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调查】争夺石油 中企对美政商高层渗透

人气 289

【大纪元2020年11月01日讯】这段时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儿子亨特贪腐丑闻陆续被曝光,亨特被指与中国华信能源公司的关系匪浅。正好,记者在希拉里解密电邮中发现一些内幕,和中企在非洲的能源生意有关,其中曝光的一些信息,与各种新闻事件互相印证,可能有助于大家理解案情。

顺便说一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应川普总统的要求,曾在10月9号表示,正在加快解密进程,全面解密所有涉“通俄门”和前国务卿希拉里电邮门”的调查邮件。他这么一说,国务院网站公布的希拉里邮件内容立即引发了华人的极大关注。

从国务院网站看,自2015年dao2019年已陆续公布了希拉里三万五千余封电子邮件。2020年10月暂时还没有新东西出来,所以,新解密的内容将于何时公开,很多人正在拭目以待。

希拉里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曾使用私人邮件服务器处理公务,这一事件也被称为“电邮门”。

好,言归正传,记者在这里分享一个早前解密的内容。

利比亚前石油部长浮尸多瑙河

2012年4月29日,69岁的利比亚前石油部长加纳姆(Shukri Ghanem)淹死在维也纳的多瑙河里。他的死因不明,但是希拉里幕僚的邮件和利比亚当地媒体,在谈论他的死亡事件时,都不约而同地说到两家中国石油巨头公司。

加纳姆在2003年至2006年担任利比亚总理,之后一直担任石油部长。直至2011年3月,在反抗卡扎菲的运动中从利比亚逃到奥地利。

2012年6月7日,希拉里的副幕僚长沙利文(Jacob Sullivan)向希拉里转发一则信息,根据他们获得的情报,加纳姆与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Saif)关系很近,据报卷入阴暗的石油交易。与之交谈过的利比亚人无人相信加纳姆是自己跳入多瑙河的,大多数人认为他要么是被政权消声,要么是被外国黑帮灭口。

邮件显示:

1、利比亚情报和安全高级官员,在6月中旬收到国际刑警组织和奥地利国家警察的机密信息,这两个机构都对加纳姆溺毙一事高度怀疑,但调查结束前,只对公众说加纳姆的“病情”、“可能跳河自杀”(的确,西方媒体只报导他淹死前有病)。

2、根据这一消息来源,国际刑警组织提供了敏感的证据,表明加纳姆主管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OC)时,授权将石油运输到海外石油公司,甚至没有先期合同就出售石油。这些公司包括中国石油巨头“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国际贸易公司“联合石化”(Unipec)。

2012年3月,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NTC)临时政府要求国际刑警组织拘留加纳姆,就此事进行质询。

同时,利比亚的检察官计划用加纳姆为证人,起诉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赛义夫被控在他父亲统治期间,在管理石油行业中存在腐败行为。有问题的交易发生在2008年6月到2010年之间。

3、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OC)的合同部门曾多次警告过,说NOC的交易部门经常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出售石油。

4、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调查外资石油企业与前卡扎菲政府的关系,他们相信NOC和外资企业达成的一些合同有疑点,部分差额的钱支付到了NOC控制的账户之外。

5、与俄罗斯政府不同,中国在2012年早些时候表示,不准备返回利比亚完成50个价值190亿美元的项目,并列举了利比亚内战导致的安全和签证问题。

但是,利比亚的政府消息人士当时表示,北京希望获得实质性赔偿。中国的主要项目之一是耗资120亿美元、全长3,170英里的国家铁路网。

2011年3月,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由于预算紧缩,以及对俄罗斯和中国在革命期间对卡扎菲的长期支持不满,铁路网项目被搁置了。不过,联合石化和中石油继续购买利比亚原油。

幕后交易细节随着他的淹死而消亡

2012年6月8日,希拉里的副幕僚长沙利文向希拉里转发的另一则信息显示,他们的消息源说,“我并不吃惊俄国、东欧和中国的石油公司参与回扣交易,如果他们不搞回扣我反而会有点吃惊。NOC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出售石油的想法很奇怪。”

根据《利比亚先驱报》2012年6月3日的报导,加纳姆于2011年3月逃离了利比亚。“利比亚当时正在调查的交易包括与两家中国主要石油公司——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供应合同。随着加纳姆溺毙,他与外国公司进行幕后石油交易的细节,也随着他的死而消亡。”

争夺非洲石油资源 何志平贿赂案一览

过去,中国在非洲的首要利益是政治考量,利用第三世界国家的票数在联合国致胜;但是自从1994年中国从石油出口国变为净进口国,中国为了支撑每年两位数字的经济成长,就要在全球到处找油。而具有丰富石油资源的非洲,自然成为中国石油战略的新重点。

中国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在非洲涉猎广泛的投资,从基建项目的承建到油井和铜矿的勘探与开采。香港前民政局长、叶简明出资的中华能源基金副会长何志平,就是涉及向非洲国家乍得和乌干达的高官行贿以图获取独家的石油开采权而被捕。何志平代表的华信能源也为乍得、利比亚及卡塔尔等国担当军火交易中介人。

纽约南区联邦法庭的庭审,也显示出中国公司在非洲的贿赂行为超出一般人想像。例如,华信用礼盒装200万美元现钞向乍得总统行贿,被乍得总统退回。华信又欲以2亿美元,外加提供军火等交易,买下中石油在乍得10%的石油开采权。而这10%的石油开采权,乍得总统的出价是10亿美元。

《纽约时报》2018年在一篇专门描写中国石油大亨叶简明的文章中透露,叶简明做生意的方式就是靠“大撒金钱攀上权贵”,他尤其苦心经营与拜登家族的关系。

因为中共的生意经都是跟“上面”的政府和政客搞好关系。文章说,叶简明为大学和智库提供了大量资金,目的就是借助他们四通八达的政治关系打通华盛顿的权力走廊,一旦“上面有人”,他就有机会获得更大好处。

不久,叶简明就与美国一位前安全官员见面,询问:如果他在叙利亚购买油田,这位前官员是否可以说服美国军方不要轰炸他们?

《纽约时报》透露,何志平2017年11月在纽约被捕之后,曾打电话给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求救。

《纽约时报》曾就此事去问詹姆斯·拜登,拜登说,何志平打电话给他让他大感奇怪,他说他认为何志平其实是想找亨特·拜登的,所以他将亨特联络的方法告诉了何志平。

这就对上了前面说的,亨特被指与中国华信能源公司的关系匪浅的故事。

责任编辑:李维真

相关新闻
纽邮再曝:拜登儿子代表家人从中国赚钱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纽约调查】纽约华警间谍案 法官检控官这么说
【纽约调查】美国选战白热化 恐持续到明年1月
最热视频
【微视频】习防蚂蚁爆雷?传杨雄忘带红卡死亡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重播】美参院听证:情报巨头谈世界威胁
【新闻大家谈】美信息反击战 推倒中共防火墙?
【远见快评】中共军方疫苗泄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