,被用专机“押解”到上海。张爱萍当时在江苏参加“四清运动”,也是临时被召到上海的,对于揭批罗,也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开会时,会场气氛压抑,出现冷场。中共元帅陈毅对张爱萍说:“你在总参工作,总参谋长出了问题,你这个副总参谋长应该清楚嘛。你就先给大家说说吧。”张爱萍只好说,他不清楚会上谈到的罗瑞卿的那些事,“给我的感觉,林总(指林彪)对罗长子是很信任、很放手的,罗也总说哪件事哪件事都是林总同意的。谁会晓得出这种事,我是第一次听到。”张爱萍没有揭发,也没有批判,只做了点自我批评,这不是毛泽东需要的。

1966年5月,罗瑞卿被打成“彭罗陆杨反党集团成员”。总参开会批斗罗瑞卿时,代总参谋长杨成武表现积极,给罗扣了很多大帽子。轮到刚从大西北核试验场回到北京的张爱萍表态时,他张口就说:“对中央的决定我没有异议,但我就是看不惯有那么一批投机分子,人家在台上的时候,拚命巴结,出了问题,就落井下石。”这是直接冲着杨成武去的。

上海会议,张爱萍没有坚定地站在毛泽东一边,之后便遭冷遇。现在,又直接跟代总参谋长杨成武干上了。加上张爱萍过去“爱犯上”、“浑身是刺”等。这些因素加起来,成为他文革被关押5年多的重要原因。

中共就是一部整人的“绞肉机”

具体整张爱萍的人,是时任中共代总参谋长杨成武。杨成武的前任总参谋长罗瑞卿在文革中被整到跳楼自杀的地步,虽没死成,却落得终身残疾。罗瑞卿的前任总参谋长黄克诚,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挨整20年。黄克诚的前任总参谋长粟裕,是中共第一任总参谋长,1958年被打倒。杨成武在1968年3月22日被打倒。杨成武的继任总参谋长黄永胜1971年被当成“林彪反党集团”成员被打倒,后被判刑13年。

从副总参谋长张爱萍挨整,到他之前之后5位总参谋长接连不断挨整的经历可见:中共是一部地地道道的整人的“绞肉机”。这部“绞肉机”不彻底废掉,就会一直没完没了地“绞”下去。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秦城监狱喊“打倒法西斯”的中共高官
王友群:痛斥“毛泽东是大骗子”的大右派戴煌
王友群:毛泽东翻脸 罗瑞卿被逼跳楼
王友群:中宣部长陆定一文革被关秦城监狱之谜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4大惊人舞弊 亚利桑那强认证遭批
【远见快评】顶级专家加盟 川普优势在哪?
【直播预告】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西岸观察】电话会议录音外泄 CNN彻底慌了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收巨款 帮中共操控美大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